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百五十八 集部十一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 纪昀
来自:中华古籍全录 [http://guji.artx.cn/]
字体:
  ○别集类十一
△《岳武穆遗文》·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宋岳飞撰。飞事迹具《宋史》本传。陈振孙《书录解题》载《岳武穆集》十
卷,今已不传。此《遗文》一卷,乃明徐阶所编。凡上书一篇、劄十六篇、奏二
篇、状二篇、表一篇、檄一篇、跋一篇、盟文一篇、题识三篇、诗四篇、词二篇。
其《辞镇南军承宣使》仅有第三奏,《辞开府》仅有第四劄,《辞男云转官》仅
有第三劄,《辞男云特转恩命》仅有第四劄,《辞少保》仅有第三劄、第五劄,
《乞叙立王次翁下》仅有第二劄,《乞解枢柄》仅有第三劄,《辞除两镇》仅有
第三劄。则其佚篇盖不可殚数。史称万俟卨白秦桧,簿录飞家,取当时御札藏之
以灭迹。则奏议文字同遭毁弃,固势所必然矣。然宋高宗御书《圣贤像赞》,刻
石太学,秦桧作记勒於后。明宣德中宋讷乃磨而去之。飞之零章断句,后人乃掇
拾於蠹蚀灰烬之馀。是非之公,千古不泯,固不以篇什之多少论矣。阶所编本,
附录《岳庙集》后,前冠以后人诗文四卷,已为倒置。其中明人恶札,如提学佥
事蔡兖诗曰:“千古人来笑会之,会之却恐笑今时。若教似我当钧轴,未必相知
岳少师。”尤为顶上之秽。今并芟除,而独以飞遗文著录集部,用示圣朝表章之
义焉。
△《茶山集》·八卷(永乐大典本)
宋曾几撰。几字吉甫,赣县人,徙居河南。以兄弼恤恩授将仕郎。试吏部优
等,赐上舍出身。历校书郎。高宗朝历官江西、浙西提刑。忤秦桧去位,侨寓上
饶茶山寺,自号茶山居士,桧死,召为秘书少监,权礼部侍郎。提举玉隆观,致
仕。卒谥文清。陆游为作墓志云:“公治经学道之馀,发於文章。而诗尤工,以
杜甫、黄庭坚为宗。”魏庆之《诗人玉屑》则云:“茶山之学出於韩子苍。”其
说小异。然韩驹虽苏氏之徒,而名列江西诗派中,其格法实近於黄。殊涂同归,
实亦一而已矣。后几之学传於陆游,加以研练,面目略殊,遂为南渡之大宗。
《诗人玉屑》载赵庚夫题《茶山集》曰:“清於月白初三夜,淡似汤烹第一泉。
咄咄逼人门弟子,剑南已见一灯传。”其句律渊源固灼然可考也。又游跋几《奏
议稿》曰:“绍兴末,先生居会稽禹迹精舍。某自敕局归,无三日不进见。见必
闻忧国之言。先生时年过七十,聚族百口,未尝以为忧。忧国而已。”据此,则
几之一饭不忘君,殆与杜甫之忠爱等。故发之文章,具有根柢,不当仅以诗人目
之,求诸字句间矣。墓志称有文集三十卷、《易释象》五卷。《易释象》已不传。
文集则《书录解题》及《宋史·艺文志》均作十五卷。是当时已佚其半。自明以
来,并十五卷亦佚,仅仅散见各书,偶存一二。兹从《永乐大典》中搜采编辑,
勒为八卷。凡得古今体五百五十八首。虽不足尽几之长,然较刘克庄《后村诗话》
所记九百一十篇之数,所佚者不过三百五十二篇耳。残膏剩馥,要足沾丐无穷也。
△《雪溪集》·五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宋王铚撰。铚有《侍儿小名录补遗》,已著录。是编乃其诗集。陈振孙
《书录解题》、《宋史·艺文志》并作八卷。此本仅五卷。考《墨庄漫录》载
铚所作《王文孺臞菴》诗一首,又《山村诗》一首。《越咏》载铚所作
《云门寺》诗一首。今皆不见於集中。知今世所传,已佚其三卷,非完帙矣。
铚诗格近温、李。王士祯《居易录》诋其诗不甚工,而独称其附载庐山僧可和
诗一篇。似非笃论。惟铚以博洽名,乃集中《白头吟序》不引《西京杂记》,
而引吴兢《乐府解题》,已迷其本。(案《西京杂记》虽伪书,然在吴兢之前,
