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 言
《长春真人西游记》 李志常
来自:中华古籍全录 [http://guji.artx.cn/]
字体:
  一

  《长春真人西游记》引起学术界的广泛重视是近二百年来的事,尽管它的成书是在1228年。这部书写成之后,流传并不广。直到1795年(清乾隆六十年),它才被著名学者钱大听从苏州元妙观《正统道藏》[1]中发现并借抄出来,逐渐为人所知。当时与钱大昕同行的著名学者段玉裁这样写道:“忆昔与竹汀(钱大昕)游元妙观,阅《道藏》,竹汀借此抄讫。”[2]这之后,大学者阮元抄录一部献给清朝皇室。道光年间,著名学者徐松和程同文等曾对书中的地理、名物加以考订[3]。本书较早的刊本是山西灵石杨尚文编辑的《连筠簃丛书》本[4]。后世涉及边疆史地的丛书多收入此书,如《皇朝藩属舆地丛书》[5]、《四部备要·史部·杂史》[6]、《丛书集成初编·史地类》[7]等等。本世纪以来,随着西北舆地之学和蒙元史的兴起,有越来越多的学者开始研究这部行记,如丁谦撰《〈长春真人西游记〉地理考证》[8],沈垚撰《西游记金山以东释》[9],王国维作《〈长春真人西游记〉校注》[10]、王汝棠写《〈长春真人西游记〉地理笺释》[11]等,对此书进行了大量的注释和考证。张星烺编《中西交通史料汇编》也收录此书并做了考释[12]。近三十年来,随着研究的深入,又涌现出一些新的成果,如著名地理学家陈正祥博士的《〈长春真人西游记〉选注》[13]、杨建新主编的《古西行记选注》[14]、纪流的《成吉思汗封赏长春真人之谜》[15]等。

  本书发现不久,就有外国学者将其翻译出版。最早的是俄国东正教北京传教团教士帕拉丢斯(Arch.Palladius,俄文名为P.I.Kafarov)的俄文译本[16],1867年法国人鲍狄埃(M.Pauthier)根据《海国图志》的节要本将其译为法文。1910年俄国人薄乃德(Emilii Bretschneider)把汉文本译成英文,收入他的专著《中世纪研究》中[17]。1931年英国著名汉学家威礼(Arthur Waley)重新将此书英译出版,题为《一个道士的行记:在成吉思汗召唤下长春真人从中国到兴都库什山的旅程》[18]。在日本则有岩村忍的日译本[19]。

  那么,《长春真人西游记》究竟是一部怎样的著作呢,它何以能引起如此广泛的关注呢?ARTX.CN

  这部书讲述的是金元之际道教全真派教长丘处机(1148-1227)受蒙古帝国皇帝成吉思汗的邀请,从黄海之滨到中亚大雪山(今阿富汗兴都库什山)传授长生之术的经历。

  丘处机,字通密,自号长春子,1148年生于山东登州栖霞县滨都里。在他很小的时候,父母双亡,由亲戚抚养他长大。1166年,他十九岁,到宁海昆嵛山(在今山东牟平东南)出家,用大约一年的时间在岩洞中自我修行。后来他听说全真道的创立人王重阳(1112—1170)正在宁海,于是便拜王重阳为师。王重阳接纳了他,给他起了名和字[20]。他追随王重阳之初主要做一些文书性质的工作,这就促使他不断提高自己的文化素养。他有着惊人的记忆力,悟性也很高,很快学会了作诗,并以此作为传达教法的重要手段。在王重阳的教导下,丘处机和他的三个师兄马钰、谭处端、王处一等在昆嵛山、登州等地修行了两年。1168年在那里建立了道教组织。1169年,王重阳带领他的信徒回到宁海,然后去莱州和汴梁。在去汴梁的路上,五十八岁的王重阳病死,马钰成为全真教的领袖。王重阳的遗体被运回他的家乡陕西终南县刘蒋村安葬。丘处机等四位弟子也因此来到陕西。他们为王重阳举哀一直到1174年。此后这几位王重阳的大弟子分头到各地传法。丘处机则启程到更西的地方,在磻溪(今陕西宝鸡县境内)隐居了十二年,人称蓑衣先生。1180年他三十二岁。迁居龙门山(在今陕西陇县西北)继续修道,成为全真教龙门派的创始人。严格的清教徒般的苦修生活,使他的声望日益提高。

