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十一  列传第三十一
《南史》 李延寿
来自:中华古籍全录 [http://guji.artx.cn/]
字体:
  齐宗室衡阳元王道度始安贞王道生始安王遥光

  曲江公遥欣安陆昭王缅新吴侯景先南丰伯赤斧

  衡阳公谌临汝侯坦之

  衡阳元王道度,齐高帝长兄也。始与高帝俱受学于雷次宗,宣帝问次宗二子学业,次宗答曰:「其兄外朗,其弟内润,皆良璞也。」仕宋位安定太守,卒。齐建元元年,高帝追加封谥。无子,高帝以第十一子钧继。

  钧字宣礼,年五岁,所生区贵人病,便加惨悴,左右依常以五色绊饴之,不肯食,曰:「须待姨差。」年七岁,出继衡阳元王,见高帝,未拜,便涕泗横流。高帝执其手曰:「伯叔父犹父,勿怨。所以令汝出继,以汝有意,堪奉蒸尝故耳。」即敕外如先给通幰车、雉尾扇等,事事依正王。

  区贵人卒,居丧尽礼。服阕,当问讯武帝,尪羸骨立,登车三上不能升,乃止。典签曹道人具以闻,武帝即幸钧邸,见之怆然,还谓褚蓁曰:「昨见衡阳,犹奇毁损,卿可数相抚悦。」先是贵人以华钗厨子并翦刻锦绣中倒炬凤皇莲芰星月之属钧,以为玩弄。贵人亡后,每岁时及朔望,辄开视,再拜鲠咽,见者皆为之悲。

  性好学,善属文,与琅邪王智深以文章相会,济阳江淹亦游焉。武帝谓王俭曰:「衡阳王须文学,当使华实相称,不得止取贵游子弟而已。」乃以太子舍人萧敷为文学。

  钧常手自细书写五经,部为一卷,置于巾箱中,以备遗忘。侍读贺玠问曰:「殿下家自有坟素,复何须蝇头细书,别藏巾箱中?」答曰:「巾箱中有五经,于检阅既易,且一更手写,则永不忘。」诸王闻而争效为巾箱五经,巾箱五经自此始也。居身清率,言未尝及时事。会稽孔珪家起园,列植桐柳,多构山泉,殆穷真趣,钧往游之。珪曰:「殿下处朱门,游紫闼,讵得与山人交邪?」答曰:「身处朱门,而情游江海,形入紫闼,而意在青云。」珪大美之。吴郡张融清抗绝俗,虽王公贵人,视之傲如也,唯雅重钧,谓从兄绪曰:「衡阳王飘飘有凌云气,其风情素韵,弥足可怀,融与之游,不知老之将至。」见赏如此。

  历位秘书监。延兴元年,为明帝所杀。明帝立,以永阳王子珉仍本国继元王为孙。中国古籍全录

  子珉字云玙,武帝第二十子也。初封义安郡王,后改永阳。永泰元年见害,复以武陵昭王晔子子坦奉元王后。ARTX.CN

  始安贞王道生字孝伯,高帝次兄也。仕宋位奉朝请,卒。高帝即位,追加封谥。三子:长凤;次鸾,是为明帝;次沔,是为安陆昭王。凤字景慈,仕宋位正员郎,卒,高帝即位,谥靖世子。

  建武元年,明帝追尊道生为景皇,妃江氏为后,立寝庙于御道西,陵曰修安。追封凤始安靖王,改华林凤庄门为望贤门,太极东堂画凤鸟,题为神鸟,而改鸾鸟为神雀。子遥光嗣。

  始安王遥光字符晖,生而躄疾,高帝谓不堪奉拜祭祀,欲封其弟,武帝谏,乃以遥光袭爵。位中书郎。中国古籍全录

  明帝辅政,诛赏诸事,唯与遥光共谋议,劝明帝并杀高、武诸子弟,见从。建武元年,为扬州刺史。三年,进号抚军将军。好吏事,颇多惨害。足疾不得同朝列,常乘舆自望贤门入。每与明帝久清闲,言毕,帝索香火,明日必有所诛。

  太子不悦学,唯曼游是好,朝议令蔡仲熊为太子讲礼,未半,遥光从容曰:「文义之事,此是士大夫以为伎艺欲求官耳。皇太子何用讲为?」上以为然,乃停讲。永泰元年,即本号为大将军,给油络车。

  帝不豫,遥光数入侍疾,帝疾渐甚,河东王铉等十王一夕见杀,遥光意也。帝崩,遗诏加遥光侍中、中书令,给扶。永元元年,给班剑二十人,即本号开府仪同三司。guji.artx.cn

  遥光多忌,人有饷履者,以为戏己,大被嫌责。刘绘尝为笺云:「智不及葵。」亦以忤旨。 …

  登录会员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