即兢说所自出。)又称《宋志》载文君诗云云,不知《宋书·乐志》《白头吟》
实作古词,不作文君。此亦千虑之一失,信乎考证之难也。
△《芦川归来集》·十卷、《附录》·一卷(永乐大典本)
宋张元幹撰。元幹字仲宗,自号真隐山人,又曰芦川老隐。周必大跋其《送
胡铨》词,称长乐张元幹。睢阳王浚明跋其《幽嵓尊祖录》,则称永福张仲宗。
皆宋人之词,莫详孰是也。王明清《挥麈录》纪其以作词送胡铨得罪除名。考卷
末其孙钦臣跋语,称得《贺新郎》词二首真迹於铨之子,其说当信。然铨贬於绍
兴戊午,而集中《上张丞相》诗,称“罪放丙午末,归来辛亥初”。又自跋《祭
祖母刘氏》文,后称“宣和元年八月,获缘职事,道过墓下”。则徽宗时已仕宦,
钦宗时已贬谪,但不知尝为何官耳。元幹及识苏轼,见所作《苏黄门帖跋》。又
从陈瓘游颇久,见所作《了翁文集序》。其结诗社同唱和者,则洪刍、洪炎、苏
坚、苏庠、潘淳、吕本中、汪藻、向子諲,见所作《苏养直诗帖跋》。而江端友、
王铚诸人皆有赠答之作。刘安世、游酢、杨时、李纲、朱松诸人皆为题《幽嵓
尊祖录》。故其学尊元祐而诋熙宁。诗文亦皆有渊源。其集今有抄本,称嘉定己
卯其孙钦臣所鋟。然跋称诵《上陈侍郎诗序》,知挂冠之年甫四十一。抄本无此
篇。又曾季貍《艇斋诗话》载元幹《题潇湘图》诗,抄本亦无此篇。考胡仔《苕
溪渔隐丛话》,称尝录元幹之诗一卷,而元幹不自忆。则当时已不自收拾,疑钦
臣所录本有佚失。然近本但有五言律诗一卷、七言律诗一卷,而无古体及绝句,
知非完书。又《跋米元晖瀑布轴》、《跋苏养直绝句后》,《跋江天暮雨图》、
《跋江贯道古松绝句》,乃收之题跋类中。亦似后人所窜乱,非其原本。及考
《永乐大典》所载,则所佚诸篇,厘然具在。今裒集成帙,与钞本互相勘校,删
其重复,补其残阙,定为十卷。元幹诗格颇遒。杂文多禅家疏文、道家青词,今
从芟削。其题跋诸篇,则具有苏、黄遗意,盖耳目渐染之故也。钞本末有《幽嵓
尊祖录》一卷,乃记其为祖母外家置祭田事。附以同时诸人题跋,中多元祐名臣
之笔。亦仍其旧第并附录焉
△《东莱诗集》·二十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宋吕本中撰。本中有《春秋集解》,已著录。其诗法出於黄庭坚。尝作《江
西宗派图》,列陈师道以下二十五人,而以己殿其末。其《紫微诗话》及《童蒙
训》论诗之语,皆具有精诣。(案今本《童蒙训》不载论诗诸条,其文散见各书
中,说见本条之下。)敖陶孙《诗评》称其诗如散圣安禅,自能奇逸。颇为近似。
苕溪胡仔《渔隐丛话》称其“树移午影重帘静,门闭春风十日闲”、“往事高低
半枕梦,故人南北数行书”、“残雨入帘收薄暑,破窗留月镂微明”诸句。殊不
尽其所长。《朱子语录》乃称本中论诗欲字字响,而暮年诗多哑。然朱子以诗为
馀事,而本中以诗为专门,吟咏一道,所造自有浅深,未必遂为定论也。此集有
庆元二年陆游序、乾道二年曾几后序。《文献通考》别载有《集外诗》二卷。此
本无之,盖已散佚。又陆游序称嗣孙祖平悉裒集他文为若干卷。今此本有诗无文。
惟其《草赵鼎迁右仆射制词》所云:“合晋、楚之成,不若尊王而贱伯。散牛、
李之党,未如明是而去非”之语,以秦桧恶之,载於日历,尚为世所传诵。其他
文则泯没久矣。
△《澹菴文集》·六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宋胡铨撰。铨字邦衡,庐陵人。建炎二年进士甲科。绍兴五年以荐除枢密院
编修官。抗疏诋和议,谪吉阳军。孝宗即位,特召还擢用,历官权中书舍人兼国
子祭酒,权兵部侍郎。以资政殿学士致仕。卒谥忠简。事迹具《宋史》本传。铨
师萧楚,明於《春秋》。故集中嘉言谠论,多本《春秋》义例。於南渡大政,多
所补救。史但称其高宗时请诛秦桧。今考集中《论撰贺金国启》一篇,则於孝宗
朝召还以后,更尝请诛汤思退。又《孝宗本纪》:“隆兴元年三月,金以书来索