  与此同时,马钰在陕西中部、山东莱州等地的传教活动也获得了很大成功。1183年马钰去世,谭处端(1123-1185)、王处一(1142-1217)相继成为教主。在王处一的领导下,全真教的力量不断壮大,其信徒从社会低层一直到金朝皇室。1187年王处一被金世宗请到中都传授长生之术并做占醮、祷告等活动。从这一年开始,全真教得到金朝政府的大力支持,在各处建立道观,高层道士得到加封。

  1186年,三十八岁的丘处机宣布自己修道成功,从龙门山移居终南山王重阳故里。1188年金世宗邀请他到中都主持万春节大醮。他在中都住了几个月之后重返终南山。1191年四十四岁的丘处机从终南山东归栖霞县太虚观。除了1211年应金朝卫绍王的邀请到过一次中都以外,丘处机在栖霞一住二十七年。在这期间,山东地区成为金、南宋、蒙古、山东地方军阀[21]的交兵之地,几股政治力量此消彼涨,局势错综复杂。长期的战争给人民的生产、生活造成了极大的破坏,人们不得不寻找新的现实依靠和心灵寄托。就在这种形势下,全真教在山东、河北、山西等地有了巨大发展。

  1216年丘处机拒绝了金朝的邀请。1217年王处一死去,丘处机成为全真教的教主。1218年他由栖霞县太虚观转到莱州昊天观居住。这一年南宋的将领邀请丘处机去讲道,丘处机也回绝了。

  大约在1218年前后,通过近侍刘仲禄和耶律楚材的介绍,蒙古帝国皇帝成吉思汗得知丘处机是神仙般的人物。刘仲禄曾向成吉思汗吹嘘说,丘处机行年三百余岁,有保养长生之术。年近花甲的成吉思汗,这时已经感到精力日衰,老之将至。听到这个消息,很快于1219年派遣刘仲禄携带他的诏书,率二十名蒙古骑兵去邀请丘处机来汗庭传道。当时成吉思汗正统兵驻扎在也儿的石河流域(今新疆额尔齐斯河),准备攻打中亚花剌子模国。刘仲禄一行用了六个多月的时间才来到莱州昊天观。丘处机欣然接受了成吉思汗的诏请,率领弟子赵道坚、尹志平、夏志诚、王志明、张志素、宋道安、孙志坚、宋德方、于志可、鞠志圆、李志常、张志远、綦志清、杨志静、郑志修、孟志稳、何志清、潘德冲等十八人,行程万余里,于1221年在阿富汗境内兴都库什山西北坡的八鲁湾行宫谒见了成吉思汗。

  成吉思汗万里迢迢诏请丘处机是为了求长生之术,因此丘处机刚一入见,成吉思汗就忙着问:“真人远来,有何长生之药以资朕乎?”丘处机如实回答说:“有卫生之道,而无长生之药。”[22]这个回答很令成吉思汗失望,但同时丘处机的诚实坦率也深得成吉思汗的赞许。成吉思汗曾三次请丘处机讲授卫生之道,不称其名,惟曰“神仙”[23]。在丘处机告别回汉地时还赐以玺书,免除各地道人的差发负担。

  丘处机西行的路线大致是:从山东登州(今山东蓬莱)出发至燕京(今北京),出居庸关,北上至克鲁伦河畔。由此折向西行至镇海城(在今蒙古人民共和国哈腊乌斯及哈腊湖南岸)。再向西南过阿尔泰山,越准噶尔盆地至赛里木湖东岸。南下穿经中亚到达兴都库什山西北坡之八鲁湾。东归时,丘处机一行至阿力麻里(今新疆霍城县境内)后,直向东至昌八剌(今新疆昌吉),经由别失八里(今新疆吉木萨尔附近)东面北上,过乌伦古河重归镇海城。此后,向东南直奔丰州(今内蒙古呼和浩特附近),过云中(今山西大同),至宣德(今河北宣化),居朝元观。1224年春,丘处机与其弟子们同回燕京,居太极宫(今北京白云观),受命掌管天下道教。1227年去世,享年八十岁。 …

  登录会员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