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回 弄奸计谋财害命 暗窥伺盗银出首
《八美图》 无名氏
来自:中华古籍全录 [http://guji.artx.cn/]
字体:
  魏烈问那女子道:“小生是相求一事,不知姐姐肯允么?”

  那女子应道:“不知相公要求我什么事?”

  魏烈笑嘻嘻地走近前道:“求姐姐怜情惜意,赐小生片刻之欢,感激不忘。”

  那女子听见此言,一时着恼道:“相公休得无礼,奴家看你是个至诚老实君子,原来是一个轻薄恶少!奴家虽是平民之女,略知礼义廉耻,苟且成亲,决然使不得。”

  魏烈道:“姐姐既是这等清白说话,为什么昨日把眼传情于我小生?料姐姐必然有意,我故此回家一夜思想,不能成睡!今朝特地前来与姐姐成其好事,望姐姐周全小生。”

  那女子笑脸叫道:“相公心性放下,休得轻狂,就使奴家肯遂君意,也须防我嫂嫂在此,怎生做得勾当?”

  魏烈道:“不妨!我看你嫂嫂为人甚好,不要怕她。”

  那女子道:“相公真个书呆,我嫂嫂见你是个读书之人,所以敬重你斯文二字,若然做出没正经的事,只恐嫂赌气,如何是好?”

  魏烈道:“据这等说,小生是有兴而来,败兴而归了。”

  二人正在言谈间,忽听得外面叩门声,那女子仓皇道:“相公不好了,有人叩门,如何是好?”

  魏烈此时心中着急:“待我出去罢!”中国古籍全录

  那女子说道:“真正疯了,你若出去,撞见了岂不是无私而有弊?如今权在奴家房中一躲便了。”

  魏烈闻言,忙走入房中,躲在床后,不敢做声。停一刻,见那女子走进房来,魏烈忙问道:“姐姐来了么?方才是谁叩门?”

  女子应说:“我只道哥哥回来,吃了惊,原来是那化斋供的和尚,如今走了。相公快些回去罢。”

  魏烈道:“小生在着你房中,犹如在广寒宫里一般,望姐姐见赐小生片刻之欢。”guji.artx.cn

  那女子说道:“奴家今朝若从命,只恐相公以路花看待。”

  魏烈道:“姐姐不要烦恼及此,小生并非薄幸之流。”

  即上前搂抱上床,正要宽衣,那女子道:“相公休要性急,这房门要闭上的才好。”

  即走下床闭门,只见妇人慌慌张张,叫道:“姑娘快些出来。”guji.artx.cn

  女子答来了,一面向魏烈说:“相公且在此。奴家出去就来。”中国古籍全录 …

  登录会员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