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百三十六 子部四十六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 纪昀
来自:中华古籍全录 [http://guji.artx.cn/]
字体:
  ○类书类二
△《纯正蒙求》·三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元胡炳文撰。炳文有《周易本义通释》,已著录。蒙求自李瀚以下,仿其体
者数家,大抵杂采经传事实,隶以韵语,以便童子之记诵。然多以对偶求工,不
尽有关於法戒。炳文是书,则集古嘉言善行,各以四字属对成文,而自注其出处
於下。所载皆有裨幼学之事,以视饾飣割裂,仅供口耳者,於启导较为切近。上
卷叙立教、明伦之事,中卷叙立身、行己之事,下卷叙待人、接物之事,略以
《白鹿洞规》为准。每卷一百二十句,总为三百六十句。卷中又各有子目,每一
目多者一二十句,少者不过四句。中间以拘於骈俪格於声韵,故漏落甚多。又如
黄香暖席宜入父子之伦,而反入幼学见趣条下。陈子高让田宜入长幼之伦,而反
入处宗族条下。其分隶亦未能悉允。然养蒙之教,取其显明易晓,不贵以淹博相
高。此书循讽吟哦,以资感发,与朱子《小学·外篇》足相表里,固未可以浅近
废也。
△《排韵增广事类氏族大全》·二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不著撰人名氏。书中所引事迹,迄於南宋季年。盖元人所编次。相其版式,
亦建阳麻沙所刊,乃当时书肆本也。其例以十干分集,每一集为二卷。依广韵次
第,以四声分隶各姓。末二卷为覆姓,则以上一字为韵而排次之。每姓俱引史传
人物,摘叙大略,而采其中三四字为标题,大抵在撷取新颖以供缀文之用,姓末
多别附女德婚姻一门,历叙古来淑媛及两姓结婚故事。盖宋、元之间,婚礼必有
四六书启,故载之独详,亦以便於剽掇也。叶盛《水东日记》曰:近代杂书,著
述考据多不精。如《翰墨全书》以彭思永为明道母舅,所谓氏族大全者尤甚。如
以赵明诚为赵抃之子,广州十贤有李朝隐一作李尚隐,因而讹为李商隐。今考中
间所列朝代先后,多颠倒失次。如王导妾雷氏干预政事,陈之张贵妃、龚孔二嫔
怙宠亡国,而并入之女德,深为不伦。又如韦思廉、刘奉林诸人既别立仙之一目,
而张果、姜识诸人亦以仙术显名,乃仍混入人物之中,无所区别,体例亦殊疏舛。
至每姓之末间附韵藻数语,如洪韵庞洪、涵洪,翁韵仙翁、塞翁之类。既与氏族
不相关涉,且挂漏无取,徒滋蛇足。特捃摭尚为广博,有其人为史传志乘所不详
而独见於此者,颇足以资旁证。至於王氏有临沂、太原二派,句氏避宋高宗讳分
作数姓,《兰亭会诗》名氏诸本之不同,亦间附考订。寸有所长,固未尝无裨於
艺苑也。
△《名疑》·四卷(河南巡抚采进本)
明陈士元撰。士元有《易象钩解》,已著录。是书上自三皇,下迄元代,博
采史传及百家杂说。凡古人姓名异字及更名更字与同姓名者,皆汇萃之。其中如
以司马迁讳谈为同,遂谓谈同一音。以童乌为扬雄子字,以扬雄本姓杨,字讹为
扬字之类,间有讹误。又神仙鬼怪之名如吴刚、姮娥、丰隆、屏翳、神荼、郁垒
等皆详载之,体例亦颇冗杂。然其采摭繁富,颇广见闻。如洞仙部载三皇姓名,
列仙传称介子推姓王名光之类,皆指驳其谬。又据《史记·佞幸传》辨《朱建传》
误闳孺为闳籍孺,据颜延之诔辨陶徵士名渊明字元亮,亦皆有所根据,存以备考,
固亦有资参证焉。
△《荆川稗编》·一百二十卷(内府藏本)
明唐顺之编。顺之有《广右战功录》,已著录。是编义例略仿章如愚《山堂
考索》,薈萃群言,区分类聚。其大旨欲使万事万物毕贯通於一书,故钜细兼陈,
门目浩博。始之以六经,终之以六官。六经所不能尽,则条次以九流诸家之学术,
凡为类二十有七。六官所不能尽,则赅括以历代之史传,凡为类二十有五。其门
