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回 小行者力打截腰坑 老魔王密铺情欲堑
《后西游记》
来自:中华古籍全录 [http://guji.artx.cn/]
字体:
  诗曰:

  漫言天地渺无涯,缚束英雄只寸丝,
爱恶难消何况欲,贪心不尽又加痴。
虽然来处原无也,争奈归时已有之,
莫倚金刀能解脱,碎尸万段未曾离。

  话说解脱大王闻知四个和尚公然过山,心中大怒,问:“谁人与我拿来?”说不了,只见众妖中闪出一个妖精来,大声叫道:“待我去拿来,待我去拿来!”你道那妖精怎生模样?但见: ARTX.CN

  矗直尖头快如钢钻,环圆暴眼突似铜铃。长又长,瘦又瘦,自夸其顶天立地;粗不粗,细不细,人畏其彻后通前。左摇右曳,活泼如梨花乱点;上撩下拨,轻松似玉蟒翻飞。处己无情,名高浑铁;为人有力,利断顽金。率其性,从不生有好生之天;尽其能,但晓得为送死之地。

  解脱老怪看见,认得这妖精叫做蛇丈八,是截腰坑的将领,满心欢喜。因说道:“好好好!得你与我拿来,但不可一刀两断就解脱造化了他。须活活拿将来,细问他是哪里来的和尚?敢这等大胆!必叫他历尽这三十六坑、七十二堑之苦,方许他受享我法门之福。”这蛇丈八得了老怪的号令,忙欢欢喜喜答应道:“要活的也容易。”便领了他截腰坑的一队小妖,手提着一柄长枪,竟往东山要路中间邀截。果然见一个雷公嘴的和尚,拿着一条金箍铁棒,吆吆喝喝一路打来;后面又一个白面和尚骑着马,又一个猪形和尚挑着行李,又一个晦气脸和尚手持禅杖,簇拥而行。

  蛇丈八看见,也不知好歹,竟叫众妖一字摆开,自挺枪当面拦住道:“送死的和尚慢来,大王要活的!快丢了兵器一齐下马受缚,免得我动手有些伤残,违了大王的号令。”小行者听见,哈哈大笑道:“要活的不打紧,我们这四个和尚一万年也不会死。但请放心,决不违你大王的号令;只是我孙老爷的号令,你们这一班初世为妖的孽障却也违拗我不得!”蛇丈八道:“你这野和尚说的话却也好笑。我解脱大王乃此山之主,故有号令;你一个流落半路的和尚,一身尚且无依,却有什么号令?快说与我听。”小行者道:“你们的号令是要活的,我老爷的号令是要死的。你的号令我慨从你,我的号令不怕你不依。快从大至小,从老至幼,从尊至卑,一个个排齐了受死!”蛇丈八闻言尚未及回答,众小妖听了,胆小的,力怯的,心慌的,早东张西望乱窜的要跑。蛇丈八看见忙止住道:“这是和尚们说大话,怎就信他?待我拿与你看。”遂挺长枪望小行者劈面刺来道:“我大王虽要拿活的,只怕你是个注定的短命鬼,要活也活不成。”小行者举铁棒相还道:“好妖精!莫要不知死活,且吃我一棒。”两人接上手,枪来棒去,棒去枪迎,便斗了有六、七合。小行者见妖精的手段低微,因用棒架住他的长枪道:“我且问你,此处叫做什么山,你是个什么妖精?快说明了,我好下手。莫要一时棒下无情打杀了,糊糊涂涂,不好到我师父面前去报功记帐。”那妖精笑道:“你这和尚死在面前,还要问我姓名做什么?你既问我,想是你要做个精细鬼了。我就说与你,叫你死得甘心。这山叫做解脱山,周围八百里,山上有三十六坑、山下有七十二堑。莫说凡人不敢走,便是神仙也飞不过去。”小行者笑道:“莫要胡说!自古有山便有路,有路便有人行,怎么走不过去!”妖精道:“你原来不知,我这解脱山天生了一个解脱大王,曾对天发下宏誓大愿,要解脱尽天下众生,方成佛道。故今守定北山,逢人便杀。这等利害,谁人敢走!”小行者道:“他既会杀人,人难道就不会杀他!”妖精道:“我这解脱大王身长体壮,两臂有万斤力气,使一把无情宝刀。斫筋砍骨,如摧枯之易;又据着三十六坑、七十二堑的天险,任是英雄好汉,走到此山也要骨软筋酥,心昏意乱,只好延颈听我大王斩戮,哪有本事杀我大王!”小行者道:“你大王据坑堑之险作本事,我已晓得了。且说这山上的三十六坑,与山下的七十二堑,有甚险处可以据得!”妖精道:“这坑堑之险,莫说身不敢到,我只将坑堑之名念与你听,只怕你站也站不住了。”小行者道:“你就念与我听,看是如何?”那妖精真个屈着指头念与小行者听道:“这三十六坑: 中国古籍全录