四州,未报。八月,又赍书两省。”今考集中《玉音问答》一篇,知答金人书孝
宗已与铨定於五月三日。迟至八月未遣,必汤思退有以持之。当时情势,可以考
见。史文疏漏,赖此集尚存其崖略也。本传称铨集凡百卷。今所存者仅文五卷、
诗一卷,盖得之散佚之馀。然《书录解题》载铨集七十八卷,《宋志》载铨集七
十卷,则在当时已非百卷之旧矣。罗大经《鹤林玉露》曰:“胡澹菴十年贬海外,
北归,饮於湘潭胡氏园,题诗曰:‘君恩许归此一醉,旁有梨颊生微涡。’谓侍
妓黎倩也。后朱文公见之,题诗曰:‘十年浮海一身轻,归见梨涡却有情。世上
无如人欲险,几人到此误平生’”云云。今本不载此诗,殆后人因朱子此语,讳
而删之。然铨忠劲节,照映千秋,乃以偶遇歌筵,不能作陈烈逾墙之遁,遂坐以
自误平生,其操之为已蹙矣。平心而论,是固不足以为铨病也。
△《五峰集》·五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宋胡宏撰。宏有《皇王大纪》,已著录。案陈振孙《书录解题》,其集凡有
二本。一本五卷,一本不分卷。此本题其季子大时所编,门人张栻为之叙。凡诗
一百六首为一卷,书七十八首为一卷,杂文四十四首为一卷,《皇王大纪论》八
十馀条为一卷,经义三种为一卷,盖即所谓五卷之本也。所上《高宗封事》,剀
切详尽,《宋史》已采入本传。其《易外传》皆以史证经,《论语指南》乃取黄
祖舜、沈大廉二家之说折衷之,《释疑孟》则辨司马光疑孟之误,议论俱极醇。
又有《与秦桧》一书,自乞为岳麓书院山长。盖桧与宏父安国交契最深,故力汲
引之。宏能萧然自远,蝉蜕於权利之外。其书词婉而意严,视其师杨时委曲以就
蔡京者,可谓青出於蓝而冰寒於水矣。
△《斐然集》·三十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宋胡寅撰。寅有《读史管见》,已著录。是集端平元年冯邦佐刻於蜀,楼钥
序之。嘉定三年郑肇之又刻於湘中,章颖序之。《宋史》本传作三十卷,与此本
相合,盖犹从宋椠缮录也。寅父子兄弟皆笃信程氏之学,寅尤以气节著。其晚谪
新州,乃右正言章复劾其不持生母服。寅上书於桧自辩,其文今载第十七卷中。
大意谓“遗弃之子不同於出继之子,恩义既绝,不更以本生论之”。然母子天属,
即不幸遘人伦之变,义无绝理。设有遗弃之子杀其本生父母者,使寅司谳,能以
凡人论乎?章复之劾,虽出於迎合秦桧,假公以济其私,而所持之事则不可谓之
无理。寅存此书於集中,所谓欲盖弥彰也。至於秦桧之罪,罄竹难书,而集中
《上秦桧》第一书,第规其不当好佛,其细已甚。又寅作《崇正辨》三卷,辟佛
不遗馀力。资善堂崇奉佛像,寅至形之缴奏,载此集十五卷。而三十卷末乃有
《慈云长老开堂疏》、《严州报恩开堂疏》、《光孝长老请疏》、《光孝抄题疏》、
《龙山长老开堂疏》、《龙山长老请疏》六篇。尤未免自乱其例。然靖康元年金
人议立张邦昌,寅方为司门员外郎,与张浚、赵鼎均不肯署议状。邦昌立,遂弃
官逃。建炎三年,为起居郎。时诏议移跸之所,上万言书力争,其文今载第十卷
中。绍兴四年,为中书舍人。时议遣使往云中,又抗疏力谏,其文今亦载第十卷
中。并明白剀切。楼钥序所谓“引谊以劘上,往往有敌以上所难堪”者,殆非
虚语。又上言“近年书命多出词臣好恶之私,使人主命德讨罪之词,未免玩人丧
德之失”。乞命词臣以饰情相悦、含怒相訾为戒。故集中十二卷至十四卷所载内
外诸制,并秉正不阿。史称所撰诸制词,多诰诫语,亦不诬。至寅之进用,本以
张浚。后论兵与浚相左,遂乞郡以去。其父安国,与秦桧为契交,桧当国日,眷
眷欲相援引。寅兄弟三人并力拒不入其党。寅更忤之,至流窜。其立身亦具有始
末者,其文亦何可废也。
△《邓绅伯集》·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