人左烝先为之考校付梓,烝没而书多残阙,茅一相复加厘正刊行。所引书名、人
名原本错互不合者,一相亦为订正。然卷帙既繁,检校难遍,牴牾舛驳,尚往往
而有。如程大昌《诗议》在所撰《考古编》中,而乃以为出自《新安文献志》。
《正谏》本《说苑》篇名,而标之为论。《林泉高致集》所载荆浩《山水赋》、
李成《山水诀》乃其人所自作,而概以为出郭思之手。敖陶孙字器之,而讹作孙
器之。陶九成《辍耕录》天阉之说与鉴戒无关,而滥引入宦者门中。褚渊、王俭
虽身事二姓,然不可谓之佞臣,乃列其传论於倖门。此类不知为原本之讹,为
茅一相之窜乱。玉瑕珠类,颇累全书。特以其网罗本富,涉猎攸资,当语录盛行
之时,尚不失为徵实之学,录备多识之一助,固亦无不可焉。
△《万姓统谱》·一百四十六卷、附《氏族博考》十四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明凌迪知撰。迪知有《左国腴词》,已著录。是书以古今姓氏分韵编次,略
仿林宝《元和姓纂》,以历代名人履贯事迹案次时代,分隶各姓下。又仿章定
《名贤氏族言行类稿》,名为姓谱,实则合谱牒传记而共成一类事之书也。古者
族系掌於官,故《周礼》小史定世系,辨昭穆。《南史·王僧虔传》称司马迁仿
《周谱》以作年表,其体皆旁行斜上,是其制也。《战国策》称智果别族於太史
为辅氏,是周末法犹未改矣。秦、汉以下,始私相记录。自世本以下,纂述不一,
其存於今者,惟林宝、邓名世、郑樵三家,馀皆散佚。然散见他书者尚可考见,
不过明世系、辨流品而已。迨乎南宋,启劄盛行。骈偶之文,务切姓氏。於是
《锦绣万花谷》、《合璧事类》各有类姓一门。元人《排韵氏族大全》而下,作
者弥众,其合诸家之书勒为一帙者,则迪知此编称赅备焉。其中庞杂牴牾,均所
不免。至於辽、金、元三史姓氏,音译失真,舛讹尤甚。然蒐罗既广,足备考订,
故世俗颇行用之,亦未可尽废也。书前别有《氏族博考》十四卷,大旨皆本之
《氏族略》,无大发明,以其与原本相附而行,今亦姑并录之焉。
△《喻林》·一百二十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徐元太撰。元太字汝贤,宣城人。嘉靖乙丑进士。官至刑部尚书。是书采
摭古人设譬之词,汇为一编,分十门,每门又各分子目,凡五百八十馀类,历二
十馀年而后成,用心颇为勤至。其引书用程大昌《演繁露》之例,皆於条下注明
出处,并篇目卷第一一胪载,亦迥异明人剽窃撦挦之习。其自序称阅书四百馀
种,而检其所列书名,实不逾半,殆约举其数,未及详核欤。其中随手摭拾,亦
往往不得本始。如儿说宋人善辨者一条,本出《韩非子》,周人有仕不遇者一条,
本出王充《论衡》,皆引《艺文类聚》。怀金玉者至不生归一条,本出《后汉书
·耿弇传》,而引《文选》李善注。头白可期汗青无日一条,本出刘知几《史通》,
而引《事文类聚》。天寒即飞鸟走兽尚知相依一条,本出沈约所作《阮籍咏怀诗
注》,而亦以为李善。此类颇多。又如以杜预、何休、范甯为汉人,以陈寿为魏
人,以李善为隋人,皆时代舛迕。申培《诗说》、《天禄阁外史》、《武侯心书》
之类皆明代伪书,不能辨别。《广成子》本苏轼从《庄子》摘出,偶题此名,乃
别为一书。无能子云不知何代人,皆未免失於疏略。然自六经以来,即多以况譬
达意,而自古未有汇为一书者,元太是编,实为创例。其蒐罗繁富,零玑断璧,
均足为缀文者沾丐之资,是亦不可无一之书矣。
△《经济类编》·一百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明冯琦编。琦字琢菴,临朐人。万历丁丑进士。官至礼部尚书。谥文敏。事
迹具《明史》本传。是编为琦手录之稿,粗分四类。琦没之后,其弟瑗与其门人
周家栋、吴光仪稍为排纂。且删其重复,定为帝王、政治、储宫、宫掖、臣、谏
诤、铨衡、财赋、礼仪、乐、文学、武功、边塞、刑罚、工虞、天、地、人伦、
