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范鳅儿双镜重圆
《警世通言》 冯梦龙
来自:中华古籍全录 [http://guji.artx.cn/]
字体:
      帘卷水西楼,一曲新腔唱打油。
宿雨眠云年少梦,休沤,且尽生前酒一匝。
明日叉登舟,却指今宵是旧游。
同是他乡沦落容,休愁!月子弯弯照几州? 中国古籍全录

  这首词未句乃借用吴歌成语,吴歌云。

  月子弯弯照几州?几家欢乐几家愁。
凡家夫妇同罗帐,几家飘散在他州。

  此歌山自南宋建炎年间,述民间离乱之苦。只为宣和失政,好佞专权,延至靖康,金虏凌城,掳了徽钦二帝北去。康王泥马渡江,弃了汴京,偏安一隅,改元建炎。其时东京一路百姓惧怕鞑虏,都跟随车驾南渡。又被虏骑追赶,兵火之际,东逃西躲,不知拆散厂几多骨肉!往往父子夫妻终身不复柏见,其中又有凡个散而复合的,民间把作新闻传说。正是: 中国古籍全录

  剑气分还合,荷珠碎复圆。
万般皆是命,半点尽由天!

  话说陈州存一人姓徐名信,自小学得一身好武艺,娶妻崔氏,颇有客色。家适丰裕,夫妻二人正好过活。却被金兵入寇,二帝北迁,徐信共崔氏商议,此地安身不牢,收拾细软家财,打做两个包裹,夫妻各背了一个,随着众百姓晓夜奔走,行至虞城,只听得背后喊声振天,只道瓤虏追来,却原来是南朝示败的溃兵。只因武备久驰,军无纪律。教他杀贼,一个个胆寒心骇,不战自走。及至遇着平民,抢掳财帛于女,一般会场威耀武。徐信虽然有三分本事,那溃兵如山而至,寡不敌人,舍命奔走。但闻四野号哭之声,回头不见了崔氏。乱军中无处寻觅,只得前行。行了数日,呗了口气,没奈何,只索罢了。

  行到账阳,肚中饥渴,上一个村店,买些酒忻:原来离乱之时,店中也不比往昔,没有酒卖了。就是饭,也不过是粗衍之物,又怕众人抢夺,交了足钱,方才取出来与你充饥。徐信正在数钱,猛听得有妇女悲泣之声,事不关心,关心者乱,徐信区不数钱,急走出店来看,果见一妇人,单衣蓬首,露坐十地上:虽个是自己的老婆,年貌也相仿佛。徐信动了个侧隐之心、以己度人,道:这妇人想也是遭难的。不免上前间其来历。妇人诉道:“奴家乃郑州上氏,小字进奴,随夫避兵,不意中途奔散,奴孤身被乱军所掠。行了两日玻,到十此地。两脚俱肿,寸步难移。贼徒剥取衣服,弃奴于此。衣单食缺,举目无亲,欲寻死路,故此悲泣耳。”徐信道:“我也在乱军中不见了妻子,正是同病相怜了。身边幸有盘缠,娘子不若权时在这店里住几日,将息贤体,等在下探问荆妻消耗,就便访取尊人,不知娘子意下如何?”妇人收泪而谢道:“如此甚好。徐信解斤包裹,将几件衣服与妇人穿了,同他在店中吃了些饭食,借半间房子,做一块儿安顿。徐信殷殷勤勤,每日送茶送饭。妇人感其美意,料道寻夫访妻,也是难事。今日一岱一寡。亦是天缘,热肉相凑,不客人不成就了。又过数日,妇人脚不痛了。徐信和他做了一对夫妻,上路直到建康。正值高宗天子南渡即位,改元建炎,出榜招军,徐信去充了个军校,就于建康城中居住。 中国古籍全录

