卷二百十八
《续资治通鉴长编》 李焘
来自:中华古籍全录 [http://guji.artx.cn/]
字体:
  起訖時間 起神宗熙寧三年十二月盡其月

  卷  名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二百十八

  帝  號 宋神宗

  年  號 熙寧三年(庚戌,1070)

  全  文

  十二月丁巳朔,管勾兩浙路常平等事、著作佐郎王醇,令審官東院就移合入差遣,以殿中丞、審官西院主簿張靚代之。醇在任不推行新法故也。六月二十八日,張靚、趙子雲並為主簿,從韓縝所舉。四年四月十八日癸酉,醇及林英、張峋皆衝替。當移此附彼。會要云:以英等在任不推行新法。與實錄稍異。guji.artx.cn

  詔全道郴潭衡邵永州、桂陽監有溪峒蠻、猺處縣主簿、尉,及逐州監銀、銅、鉛、錫坑冶官,令轉運司依川、廣七路法就差。

  戊午,詔三司歲給濮王宮公用錢五千緡。先是,詔濮王宮兄弟量剋俸錢,奉濮王四仲月祭饗。至是,宗樸言近制不許剋宗室俸錢,故以公錢給之。

  詔宣撫使韓絳不須親至河東,止移文往來【一】。其非招撫部族、開拓疆土、勾抽兵馬、取索錢糧事,更不關預。

  上批:「邊事方起,河東嵐、石、隰、麟、府州最是緩急應援陝西之地,近歲虛屯軍馬,頗聞糧草闕乏。令三司出錢三十二萬緡或紬絹與轉運司市糴。」遂下麟、府、豐、石、隰五州募人入中。上批:「豐州之北,僻遠孤絕,城小不可多聚軍馬,緩急移餉城堡,路亦險艱,必自少人入中,可令更於定遠客戶伏落津寨計置。」

  己未,內出開封府界及諸路兵更戍之法。府界元係河北、京東西、淮南所差畸零守把兵士,京東路元係府界、京西所差屯泊兵士,京西路元係府界、淮南、河北、京東所差兵士,河北路元係京西及府界、淮南、河北兵士【二】,河東路元係京東所差兵士,陝西路元係京東西、河北、河東、府界所差兵士,已上並係畸零屯泊者,盡撥還本處。其府界、京東西以諸路抽回就糧兵填役,內京東仍分番,盡如武衛隸屬河北四路屯戍;京西仍以近西州軍分番往陝西,近南往湖北及夔州路屯戍。其下番者,各於本路守把。河北以京東上番全指揮兵,河東以陝西抽回就糧兵,陝西以京西上番全指揮兵填役。其河東仍以河北西路所差戍兵立定人數,令更互於河北中路及大名府路差撥。所有河北三路差撥上件人州軍,卻以京東上番兵充役。益、梓、利、夔路見屯泊諸路畸零兵士,並候年滿撥還,自今更不差撥。其益、利、梓路止於在京及府界互差,夔州路止於湖北、京西抽那。如湖北闕兵,卻以京西戍兵充數。以上并直隸諸路,更不每次降宣。先是,上批:「諸路戍兵,多是畸零,不成隊伍,致不整齊,因乖紀律。及互換差撥,絡繹道路,往來寒暑,公私不以為便。」故立是法。更戍法,墨本太簡,今從朱本。呂公弼傳云:公弼議更東南教閱兵以戍二廣,稍減北軍之踰嶺者。當考。然公弼七月壬辰已罷樞密使。新紀書:詔立諸路更戍法,舊以他路兵互屯者,還之。舊紀書:詔:「戍兵畸零無隊伍,因乖紀律,道路往來,公私不便。」立更戍法。兵志第五卷:三年,詔:「諸路戍兵,畸零不成部伍,致乖紀律。或互遣郡兵,更相往來,道路艱梗【三】,宜悉罷之。易以上番全軍或就糧兵為戍,當遣者並隸總管司,以詔令從事。」

  詔閤門,今後樞密都承旨遇崇政殿坐日,令於上殿班後約人奏事。

  庚申,封皇第二女為寶慶公主。

  侍御史知雜事謝景溫言「知青州鄭獬臥病,乞別選近臣代之。」詔知杭州、資政殿學士趙抃知青州,仍令京東轉運司體量獬疾狀以聞。抃至青州,時京東旱蝗,蝗將及境,遇風,退飛墮水而盡,青州無害。青州無害,此據本傳。體量獬疾究竟如何。

  開封府判官、祠部郎中趙瞻知鄧州。瞻因出使得奏事,上問曰:「卿為監司久,乃當知青苗法便也。」瞻對曰:「青苗法,唐行之於季世,擾攘中掊民財誠便。今陛下欲為長久計,愛百姓誠不便。」王安石陰使其黨俞充誘瞻曰:「當以知雜御史奉待。」瞻不應,由是不得留京師。瞻時出使未還也。瞻除鄧州,墓誌及本傳並不書,但載瞻不得留京師,出為陝西轉運副使。方此時,瞻方使北,度其將還,故有此除。瞻使歸,亦不赴鄧州,仍以開封判官除陝西漕,乃明年三月十四日也。

  供奉官【四】田紹迪等言押甲赴河中府、永興軍,乞增差使臣。上批:「陝西遞鋪見般銀銅絹及弓弩,豈可重增此役!」遂詔陝西都轉運司,簡永興軍及近裏州軍甲輦送逐路,更不自京起發。

  詔:「高陽關路上關駐泊軍馬,虛食緣邊糧草【五】,緩急勾抽,地理不遠,恐不必駐於上關。令安撫使詳度以聞。」究竟如何。 …

  登录会员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