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百五十 集部三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 纪昀
来自:中华古籍全录 [http://guji.artx.cn/]
字体:
  ○别集类三
△《毗陵集》·二十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唐独孤及撰。及字至之,洛阳人。官至司封郎中、常州刺史。卒谥曰宪。事
迹具《唐书》本传。权德舆作及《谥议》,称其“立言遣词,有古风格。濬波澜
而去流宕,得菁华而无枝叶”。皇甫湜《谕业》亦称及“文如危峰绝壁,穿倚霄
汉。长松怪石,颠倒岩壑”。王士祯《香祖笔记》则谓其序记尚沿唐习;碑版叙
事,稍见情实。《仙掌》、《函谷》二铭,《琅邪溪述》,《马退山茅亭记》,
《风后八阵图记》是其杰作,《文粹》略已载之。颇不以湜言为然。考唐自贞观
以后,文士皆沿六朝之体。经开元、天宝,诗格大变,而文格犹袭旧规。元结与
及始奋起湔除,萧颖士、李华左右之。其后韩、柳继起,唐之古文,遂蔚然极盛。
斫雕为朴,数子实居首功。《唐实录》称韩愈学独孤及之文,当必有据。(案此
据晁氏《读书志》所引。)特风气初开,明而未融耳。士祯於荜路蓝缕之初,责
以制礼作乐之事,是未尚论其世也。集为其门人安定梁肃所编,李舟为之序。凡
诗三卷,文十七卷。旧本久湮,明吴宽自内阁钞出,始传於世。其中如《景皇帝
配天议》,郭知运、吕諲等《谥议》,皆粹然儒者之言,非徒以词采为胜。不止
士祯所举诸篇,至《马退山茅亭记》乃柳宗元作,后人误入及集。士祯一例称之,
尤疏於考证矣。又《文苑英华》载有及《贺赦》二表、《代独孤将军让魏州刺史
表》、《为崔使君让润州表》、《代于京兆请停官侍亲表》,《唐文粹》有《招
北客文》,凡六篇,集内皆无之。案《贺赦表》所云“诛翦大憝,清复阙廷”及
“归过罪己,降去鸿名”,并德宗兴元时事。及没於大历十二年,已不及见。
《招北客文》《文苑英华》又以为岑参之作。彼此错互,疑莫能详,今姑依旧本
阙载焉。
△《萧茂挺文集》·一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唐萧颖士撰。颖士字茂挺,颍川人。梁鄱阳王之裔。世系具载其《赠韦司业
书》中。开元二十三年举进士,对策第一。天宝初,官秘书正字。以搜括遗书,
淹久不报劾免。寻召为集贤校理,忤李林甫,调广陵参军。韦述荐为史馆待制,
又忤林甫免。林甫死,调河南府参军。安禄山反,颖士走山南,源洧辟掌书记。
后为扬州功曹参军。复弃官去,遂客死於汝南。事迹具《新唐书·文艺传》。颖
士尝作《伐樱桃赋》以刺林甫,《唐书》本传讥其褊。而晁公武《读书志》则称
其“每俯临於萧墙,奸回得而窥伺”之句为知几先。见《唐书》贬之为非。今考
颖士当禄山宠盛之时,尝与柳并策其必反。既而言验,乃诣河南采访使郭纳言献
策守御,纳言不能用。禄山别将攻南阳,山南节度使源洧欲遁。颖士力持之,乃
坚意拒贼。永王璘尝召之,不赴。而与宰相崔圆书,请先防江淮之乱,既而刘展
又果叛。其才略志节,皆过於人,不但如晁氏之所云。文章根柢,固不仅在学问
之博奥也。颖士文章与李华齐名,而颖士尤为当代所重。李邕负一代宿望,而
《进芝草表》假手颖士,则其推挹可知。《唐志》载颖士《游梁新集》三卷,文
集十卷。《宋志》仅载《文集》十卷,而《游梁新集》已佚。此本前有曹溶名字
二印,盖其所藏。仅赋九篇、表五篇、牒一篇、序五篇、书五篇。史称其《与崔
圆书》,今集中不载。《书录解题》所云柳并序,今亦佚之。又后人抄撮《文苑
英华》、《唐文粹》诸书而成,非复十卷之旧矣。然残膏賸馥,犹足沾溉,正不
