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回 扫清六贼 杀尽三尸
《后西游记》
来自:中华古籍全录 [http://guji.artx.cn/]
字体:
  词曰:
试问谁扶性命?全凭气血相调。明中剥削暗中销,皮骨如何得老。
况助腐肠之药,又加伐性之刀。慢言大数莫能逃,多是自家送了。
右调〔西江月〕

  话说唐长老,蒙造化小儿解放西行,十分感激,小行者一路上细说赌赛跳圈遇着老君指点之事,大家欢喜不尽,不觉又行了数千程途。一日,忽行到一处,因天寒日短,赶不到大乡大村,只望见野中有三、四家草舍人家,师徒们没法,只得赶到人家去借宿。此时,天色昏黑,刚走到门前,小行者正待敲门,忽听得里面哭声甚哀,忙停住了手。欲待不敲,却又天晚了,没别处借宿,只得轻轻的敲了两下,那里边哭得正苦,没人听见。只得又敲几下,里面方才走出一个老苍头来问道:“这时候甚人敲门打户?”小行者应道:“是过路僧人借宿。”老苍头道:“这又不是大路,哪有过路僧人到此?莫非是歹人!”便开门出来看,见那小行者雷公嘴,楂耳朵,三分不象人,先吓了一跳,再看看门外,又见猪一戒、沙弥十分丑恶,口里就乱嚷道:“真是福无双降,祸不单行。”折转身往里就走。小行者一把扯住道:“老官儿不要慌,我们不是歹人,实是大唐国来的奉旨往西天拜活佛求真解的高僧,因天晚赶不上宿头,故来借潭府暂住一宵,明日绝早就行的。”老苍头听见说不是歹人,立住了脚再看道:“老爷呀,既是高僧,怎这般嘴脸?”小行者道:“这叫做面恶人善。”老苍头道:“既是远路高僧,本该留宿,只是我家主母今日遭了横事,正在哀苦之时,不能接待,要借宿请到别家去吧。”小行者道:“借宿事小,且问你家主今日遭了甚么横事?这等悲哀?不妨细细对我说了,或者我可以救他。”老苍头连连摇头道:“救不得,救不得!说也无用。”小行者道:“你且说说看,包管你救得。莫说遭了横事,就是死了人,我有本事向阎王讨了魂来还你。”老苍头又看看道:“老爷呀,不要哄我。”小行者道:“我们乃远方高僧,不打诳语,怎肯哄你!”老苍头道:“既是这等,请少待,等我进去禀过主母,再来相请。”小行者道:“快去,快去!”老苍头真个跑入中堂报与主母道:“奶奶,外面有三、四个远方来的和尚,生得形容古怪,为着天晚要来借宿,他听见奶奶悲哭,他说有甚苦事告诉他,他有本事救得。”那奶奶正哭得昏晕,忽然听见说有人救得,住了哭道:“我那亲儿被他盗去,此时已不知死活存亡,哪里还救得转来?他不过借此为名,要借住是实。”老苍头道:“奶奶不必狐疑,就是骗我们借住了,不过费得一顿晚斋,倘或他远来高僧有些手段亦未可知,何不请他们进来问问。”奶奶见苍头说得有理,便道:“如此,快请他们进来。”老苍头见主母允了,便走到门前,对着唐长老师徒说道:“列位老爷,请进里面来。”唐长老方敢举步进去,又分付猪一戒、沙弥道:“他家既有苦切之事,我们须要小心,不可罗唣。”大家一齐走到堂中,见那主母青鬓间着几根白发,已是半老佳人;看见他师徒到堂,就起身含泪相迎。唐长老忙合掌问讯道:“贫僧乃大唐差往西天拜我佛如来求取真解的,路过宝方,因天晚无处栖身,故不得已擅造潭府,又适值潭府有事,多有唐突,望女菩萨恕之。”奶奶道:“列位圣僧既是远来,没有驻锡之处,素斋草榻,请自尊便。老身家门不幸,昔自难言。”说罢,又哀哀的哭了起来。小行者道:

  “老菩萨,哭也无用,有甚事故,快与我说了,我与你商量。”奶奶带哭说道:“老身赵氏,先夫刘种德,不幸早亡,止存下三岁一个孤子,叫做刘仁;老身忍死孀居,抚养了一十五年,受尽辛苦,今幸一十八岁才得成人,只望他嗣续先夫一脉,不期家门不幸,好端端遭了惨祸。”小行者道:“莫不是暴病死了?”奶奶道:“若是暴病死了,留得尸首埋葬,虽然痛心也还不修。”小行者道:“这等说来,想是山中行走被虎狼吃了。”奶奶道:“老身也还薄薄有些家资,我那娇儿,日日抱在怀里还恐怕伤了,怎容他到山中遇见虎狼!”小行者道:“这不是,那不是,却是为何?”那奶奶说到伤心,捶着胸,跌着脚,只是哭。那老苍头在旁边代说道:“我们这地方叫做震村,离我这震村西去五百里有一座山,只因山形包包裹裹象个皮囊,故俗名就叫做皮囊山。这山上近日出了三个大王,一个叫行尸大王,一个叫做立尸大王,一个叫做眠尸大王,这三尸大王惨虐异常,专喜吃生人的血肉,有人不知,往他山前过,不论老少,拿去吃了最不消说的。他手下又养着六个妖贼,一个叫做看得明,一个叫做听得细,一个叫做嗅得清,一个叫做吮得出,一个叫做立得住,一个叫做想得到。这六个妖贼,专管替他在这山前山后数百里内外探访,人家生得清秀娇嫩的好少年子弟,便悄悄乘人家不防备,往往偷盗了,献与这三尸大王去受用。我家小主人昨夜好好睡了,今早门不开,户不开,竟不见了,各处找寻,并无踪影。午间,曾有人来报说,在五十里艮村地方,撞见这六个妖贼用绳索牵着二、三十个少年后生望着西去,亲眼看见小主人也在内,这一去定是献与三尸大王吃了,岂不是惨祸!”小行者道:“既有人看见来报,怎不叫人赶上去追了转来。”老苍头道:“那六个妖贼皆是有手段的恶人,若去赶他,只好送与他凑数,谁有本事夺得他的转来?”小行者道:“既是午间有人看见在五十里上,此时不过走得一百里罢了。此处离着皮囊山五百里,料想还未曾献与三尸大王吃哩!我去替你夺了转来何如?”那奶奶听见说替他夺了回来,便不顾好歹跪在地下只是磕头道:“老爷果能夺得转来,便是万代阴功!我老身情愿卖尽田园,以报大恩。”小行者笑道:“些些小事,谁要你谢。”老苍头道:“老爷果能肯去,赶家里的驴子恐怕走得慢,等我到前村张大户家借一匹马来,与老爷骑了去还快些。”小行者笑道:“若是骑马,极快也要走一夜,岂不误事?不消,不消!我自会走。”唐长老道:“履真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果能救得,须要连夜去方好。”小行者道:“不打紧,我就去。”奶奶道:“老爷要去,也须用一顿饱斋。”便连连催斋。小行者道:“不消催,你收拾下,我去了来吃吧。”一面说一面将身一纵,早不知去多远了。那奶奶与老苍头看见是飞升的活佛,又惊又喜,只是磕头不题。

  却说小行者,略跳一跳,早已去了百余里路,在半空中睁开火眼金睛一路找寻,并不见踪影。原来那六个妖贼虽会东西打探,却只好自家一身来来去去,今牵着许多人,哪里有手段摄他们去?因众人走不动,就在八十里上一个古庙中歇下,将众人都藏在庙中,他六人却拦庙门坐下。不期小行者找寻转来,找寻到庙门口,看见六个妖贼诧诧异异,耳朵内取出金箍铁棒,大叫一声道:“好六贼!怎自家的色香臭味都不去管,却来盗人家的血肉去奉承死尸!不要走,吃我一棒。”六妖贼无意中忽然看见,大家都吓得魂不附体,又因久在乡村偷盗,几个愚夫愚妇没人与他相抗,故不曾带得兵器,一时手脚无措,只影得一影,各自逃命。小行者再撤棒欲打时,六个妖贼早已逃得无影无踪。

  小行者见六妖贼走了,便推开庙门往里找寻,只见长绳短索锁系着二、三十个少年,都在一堆啼哭哩!遂问道:“哪一个是刘种德的儿子刘仁?”只见内中一个少年连声答应道:

  “我是刘仁,老爷是谁?为何问我?”小行者道:“我乃唐朝圣僧,是你母亲赵氏请我来救你的。众妖贼已被我打走了,你可快跟我回去。”刘仁道:“绳索缚得牢牢的,如何走得动?”小行者道:“不打紧。”即用手一指,身上的绳索俱已尽断。刘仁身子松了,忙跟着小行者就走。众少年看见,都一齐喊叫起来道:“活罗汉老爷!望一视同仁都救救吧。”小行者道:“不要叫,我来救你们。”又用手一指,众人的绳索俱一时断脱在地。众少年得了性命,都围着小行者不住的磕头。小行者道:“不要拜,且跟我来,带你们回去。”遂大家一齐涌出庙外。小行者叫众少年都闭了眼,望着巽地上呼了一口气,吹作一阵狂风,就地将众少年撮起,不消一刻工夫,早已到了刘家堂前天井内。二、三十人一时齐落下来,挤了一阶,慌得赵氏不知头脑,刘仁早走上前扯着赵氏大哭道:“母亲,孩儿得了性命回来了。”赵氏看见这一喜,真是:

  灯前乍见犹疑梦,膝下牵衣始信真。

  母子二人哭一回,笑一回,又重新跪着小行者只是磕头,众少年也都跪在地下,磕头如捣蒜。小行者道:“不消拜了,且问你众人俱是哪里人?”众少年道:“都是近村人。”小行者道:“可认得回家的路么?”众少年回说:“都认得的。”小行者道:“既认得,都回去吧!早早回家,免得亲人记挂。”众少年又磕了许多头方一哄散去。正是: guji.artx.cn …

  登录会员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