  第一斩头坑,第二沥血坑,
第三刖足坑,第四劓鼻坑,
第五剥皮坑,第六剔骨坑,
第七脔身坑,第八裂肤坑,
第九剜眼坑,第十烧眉坑,
第十一截腰坑,第十二断臂坑,
第十三刎颈坑,第十四吮脑坑,
第十五吸髓坑,第十六刳心坑,
第十七屠肠坑,第十八割肚坑,
第十九剖腹坑,第二十刺喉坑,
第二十一破胆坑,第二十二穴胸坑,
第二十三折胁坑,第二十四犁舌坑,
第二十五敲牙坑,第二十六噬脐坑,
第二十七射影坑,第二十八抽筋坑,
第二十九抠睛坑,第三十分尸坑,
第三十一钳口坑,第三十二鞭背坑,
第三十三抉目坑,第三十四灭趾坑,
第三十五刲肝坑,第三十六磔肉坑。

  这三十六坑满山皆是。若是堕入此坑,便万劫也不得人身了。还有七十二堑比这三十六坑更险,我再念与你听。”小行者道:“不要念了。我师徒要往西天去的,心急哪有工夫听你说闲话。但只报你自己名字,是个什么妖精便罢了。”妖精道:“我乃管截腰坑的头领蛇丈八先锋。”小行者道:“你既管截腰坑,我就与你截了腰吧。”提起铁棒便拦腰打去,那妖精忙用枪遮架。才遮架得开,小行者第二捧又来了。妖精见铁棒重招架不住,思量折转身要走,当不得小行者力大手快,又拦腰打来。妖精躲不及,早喀嚓一声拦腰打做两截,倒在地下。小行者笑道:“好个蛇丈八,如今打做两个九尺了。”众小妖先已要走,今看见打死了蛇先锋,大家没命的一哄都跑去了。有几个头目走不开,只得进洞去忙报与老怪道:“大王,不好了!蛇先锋打死了。”老怪道:“我分付拿活的,为何就打死了他?是这和尚不禁打就死了?”小妖道:“和尚倒禁得打。”老怪道:“和尚既禁得打,为何就打死了?”小妖道:“和尚不曾打死。”老怪大怒道:“和尚既不曾打死,为何轻事重报,说是蛇先锋打死了?”小妖道:“小的报的是蛇先锋被和尚打死了。”那老怪不听便罢,听见说蛇先锋被和尚打死了,急得他怒目横眉,满口獠牙都嚼得吱吱的响。因大叫道:“气杀我也!哪里来的和尚敢如此大胆!快抬我的刀来,待我亲去杀这和尚。”众妖不敢违拗,忙忙抬过刀来。老怪提刀在手,又分付:“三十五坑头领都跟我来,但我拿住的,你们斩头的斩头,剥皮的剥皮,抽筋的抽筋,刳心的刳心,好与蛇丈八报仇。”众妖得令,一齐刀枪剑戟簇拥老怪飞奔而来。此时,小行者领着唐师父,四众欢欢喜喜已走到半山,忽听得喊声如雷,山坳中拥出一阵妖精来。为头一个老怪生得:

  大头阔嘴,直眼连眉。颔下乱髭半黄半赤,腮边怪色又紫又蓝。两臂粗筋,缠藤作骨;一身横肉,裹铁为皮。喊一声山崩地裂,行过处日惨云昏。手内大刀,杀尽世人还道少;胸中恶念,冲翻天地不能平。假名解脱,曾解脱何人?布满堑坑,实堑坑自己。

  那老怪气吽吽跑出来,看见小行者欣欣舞棒而来,一见怒气冲天,也不问长短,举起大刀照头就斫。小行者举铁棒架住道:“好泼魔,休得无礼!且问你个明白,你莫非就是什么解脱大王么?”老怪道:“你这该死的和尚,既闻知我的大名,就该转身受死!怎敢将我蛇先锋打死?不要走,且吃我一刀,与蛇先锋偿命。”因又举刀斫来。小行者呵呵大笑道:“你既称解脱大王,我只说是个有些佛性通些教典的妖魔,却原来是个假窃美名私行恶念的邪妖野怪。今日大造化,遇着我孙老爷与你一棒,你方识真正解脱之妙。”因撤回棒念一声:“阿弥陀佛与我作证,这一棒是与他造福,却不是伤生害命。”便照头打来。那老怪举刀劈面相还,一场好杀: …

  登录会员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