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集释卷四下
《庄子.集释》 郭庆藩
来自:中华古籍全录 [http://guji.artx.cn/]
字体:
  外篇在宥第十一【一】中国古籍全录

  【一】【释文】以义名篇。◎庆藩案文选谢灵运九日从宋公戏马台集送孔令诗注引司马云:在,察也。宥,宽也。释文阙。中国古籍全录

  闻在宥天下,不闻治天下也【一】。在之也者,恐天下之淫其性也;宥之也者,恐天下之迁其德也。【二】天下不淫其性,不迁其德,有治天下者哉【三】!昔尧之治天下也,使天下欣欣焉人乐其性,是不恬也;桀之治天下也,使天下瘁瘁焉人苦其性,是不愉也【四】。夫不恬不愉,非德也。非德也而可长久者,天下无之。【五】

  【一】【注】宥使自在则治,治之则乱也。人之生也直,莫之荡,则性命不过,欲恶不爽。在上者不能无为,上之所为而民皆赴之,故有诱慕好欲而民性淫矣。故所贵圣王者,非贵其能治也,贵其无为而任物之自为也。

  【疏】宥,宽也。在,自在也。治,统驭也。寓言云,闻诸贤圣任物,自在宽宥,即天下清谧;若立教以驭苍生,物失其性,如伯乐治马也。中国古籍全录

  【释文】《闻在宥》音又,宽也。《则治》直吏反。下治乱同。《欲恶》乌路反。《好欲》呼报反。

  【二】【疏】性者,禀生之理;德者,功行之名;故致在宥之言,以防迁淫之过。若不任性自在,恐物淫僻丧性也。若不宥之,复恐效他,其德迁改也。ARTX.CN

  【三】【注】无治乃不迁淫。

  【疏】性正德定,何劳布政治之哉!有政不及无政,有为不及无为。

  【释文】《有治天下者哉》崔本作有治天下者材失,云:强治之,是材之失也。

  【四】【注】夫尧虽在宥天下,其迹则治也。治乱虽殊,其于失后世之恬愉,使物争尚畏鄙而不自得则同耳。故誉尧而非桀,不如两忘也。

  【疏】恬,静也。愉,乐也。瘁,忧也。尧以德临人,人歌击壤,乖其静性也;桀以残害于物,物遭忧瘁,乖其愉乐也。尧桀政代斯异,使物失性均也。

  【释文】《人乐》音洛。《恬》徒谦反。《瘁瘁》在季反,病也。广雅云:忧也。崔本作醉。《愉》音瑜,徐音喻。《故誉》音余。

  【五】【注】恬愉自得,乃可长久。

  【疏】尧以不恬?人,桀以不愉取物,不合淳和之性;欲得长久,天下未之有也。

  人大喜邪?毗于阳;大怒邪?毗于阴。阴阳并毗,田时不至,寒暑之和不成,其反伤人之形乎!使人喜怒失位,居处无常,【一】思虑不自得,中道不成章【二】,于是乎天下始乔诘卓鸷,而后有盗跖曾史之行。故举天下以赏其善者不足,【三】举天下以罚其恶者不给【四】,故天下之大不足以赏罚【五】。自三代以下者,匈匈焉终以赏罚为事,彼何暇安其性命之情哉【六】!

  【一】【疏】毗,助也。喜出于魂,怒出于魄,人禀阴阳,与二仪同气。尧令百姓喜,毗阳暄舒;桀使人怒,助阴惨肃。人喜怒过分,则天失常,盛夏不暑,隆冬无霜。既失和气,加之天灾,人多疾病,岂非反伤形乎!不可有为作法,必致残伤也。

  【释文】《毗于》如字。司马云:助也。一云:并也。◎俞樾曰:释文,毗如字,司马云,助也,一云,并也,然下文云,阴阳并毗,四时不至,寒暑之和不成,则训(为)(一)助已不可通,若训并更为失之矣。案此毗字当读为毗刘暴乐之毗。尔雅释诂云,毗刘,暴乐也。合言之则曰毗刘,分言之则或止曰刘,诗桑柔篇捋采其刘是也;或止曰毗,此言毗于阳毗于阴是也。暴乐,毛公传作爆烁。郑氏笺云:捋采之则爆烁而疏。然则爆烁犹剥落也。喜属阳,怒属阴,故大喜则伤阳,大怒则伤阴。毗阴毗阳,言伤阴阳之和也,故四时不至,寒暑之和不成。若从司马训毗为助,则下三句不贯矣。淮南子原道篇,人大怒破阴,大喜坠阳,正与此同义。 …

  登录会员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