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百七十六
《续资治通鉴长编》 李焘
来自:中华古籍全录 [http://guji.artx.cn/]
字体:
  起訖時間 起仁宗至和元年正月盡是年八月

  卷  名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一百七十六

  帝  號 宋仁宗

  年  號 至和元年(甲午,1054)

  全  文

  春正月辛未,詔京師大寒,民多凍餒死者,有司為瘞埋之。

  壬申,碎通天犀,和藥以療民疾。時京師大疫,令太醫進方,內出犀牛角二本,析而觀之,其一通天犀也。內侍李舜卿請留供帝服御,帝曰:「吾豈貴異物而賤百姓哉。」立命碎之。

  建寧留後楊景宗卒,贈武安節度使、兼太尉,諡莊定。中国古籍全录

  景宗起徒中,以外戚故至顯官。然性暴戾,所至為人患。使酒任氣,知滑州,常毆通判王述仆地。帝深戒毋飲酒,景宗雖書其戒坐右,頃之輒復醉。其奉賜亦隨費無餘。始,宰相丁謂方盛,築第敦教坊,景宗為役卒,負土第中。後謂敗,帝以其第賜景宗,居三十年乃終。

  癸酉,貴妃張氏薨。

  初,妃既受封冊,寵愛日盛,出入車御華楚,頗侵並后飾。嘗議用紅繖,增兵衛數,有司以一品青鴜奏,兵衛準常儀。上守法度,事無大小,悉付外廷議。凡宮禁干請,雖已賜可,或輒中卻,妃嬖幸少比,然終不得紊政。及薨,上悲悼不已,謂左右曰:「昔者殿廬徼衛卒夜入宮,妃挺身從別寢來衛。又朕嘗禱雨宮中,妃刺臂血書祝辭,外皆不得聞,宜有以追賁之。」入內押班石全彬探上意,請用后禮於皇儀殿治喪。諸宦者皆以為可,入內都知張惟吉獨言此事須翼日問宰相。既而判太常寺、翰林學士承旨王拱辰,知制誥王洙等皆附全彬議,宰相陳執中不能正,遂詔近臣、宗室皆入奠於皇儀殿,移班慰上於殿東楹。特輟視朝七日,命參知政事劉沆為監護使,全彬及勾當御藥院劉保信為監護都監。凡過禮,皆全彬與沆合謀處置,而洙等奏行之。石全彬傳云:王拱辰請治喪皇儀殿,全彬以為當問大臣。宰相陳執中不能正之,遂詔近臣、宗室皆入奠,移班慰于殿東楹,皆劉沆及洙與全彬合謀為之。按張惟吉傳,治喪皇儀,諸宦者皆以為可,獨惟吉言此當問宰相。然則言當問宰相者,獨惟吉也。全彬實與劉沆、王洙等合謀為非禮之禮,又安得有此言!而全彬傳乃攘取以為出自全彬,今不取。且妃喪,那得關學士院,其實全彬所請也。事下禮官,而拱辰判太常寺,遂與王洙等附會全彬議。朝廷既用禮官議,故當時皆謂拱辰請之,其實不自拱辰也,拱辰特從全彬者耳。今略加刪潤,使不相牴牾。

  初,有司請依荊王故事,輟視朝五日,或欲更增日,聽上裁,乃增至七日。殿中侍御史酸棗呂景初言:「貴妃一品,當輟朝三日。禮官希旨,使恩禮過荊王,不可以示天下。」不報。

  丁丑,追冊貴妃張氏為皇后,賜諡溫成。先是,御史中丞孫抃三奏請罷追冊,不報。初賜諡曰恭德,樞密副使孫沔言:「太宗四后皆諡曰『德』,從廟諡也。今恭德之諡,其法何從?且張、郭二后,不聞有諡,此雖禮官之罪,實貽譏於陛下,不可不改。」因改諡溫成。抃及侍御史毋湜、殿中侍御史俞希孟等皆求補外,知雜事郭申錫請長告,皆以言不用故也。抃等乞補外,申錫請長告,此據記聞。

  禁京城樂一月。中国古籍全录

  己卯,殯溫成皇后於皇儀殿之西階,宰臣率百官詣殿門進名奉慰。

  壬午,以溫成皇后薨,遣官告太廟、皇后廟、奉慈廟。

  甲申,宰臣梁適奉溫成皇后諡冊於皇儀殿,百官詣西上閤門進名奉慰。是夕,設警場於右掖門外,上宿於皇儀殿。

  乙酉,上成服於殿幄,百官詣殿門進名奉慰。是日,殯溫成皇后於奉先寺,輴車發引,由右昇龍門出右掖門,升大昇轝,設遣奠。 …

  登录会员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