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十四
《续资治通鉴长编》 李焘
来自:中华古籍全录 [http://guji.artx.cn/]
字体:
  起訖時間 起太宗淳化四年正月盡是年十二月

  卷  名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三十四 guji.artx.cn

  帝  號 宋太宗

  年  號 淳化四年(癸巳,993)

  全  文guji.artx.cn

  春正月庚寅朔,親饗太廟。

  辛卯,合祭天地于圜丘,以宣祖、太祖升配。大赦天下。

  度支副使謝泌條上郊祀賞給軍士之數,上曰:「朕愛惜金帛,止備賞賜爾。」泌因曰:「唐德宗朱泚之亂,後唐莊宗馬射之禍,皆賞軍不豐所致。今陛下躬御菲薄,賞賜優厚,真歷代王者之所難也。」

  二月,上以江、淮、兩浙、陝西比歲旱災,民多轉徙,頗恣攘奪,抵冒禁法。己卯,遣工部郎中、直昭文館韓授【一】,考功員外郎、直祕閣潘慎修等八人分路巡撫。所至之處,宣達朝旨,詢求物情,招集流亡,俾安其所,導揚壅遏,使得上聞,案決庶獄,率從輕典。有可以惠民者,悉許便宜從事。官吏有罷軟不勝任、苛刻不撫下者,上之。詔令有所未便,亦許條奏。中国古籍全录

  丙戌,以磨勘京朝官院為審官院,幕職州縣官院為考課院。時金部員外郎謝泌言:「磨勘之名,非典訓也。」故易之。中国古籍全录

  朝廷自克平諸國,財力雄富,然聚兵京師,外州無留財,天下支用悉出於三司,故費浸多。上孜孜庶務,或親為裁處,必以愛民惜費為本。

  戊子,有司言油衣帟幕破損者數萬段,欲毀棄之。上令□浣,染以雜色,刺為旗幟數千,以示宰相。李昉等奏曰:「陛下萬機之外,聖智高遠,事無大小,咸出意表。天生五材,陛下兼而用之,物有萬殊,陛下博而通之,雖在細微,無所遺棄,固非臣等智慮所及。」

  先是,左司諫張觀因對,言揚州民多闕食,請格殘稅。上曰:「近已免貧下民秋稅,何為復有理納?」觀曰:「細民多姦滑,或以佃戶託名貧下,僥倖蠲減,惟實貧下者尚有殘欠。」上再三歎息曰:「兩稅蠲減,朕無所惜,若實惠及貧民,雖每年放卻,亦不恨也。今州縣城郭之內,則兼并之家侵削貧民;田畝之間,則豪猾之吏隱漏租賦,虛上逃帳,此甚弊事。安得良吏為朕規制,使無惠姦,無斂貧,稱朕之意乎?」(寶訓載此事云在淳化中,今附見三月辛亥詔書前【二】。然觀方制置茶鹽,又知黃州,恐此時必不在於朝矣,故以「先是」別之【三】。)中国古籍全录

  三月辛亥,詔諸道知州、通判,限一月具如何均平稅賦、招輯流亡、惠□孤窮、窒塞姦幸及民間未便等事,共為一狀,附疾置以聞。他有所見聽,別上疏論,別委中書舍人詳定可否,若可采取,當議旌酬,苟務因循,必申懲責。

  初,何承矩至滄州,即建屯田之議,上意頗嚮之。既而河朔頻年霖雨水潦,河流湍溢,壞城壘民舍,處處蓄為陂塘,妨民種藝。于是,承矩請因其勢大興屯田,種稻以足食。會臨津令黃懋亦上書,請于河北諸州興作水田,懋自言閩人,「本鄉風土,惟種水田,緣山導泉,倍費功力。今河北州軍陂塘甚多,引水溉田,省功易就,三五年內,公私必獲大利。」因詔承矩往河北諸州案視,復奏如懋言。ARTX.CN

  壬子,以何承矩為制置河北緣邊屯田使,內供奉官閻承翰、殿直段從古同掌其事,以黃懋為大理寺丞,充判官。發諸州鎮兵萬八千人給其役,凡雄莫霸州、平戎破虜順安軍興堰六百里,置斗門,引淀水灌溉。初年,稻值霜不成。懋以江東霜晚,稻常九月熟,河北霜早,又地氣遲一月,不能成實。江東早稻以七月熟,即取其種課令種之,是年八月,稻熟。始,承矩建水田之議,沮之者頗觽,又武臣亦恥于營葺佃作。既而種稻又不熟,髃議益甚,幾罷其事。及是,承矩載稻穗數車,遣吏部送闕下,議者乃息。自是葦蒲、蠃蛤之饒,民賴其利。(實錄于是月甲午先載承矩上言,即命大作水田,及壬子,乃以承矩為制置使,懋為判官。按上得懋書,又令承矩按視,承矩復奏,然後施行,恐甲午日未有大作水田之命也。今並從本志。甲午,初六日;壬子,二十四日。) …

  登录会员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