必以不完为歉也。
△《李遐叔文集》·四卷(浙江吴玉墀家藏本)
唐李华撰。华字遐叔,赵州赞皇人。累中进士宏辞科。天宝中迁监察御史,
徙右补阙。安禄山反,华为贼所得,伪署凤阁舍人。贼平,贬杭州司户参军。李
岘表置幕府,擢吏部员外郎。以风痺去官,卒。新、旧《唐书》俱载入《文苑传》
中。《旧唐书》称华有文集十卷。独孤及序则称自监察以前十卷号为前集,其后
二十卷为中集,卷数颇不合。马端临《经籍考》不列其目,则南宋时原本已亡。
此本不知何人所编,盖取《唐文粹》、《文苑英华》所载,裒集类次,而仍以及
序冠之。有篇次而无卷目。今厘为四卷,著之於录。华遭逢危乱,污辱贼庭,晚
而自伤,每托之文章以见意。如《权皋铭》云:“渎而不滓,瑜而不瑕。”《元
德秀铭》云:“贞玉白华,不缁不磷。”《四皓铭》云:“道不可屈,南山采芝。
竦慕玄风,徘徊古祠。”其悔志可以想见。然大节一亏,万事瓦裂,天下不独与
之论心也。至其文词绵丽,精彩焕发,实可追配古之作者。萧颖士见所著《含元
殿赋》,以为在景福之上,灵光之下。虽友朋推挹之词,亦庶几乎近之矣。集中
原有卢坦之、杨烈妇二传,检勘其文,皆见於李翱集中。当由误采,今并从刊削
焉。
△《钱仲文集》·十卷(内府藏本)
唐钱起撰。起字仲文,吴郡人。天宝中举进士。官至考功郎中。大历以还,
诗格初变。开宝浑厚之气,渐远渐漓。风调相高,稍趋浮响。升降之关,十子实
为之职志。起与郎士元其称首也。然温秀蕴藉,不失风人之旨。前辈典型,犹有
存焉。其集《唐志》作一卷,晁公武《读书志》作二卷。今本十卷,殆后人所分。
其中凡古体诗皆题曰:“往体”。考陆龟蒙《松陵集》亦以古体为往体。盖唐代
诗集标目,有此二名。偶然异文,别无他义。又集末《江行》绝句一百首,胡震
亨《唐音统签》以为本钱珝之诗,误入起集,有考辨甚详。然旧本流传,相沿已
久。且珝固起孙,即附录祖集之末,亦无不可,故今仍并存之焉。
△《华阳集》·三卷、附《顾非熊诗》·一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唐顾况撰。况字逋翁,海盐人。至德二年进士。德宗时官秘书郎,迁著作郎,
贬饶州司户参军。晚年退居茅山,自号“华阳真逸”。集有皇甫湜序,称为三十
卷。《读书志》作二十卷。《书录解题》惟载其诗集,云本十五卷,今止五卷。
其本今皆不传。此本乃明万历中况裔孙名端裒其诗文成三卷。末附况子非熊诗十
馀首。《文苑英华》、《唐文粹》中尚有况诗四首、非熊诗一首,皆未收入。尚
未为赅备也。非熊诗有父风。长庆中登第。大中间为盱眙簿,亦弃官隐茅山。
《酉阳杂俎》记况作《殇子诗》,旦夕悲吟,其子之魂闻之,因再生为况子,即
非熊也。其事怪诞不足信。《本事诗》又载况《红叶题诗》事,尤属不经。其所
题诗亦猥鄙不足传,皆好事者为之也。旧本所有,姑存之以为谈助云尔。
△《翰苑集》·二十二卷(内府藏本)
唐陆贽撰。贽事迹具《唐书》本传。案《艺文志》载贽《议论表疏集》十二
卷。又《翰苑集》十卷,常处厚纂。陈振孙《书录解题》载《陆宣公集》二十二
卷,中分《翰苑》、《榜子》为二集,其目亦与史志相同。惟晁公武《读书志》
所载乃只有《奏议》十二卷。且称旧有《榜子集》五卷、《议论集》三卷、《翰
苑集》十卷。元祐中苏轼乞校正进呈,改从今名。疑是裒诸集成此书,与史志名
目全不相合。今考尤袤《遂初堂书目》所列,实作《翰苑集》。而钱曾《读书敏
求记》载所见宋椠大字本二十二卷者,亦作《翰苑集》。则自南宋以后,已合议
论表疏为一集,而总题以《翰苑》之名。公武所见乃元祐本,恐非全册。而今世
刊行贽集,亦有题作《陆宣公奏议》者,则又沿《读书志》而失之者也。宋祁作
贽传赞,称其论谏数十百篇,讥陈时病,皆本仁义,炳炳如丹青,而惜德宗之不