  日月如流,不觉是建炎三年。一日徐信同妻城外访亲回来,天色已晚,妇人口渴,徐信引到一个茶肆中吃茶,那肆中先有一个汉子坐下,见妇人入来,便立在一边偷看那妇人,目不转睛。妇人低眉下限,那个在意,徐信甚以为怪。少顷,吃了茶,还了茶钱出门,那汉又远远相随。比及到家,那汉还站在门首,依依下去。徐信心头火起,问道。“什么人?如何窥觑人家的妇女!”那汉拱手谢罪道:“尊兄休怒!某有一言奉询。徐信忿气尚未息,答应道:“有什么话就讲罢!”那汉道:“尊兄倘下见责,权借一步,某有实情告诉。若还嗔怪,某不敢言。”徐信果然相随,到一个僻静巷里。那汉临欲开口,又似有难言之状。徐信道:“我徐信也是个慷慨丈夫,有话不妨尽言。”那汉方才敢问道:“适才妇人是谁?徐信道:“是荆妻。”那汉道:“娶过几年了?徐信道:“三年矣。”那汉道:“可是郑州人,姓王小字进奴么?”徐信大惊道:“足下何以知之?”那汉道:“此妇乃吾之妻也。因兵火失散,不意落于君手。徐信闻言,甚蹰躇不安,将自己虞城失散,到睢阳村店遇见此妇始未,细细述了:“当时实是怜他孤身无倚,初不晓得是尊间,如之奈何厂那汉道:“足下休疑,我已别娶浑家,旧日伉俪之盟,不必再题。但仓忙拆开,未及一言分别,倘得暂会一面,叙述悲苦,兀亦无恨,”徐信亦觉心中凄惨,说道:“大丈夫腹心棚照,何处不可通情,叨日在舍下相候。足下既然别娶,可携新间同未,做个亲戚,庶于邻里耳目不碍。”那汉欢喜拜谢。

  临别,徐信间其姓名,那汉道:“吾乃郑州列俊卿是也。”是夜,徐信亢对工进奴述其缘由。进奴思想前夫恩义,暗暗偷泪,一夜不曾合眼。到天明,盥漱方毕,列俊卿夫妇二人到了,徐信出门相迎,见了俊卿之妻,彼此惊骇,各行付哭。原来俊卿之妻,却是徐信的浑家崔氏。自虞城夫散,寻丈夫下着,却随个老抠同至建康,解下随身答洱,赁房居住。二个月后,丈大并无消息。老妪说他终身不了,与他为媒,嫁与列俊卿。谁知今日一双两对,恰恰相逢,真个天缘凑巧,彼此各认旧日夫妻,相抱而哭。当下徐信遂与列俊卿八拜为交,置酒相待。至晚,将妻子兑转,各还其旧。从此通家往来不绝,有诗为证:

  夫换妻兮妻换夫,这场交易好糊涂。
相逢总是天公巧,一笑灯前认故吾。

  此段后题做“交互姻缘”,乃建炎三年建康城中故事。同时又有一:事,叫做“双镜重圆。”说来虽没有十分奇巧,论起大义妇节,有关风化,到还胜似几倍。正是:话须通俗方传远,语必关风始动人。

  话说南十建炎四年,关西一位官长,姓吕名忠诩,职授福州监税。此时七闽之地,尚然全盛。忠诩带领家眷赴任,一来福州凭山负海,东南都会,宫庶之邦,二来中原多事,可以避难。于本年起程,到次年春间,打从建州经过。《舆地志》说:”建州碧水丹山,为东闽之胜地。今日合着了古语两句/洛阳三月花如锦,偏我来时不遇春。”自古“兵荒”二字相连,全虏渡河,两浙都被他残破。闽地不遭兵火,也就遇个荒年,此乃大数。

  话中单说建州饥荒,斗米千钱,民下聊生。却为国家正值用兵之际,粮恼要紧,官府只顾催征k供,顾不得民穷财尽,常言“巧媳妇煮不得没米粥”,百姓既没有钱粮交纳,又彼官府鞭答逼勒,禁受个过;二二两两,逃入山间,相聚为盗。“蛇无头而下行”,就有个草头天了出来,此人姓范名汝为,仗义执言,救民水人。群盗从之如流,啸聚至十余万。无非是风高放火,月黑杀人,无粮同饿,得肉均分。官兵抵当不住,连败数阵。范汝为遂据厂建州城。自称元帅,分兵四出抄掠,范氏门中子弟,都受伪号,做领兵官将。汝为族中有个侄儿名唤范希周,年二十三岁,自小习得件本事,能识水件,伏得在水底三四昼夜,因此起个异名唤做范鳅儿。原是读书君子,功名未就,被范汝为所逼,凡族人不肯从他为乱合,先将斩首示众。希周贪厂性命,不得已而从之“虽在贼中,专以方便救人为务,不做劫掠勾当。贼党见他几事畏缩,就他鳅儿的外号,改做“范盲鳅”,是笑他儿用的意思。 …

  登录会员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