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旨讯问曾静口供二十四条 二十四、孔庙失火和庆云出现是礼乐制度遭受厄运的灾异呢,
《大义觉迷录》 雍正皇帝
来自:中华古籍全录 [http://guji.artx.cn/]
字体:
  二十四、孔庙失火和庆云出现是礼乐制度遭受厄运的灾异呢,还是文明光华的祥瑞呢?

  【原文】

  奉旨讯问曾静:你从前逆书内云“于今正值斯文厄运,是以孔庙焚毁”。今据督修庙工之通政使留保奏报:“十一月二十六日午刻,正当孔庙大成殿大梁之前二日,庆云现于曲阜县。形若芝英彩凤,五色缤纷,正南、东、西三面拱日朝阳,历久益加绚烂。万目共睹,无不称庆”等语。今将留保所奏之折及庆云图发与你看,还是斯文厄运之灾异?还是文明光华之祥瑞?你今又如何说?ARTX.CN

  曾静供:道之在天下,本无处不有,无人不备,特凡民为气禀所拘,物谷所蔽,是以有的不适如其有,备的不能果见其备。故聪明睿智之资,气禀清明,义理昭著,生知安行,千万人中无一见焉,甚或数千年无一遇焉。然一有之,则天必命之以为亿兆之君师,所谓“禀聪明作元后,元后作民父母”。又曰“天降下民,作之君,作之师。”是君与师原属一道,并未尝有岐,此尧舜、禹汤、文武之世,所以只有君之重,并无师之名,盖以君职原兼师职故也。唯至春秋战国,二帝三王之道熄,时有孔子生安之圣,厄而在下,当时仁义之风微,功利之习兴。一时功名之士,以治天下为另有一种权谋术数之学。于是群指孔子为师道,而称君德者,视此则有彼此之分。

  而孔子之所谓仁义道德者,每多置而不讲。历汉及唐以至于明,二千余年,孔道晦塞,未有能明能行。孔道不明不行,又安望其有虞、夏、商、周之治效乎!惟我朝圣祖皇帝得尧舜、孔子之心传,是以六十余年,深仁厚泽,遍及薄海内外,已媲美于虞、夏、商、周。我皇上以天之聪,生安之资,加以初潜四十余年,研深味道之功,其于尧、舜、孔子之道,合圣祖家学精蕴而久已集其大成。不惟与尧、舜、孔子之心传无二,抑且于圣祖一切政治而更有光矣。此所以天人感应,随时随地莫不信而有征。盖有亘古未有之道德,自能成亘古未有之治功;有亘古未有之治功,斯能备亘古未备之休征,此理之一而不易者。兹因山东孔庙大成殿庙上梁之前二日,而庆云五彩捧日,光华融露于曲阜县,此盖孔子之圣,浑全一团天理,孔子之心即天心。今圣心与孔子之心为一,即是与天心为一。而祥瑞见于曲阜,适在兴修圣庙之会者,乃上天所以嘉予圣心与孔子之心为一处,比泛见于云、贵、山西等省,其庆幸为更大,其盛德之合于孔子,而感孚上天者为更极其至。此所以为一无之中,文明光华极盛之会,而为生民所未有也。弥天重犯从前无知,并不知天之高,地之厚,所以以为流言摇惑,而为是万剐之说,悔恨无及。今既含生被化于天高地厚之中,自验知之比他人更深,信之比他人更笃,到此只有尊之亲之,爱之戴之,传颂以为亘古未有此文明光华之圣德神功而已,更有何说。

  【译文】中国古籍全录

  奉皇上谕旨讯问曾静:你从前在所写作的叛逆书籍中说:“现在礼乐制度正遭逢厄运,所以孔庙被焚毁。”

  如今据监督修复孔庙的通政使留保奏报说:“十一月二十六日的午时,正当孔庙大成殿临近上梁的前二日,祥云突然出现在曲阜县上空,形状就像是灵芝花草,彩色凤凰一般,五彩缤纷,在正南、东、西三面拱托着太阳,经过长时间后更加绚丽灿烂。万民都目睹了此一情景,没有不为此祥云瑞兆而称颂庆贺的”等言语。今日将留保所呈报的奏折及祥云瑞兆之图发给你看。这是礼乐制度遭受厄运的灾异呢?还是文明光华的吉祥瑞兆?你今日又如何解说?

  曾静供:道行义理在天底下,原本就是无处不有,无人上具备,但是平常百姓被禀受的天地之气所限制,以及受物质的欲望所遮蔽,所以有道行义理的不能依照其道行义理,具备道行义理的又不能真正理解其具备的道行义理。因此,天资聪明睿智,禀受天地清明之气,道德义理昭著明显,生而知之,安然行之的天才,在千万人中也不能见到一个,甚至数千年也不能遇到一个。然而,一旦有了这样的天才,那么上天必定授命他为亿万庶民的君王师表,所说的“天赋诚信聪明可以作君王,君王可以作庶民的父母”,又上天降至贤于民间,做他们的君王,做他们的师长”,是讲君主与师长原就属于同一道统,并不曾有区别。在唐尧、虞舜、夏禹、商汤、周文王、周武王的时代,之所以只注重于君王的权位,并没有显明师长的名望,是因为君王原就兼有的师长职责的缘故。只有到了春秋战国时期,二帝三王的道行义理渐渐消亡,而生而知之,安然行之的圣贤孔子又正在民间遭受苦难。当时,仁义道理教化的风气渐渐衰败,追逐功名利禄的习尚日益兴起。一时间,追求营取功名的人们,认为治理天下另有一种道理谋略学问,于是众人指出孔子的学说只是为师之道。而称颂君王德行的人,便认为君王与师长有彼此之分,对孔子的所谓仁义道德理论,常常是置于一旁不讲。

  历经了汉、唐各代以至于到了明朝的二千余年间,孔子的仁义道德理论被昏暗阻塞,没有被阐明实行。孔子的仁义道德理论不阐明不实行,又怎能希望有虞舜、夏禹、商汤、周文王、周武王时代的治国安民功效呢!只有我朝圣祖皇帝承继得尧舜、孔子道统的真谛相传,因此,君临天下六十余年,深仁厚泽,遍及于四海内外,已经可与虞舜、夏禹、商汤、周文王、周武王相媲美。我当今皇上以天赋诚信聪明睿智,生而知之,安然行之的才质,加上当初在藩第四十余年,深刻研究道德义理的功效,已从尧舜、孔子的道统,汇合圣祖皇帝家教的精蕴义旨而集其大成,不仅与尧舜、孔子的道统真谛相传没有二样,并且比圣祖皇帝的一切安邦治国策举更有光采了。这就是上天与世人感通互应,随晨随地没有不被信诚而验证的。

  如果具有从古到今所没有的德行义理,自然能成就自古到今所没有的治国安民的丰功伟业,具有了从古到今所没有的治国安民的丰功伟业,也就能具备从古到今所没有完备的吉祥征兆。这个道理是一定不会改变的。这次因山东孔庙大成殿上梁之前二日,祥云五彩斑烂,拱抚捧日,光华融露于曲阜县上空,这都是因为孔子的圣心与上天浑然成为一体,相互通融,孔子之心就是天心。今日皇上之心与孔子之心相融合一,就是与天心融合为一。而祥云显现于曲阜上空,适逢在兴修圣庙之时,这是上天所以赞许皇上之心与孔子之心融合一体的体现,比起显现于云南、贵州、山西等省的吉祥瑞兆,更值得庆幸。中国古籍全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