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回 好友作门生暗中摸索 娇娃充选侍格外搜求
《驻春园小史》 吴航野客
来自:中华古籍全录 [http://guji.artx.cn/]
字体:
  词曰:

  碧兰纷纷①,桂花扳花。思入丹霄,彩夺朱霞。离别经时,凭空一顾,识是名家。讵知才别,拔萃占有高魁。正庆排班,佳丽出色选娇娃。不许停车,待哺寒鸦。调奏琵琶,目盼飞鸿,恨遍天涯。

  右调《入桂令》

  却说司墨同着墨奴,别了广教寺,向北京而去。一路查生踪迹,到处杳然。两人直到北京,便来投那欧阳生内翰衙门。便对行班说道:“托为传言,说有黄公子家人求见。敝处嘉兴。”门役遂引两人进见欧阳生。

  墨奴见了欧阳生,遂将别后为事问流、现充北军一一说了。欧阳生闻言,不胜骇异,长叹一声,乃道:“原来与我反别后,因情误事,遭此意外之忧。今既长流北军,不时即应解到。等其到后,自必力为周旋。”说毕,遂命长班往各驿遍查黄生踪迹,各领欧阳大人之命而去。司墨与墨奴在府内住了。

  却说黄生同着慕荆住于梓香里。到了次年,又值大比之年,遂商量欲往北京,纳监入闱,两人遂收拾北上。

  是科恰好遇是欧阳翰主试,遍行回避,不见外人,人闱去了。生到,闻此消息,不胜怅恨,只得援例捐监,易名李之华。三场已毕,仍同慕荆宿于客馆。

  主卷乃欧阳生,看到黄生一卷,反复赞叹。暗想道:“看此卷文字、笔力,全似我友黄玉史,若非其人,安能有此?”又想道:“我友已经发配北军,我既令人遍查踪迹,保得无罪回家,已为万幸,岂其到京,又能赴试?此必非其人也。我如今只就卷取文,若是吾友,更为快意;如不是黄生,得了门人若此,亦不负我衡文巨眼矣。”遂将生卷拔取第一。 guji.artx.cn

  到了揭晓日期,众位官员俱在公堂揭封誊榜。欧阳生先将元卷拆开一看,意中亦欲黄生高中。不期封拆起来,乃是李之华,内仍注着江南应天府籍。不是黄生,颇觉意中不豫。而榜上追查,又无黄玠名字。

  到了次日,同年俱来赴宴,解元而居上座,欧阳主司亦在。那时细认,原来解元乃是黄生。生已知应司乃是欧阳,但于公堂,不敢说起旧话,只得宴罢别去。欧阳生回去,即命家人去请李解元相见。

  地说李之华来见,说些阔别套头,大家欢喜。欧阳生遂将:“场中取卷,即疑我友”说了一遍,又将司墨与墨奴来投说了。生令之相见。而慕荆乃随黄生同来,遂各相欢饮。乃命司墨、墨奴执壶,一齐饮到三更,方同慕荆辞去。生回寓所,以待会试场期。

  却说周尚书,自曾小姐亲事不成之后,且见司墨奔逃,日夜着恼。一日,周公子自浙江归,尚书将此事对公子说了。公子闻言亦不胜愤懑。又想求亲于吴府,却被绿筠再三拒绝。正在着急,忽见家人携一京报,递与尚书。尚书看了,公子亦在旁。只见上面写着:“礼部具奏,遍选宫人一件”。公子遂对尚书道:“吴家贱货如许无状,大人必将彼名字达于本府,填在册中。”尚书依计而行。数日后,果然差官出来点选。查册中姓字,便是吴绿筠列在第一,钦限五月初五,进京拣选。此事郭夫人与绿筠皆不知道。

  那日正与一小尼姑在轩前说话,忽见一家人进来报知此事,大家吓个魂飞天外。绿筠便哭起来,因对郭夫人道:“不知谁人下此毒手,孩儿决无赴选进京之理。”乃欲跳在庭外池中,尼姑拦住,乃免。郭夫人见绿筠这等激烈,亦哭起来,说道:“我儿休得造次,那有不从之理?我想了,不若用银赂了差官,权送汝到京。汝父尚有同年故旧,托彼挽回,或念汝父,亦不可定。”绿荺见郭夫人如此说,想道:“我一时即死,不得与黄郎相会,彼亦何知我死乎!莫若依其进京,或能脱身,且有相聚之日;若不得脱,死不为晚,亦可甘心瞑目矣。”郭夫人乃一面命尼姑达于叶夫人,一面收拾进京。

  那尼姑归到白梅庵,将绿筠被选入宫,誓死不从,将身欲赴池而死,小尼从旁力救说了一遍,大家惊愕。叶夫人因道:“意外风波,不知何人弄鬼。未知何日起行,少不得要去送行。”尼姑一不应道:“行期定于三月十五,入宫限于五月初五。”云娥暗想道:“绿筠为黄郎待字十年,只望双飞画锦,并臂连床。孰意做路波澜,终无着落。且黄郎一别,再易春秋,音耗久疏,死生未卜。可怜十载苦心,竟等落花流水。使黄郎异地而闻此信,益加怨痛,性命难知。则夫妻、姐妹永无聚首之期。兴思及此,必定伤心。”夫人见云娥下泪,因问何故。云娥不便详言,而爱月已知之,便道:“绿筠小姐父在,曾许配玉史黄公子,后以天涯阔绝,子母孤孀,不曾成对。而绿筠小姐畜志已坚,但以无人主成此事,尚是分开。且当日又无物作记,只有在京翰林翁刑部备知情由。今日天各一方,信音久断。吴夫人要将绿筠小姐改配周公了前经其不愿,几回辞了,才不想及此事,故黄公子后与小姐私奔,而周家亦作难。但绿筠小姐矢志不适他人。尚书大人与公子不乃相强,故于近日黄公子充军起行,而绿筠小姐赠金致意。”许多情节,爱月皆对叶夫人说了一遍。正是:

  方喜同舟期共济,不虞落水乃分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