能尽用。故《新唐书》例不录排偶之作,独取贽文十馀篇,以为后世法。司马光
作《资治通鉴》,尤重贽议论,采奏疏三十九篇。其后苏轼亦乞以贽文校正进读。
盖其文虽多出於一时匡救规切之语,而於古今来政治得失之故,无不深切著明,
有足为万世龟鉴者。故历代宝重焉。贽尚有诗文别集十五卷,久佚不传。《全唐
诗》所录仅存《试帖诗》三首及《语林》所载逸句。然经世有用之言,悉具是书。
其所以为贽重者,固不必在雕章绘句之末矣。
△《权文公集》·十卷(内府藏本)
唐权德舆撰。德舆字载之,天水人。初辟河南幕府,历中书门下平章事。事
迹具《唐书》本传。德舆尝自纂制集五十卷,杨凭序之。其孙宪又编其诗文为五
十卷,杨嗣复序之。今制集已佚,文集亦久无传本。此本乃明嘉靖二十年杨慎得
之於滇南,仅存目录及诗赋十卷。刘大谟序而刻之,又删其无书之目录。德舆文
集遂不可考。惟《文苑英华》及《唐文粹》中时时散见耳。考王士祯《居易录》,
载《权文公集》五十卷,注曰诗赋十卷、文四十卷、碑铭八卷、论二卷、记二卷、
集序三卷、赠送序四卷、策问一卷、书二卷、疏表状五卷、祭文三卷。称无锡顾
宸藏本,刘体仁之子凡写之以贻士祯者。然则德舆全集,康熙中犹存。不识何以
今所存者皆杨慎之残本。第士祯所注卷目,以数计之,乃八十卷,与五十卷之说
不合,又不识其何故也。
△《韩集举正》·十卷、《外集举正》·一卷(编修朱筠家藏本)
宋方崧卿撰。崧卿,莆田人。孝宗时尝知台州军事。是书后有淳熙己酉崧卿
自跋,称右《昌黎先生集》四十卷,《外集》一卷,附录五卷,增考年谱一卷,
复次其异同为《举正》十卷。陈振孙《书录解题》所载同,而多外钞八卷。其注
称年谱洪兴祖撰。莆田方崧卿增考,且撰《举正》以校其同异,而刻之南安。
《外集》但据嘉祐刘煜所录二十五篇,而附以石刻、联句、诗文之遗见於他集者。
及葛峤刻柳文,又以大庾韩郁所编注诸本号《外集》者,并考疑误,辑遗事共为
《外钞》刻之。然则《外钞》非方氏书,特葛氏刻柳集以配韩,因而增入,故崧
卿跋不之及也。据自跋与陈氏所录,则此书盖与《文集》、《外集》、《附录》、
《年谱》并刻。此本惟有《举正》,盖所存止此也。十卷之末,又有《外集举正》
一卷,而跋中不及。陈氏亦不及核其原刻,不标卷第,殆即附之十卷中欤?自朱
子因崧卿是书作《韩文考异》,盛名所掩,原本遂微。越及元、明,几希泯灭。
此本纸墨精好,内“桓”字阙笔,避钦宗讳。“敦”字全书,不避光宗讳。盖即
淳熙旧刻,越五百载而幸存者。殆亦其精神刻苦,足以自传,故若有呵护其间,
非人力所能抑遏欤!阎若璩号最博洽,其《潜邱劄记》中不知李浙东为谁,称得
李翱全集,或可以考。今观此本第六卷《代张籍书》下,明注为李逊。且引旧书
本传,“逊以元和五年刺浙东,九年召还,此书作於六七年间”云云。则若璩亦
未见此本,可称罕覯之笈。其名曰《举正》,盖因郭京《易举正》之旧,见首篇
之自注。考异删去此条,遂莫知其命名之义。其於改正之字用朱书(案刻本实作
阴文,盖古无套版之法,不能作二色也。观《政和本草》称神农本经用朱书,而
皆作阴文,是其明证。谨附识於此),衍去之字以圆圈围之,增入之字以方圈围
之,颠倒之字以墨线曲折乙之,体例亦似较《考异》为明晰。所据碑本凡十有七。
所据诸家之书,凡唐令狐澄本、南唐保大本、秘阁本、祥符杭本、嘉祐蜀本、谢
克家本、李昞本,参以唐赵德《文录》、宋白《文苑英华》、姚铉《唐文粹》。
参互钩贯,用力亦勤。虽偏信阁本,是其一失,宜为朱子所纠。然司马迁因《国
策》作《史记》,不以《史记》废《国策》;班固因《史记》作《汉书》,不以
《汉书》废《史记》;倪思尝集《国策》、《史记》、《汉书》之同异,纂为二
书,今其《班马异同》犹有传本。然则虽有《考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