人品、人事、道术、物、杂言二十三类,大致与《册府元龟》互相出入。但《册
府元龟》惟隶事迹,此则兼录文章。《册府元龟》惟以史传为据,此则诸子百家
靡不捃拾,体例少异耳。其中采摭繁富,颇为赅洽。史称琦明习典故,学有根柢,
此亦可见一斑。惟此书既非琦所手校,其间所录诸条,瑗等有所损而弗能益,故
或详或略,不尽均齐。又离析合并,未必一一得琦本意,故分隶亦间有参错。然
网罗繁富,大抵采自本书,究非明人类书辗转稗贩者比。惟编内所收皆义属正大,
而道术类中有神妖诸琐说,物类中有宝鼎琴酒诸琐事,概以体例,颇属芜杂。是
则尺璧不免於微瑕,大木不免於寸朽,分别观之可矣。
△《同姓名录》·十二卷、《录补》·一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明余寅撰。周应宾补。寅有《乙未私志》,应宾有《九经考异》,皆已著录。
自梁元帝始著《古今同姓名录》一卷,见於《隋书·经籍志》。唐陆善经、元叶
森递相增益,其后渐佚,惟《永乐大典》有此书,而庋置禁庭,世无传本。寅因
上据经史,旁摭稗官,起自洪荒,讫於元代,先成四卷。应宾以其未备,搜而广
之,后寅又自续八卷,凡应宾所不欲载者,悉掇拾无遗。二人间有互异者。如丙
吉,寅谓当姓邴。陈涉博士孔甲,寅谓当作孔鲋之类。其义以寅为较长。其他蒐
采考核,订讹辨异,殊见赅博,惟卷帙既多,不无疏谬。如知傅霖有二矣,而宋
之撰《刑统赋》者不与焉。知周密有二矣,而宋之撰《齐东野语》者不与焉。秦
徐巿之巿音勿,因讹为福,不与汉徐福同。孔门郑邦,史讳邦,因改为国,不与
韩水工同。汉之塞决河者王延世,而削去世字。宋之进《事类赋》者吴淑,而易
吴为李。甚至同地名、同神名、同乐名、同鸟兽虫名一概录之,尤为紊杂。然梁
元帝本书简略,陆善经、叶森所续舛误亦多。此书捃摭详备,足裨考证,固未可
以晚出废之也。
△《说略》·三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顾起元撰。起元有《金陵古金石考》,已著录。是编《明史·艺文志》作
六十卷。考起元自序,全书实止三十卷,与此本相合,盖《明史》偶误也。其书
杂采说部,件系条列,颇与曾慥《类说》、陶宗仪《说郛》相近,故《明史》
收入小说家类。然详考体例,其分门排比,编次之法实同类书,但类书隶事,此
则纂言耳。虽其中旁及二氏,及参以怪异诡琐之事,嗜奇爱博,不免驳杂。然明
代类书大抵剽窃饾飣,无资实用。起元所作,颇有体裁。凡所采摭,大抵多出自
本书,不由贩鬻,其史别、典述诸门,尤为有益於考证。《江南通志》称起元学
问赅博,凡古今成败,人物贤否,诸曹掌故,无不通晓,亦可见其梗概云。
△《天中记》·六十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明陈耀文撰。耀文有《经典稽疑》,已著录。是编乃其类事之书。以所居近
天中山,故题曰《天中记》。世所行本皆五十卷,卷端亦不题次第,草略殊甚,
盖初刻未竟之本。惟此本作六十卷,与《明史·艺文志》合,乃耀文之完书也。
明人类书,大都没其出处,至於凭臆增损,无可徵信。此书援引繁富,而皆能一
一著所由来,体裁较善。惟所标书名,或在条首,或在条末,为例殊不画一。又
第一卷内篇目已毕,复缀以张衡《灵宪》一篇,编次亦无条理。然有明一代称博
洽者推杨慎,后起而与之争者则惟耀文,所学虽驳杂不纯,而见闻终富。故所采
自九流毖纬以逮僻典遗文,蒐罗颇广,实可为多识之资。每条间附案语。如《玉
篇》、《广韵》之解诞字为生,《水经注》之以苗茨堂为茅茨堂,《世说注》以
钱唐为钱塘,唐《逸史》之记孙思邈年代舛错,《新唐书》之载安禄山死日乖互,
皆为抉摘其失。又向来类书之沿讹者,如《合璧事类》以狄兼謩为魏謩,《锦绣
万花谷》以浮图泓为一行,《事文类聚》以刘溉为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