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百三 子部十三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 纪昀
来自:中华古籍全录 [http://guji.artx.cn/]
字体:
  ○医家类一
儒之门户分於宋,医之门户分於金、元。观元好问《伤寒会要》序,知河间
之学与易水之学争。观戴良作《朱震亨传》,知丹溪之学与宣和局方之学争也。
然儒有定理,而医无定法。病情万变,难守一宗。故今所叙录,兼众说焉。明制,
定医院十三科,颇为繁碎。而诸家所著,往往以一书兼数科,分隶为难。今通以
时代为次。《汉志》医经、经方二家后有房中、神仙二家,后人误读为一,故服
饵导引,歧涂颇杂,今悉删除。《周礼》有兽医,《隋志》载《治马经》等九家,
杂列医书间,今从其例,附录此门,而退置於末简。贵人贱物之义也。《太素脉
法》,不关治疗,今别收入术数家,兹不著录。
△《黄帝素问》·二十四卷(内府藏本)
唐王冰注。《汉书·艺文志》载《黄帝内经》十八篇,无《素问》之名。后
汉张机《伤寒论》引之,始称《素问》。晋皇甫谧《甲乙经序》,称《针经》九
卷,《素问》九卷,皆为《内经》,与《汉志》十八篇之数合,则《素问》之名
起於汉、晋间矣。故《隋书·经籍志》始著录也,然《隋志》所载只八卷,全元
起所注已阙其第七。冰为宝应中人,乃自谓得旧藏之本,补足此卷。宋林亿等校
正,谓天元纪大论以下,卷帙独多,与《素问》馀篇绝不相通,疑即张机《伤寒
论》序所称阴阳大论之文,冰取以补所亡之卷,理或然也。其刺法论、本病论则
冰本亦阙,不能复补矣。冰本颇更其篇次,然每篇之下必注全元起本第几字,犹
可考见其旧第。所注排抉隐奥,多所发明。其称大热而甚寒之不寒,是无水也。
大寒而甚热之不热,是无火也。无火者不必去水,宜益火之源以消阴翳。无水者
不必去火,宜壮水之主以镇阳光。遂开明代薛已诸人探本命门之一法,其亦深於
医理者矣。冰名见《新唐书·宰相世系表》,称为京兆府参军。林亿等引《人物
志》,谓冰为太仆令。未知孰是。然医家皆称王太仆,习读亿书也。其名晁公武
《读书志》作王砅,《杜甫集》有赠重表侄王砅诗,亦复相合。然唐、宋志
皆作冰,而世传宋椠本亦作冰字。或公武因杜诗而误欤。
△《灵枢经》·十二卷(大理寺卿陆锡熊家藏本)
案晁公武《读书志》曰:王冰谓《灵枢》即《汉志·黄帝内经》十八卷之九,
或谓好事者於皇甫谧所集《内经·仓公论》中钞出之,名为古书,未知孰是。又
李濂《医史》载元吕复《群经古方论》曰:《内经》,《灵枢》,汉、隋、唐志
皆不录,隋有《针经》九卷,唐有灵宝注《黄帝九灵经》十二卷而已。或谓王冰
以《九灵》更名为《灵枢》,又谓《九灵》尤详於针,故皇甫谧名之为《针经》。
苟一经而二名,不应《唐志》别出《针经》十二卷,是《灵枢》不及《素问》之
古,宋、元人已言之矣。近时杭世骏《道古堂集》亦有《灵枢经跋》,曰《七略》、
《汉·艺文志·黄帝内经》十八篇,皇甫谧以《针经》九卷、《素问》九卷合十
八篇当之。《隋书·经籍志》、《针经》九卷,《黄帝九灵》十二卷。是《九灵》
自《九灵》,《针经》自《针经》,不可合而为一也。王冰以《九灵》名《灵枢》,
不知其何所本。余观其文义浅短,与《素问》之言不类,又似窃取《素问》而铺
张之。其为王冰所伪托可知。后人莫有传其书者。至宋绍兴中,锦官史崧乃云家
藏旧本《灵枢》九卷,除已具状经所属申明外,准使府指挥依条申转运司选官详
定,具书送秘书省国子监。是此书至宋中世而始出,未经高保衡、林亿等校定也。
其中十二经水一篇,黄帝时无此名,冰特据身所见而妄臆度之云云。其考证尤为
明晳。然李杲精究医理,而使罗天益作《类经》,兼采《素问》、《灵枢》。吕
复亦称善学者,当与《素问》并观其旨义,互相发明。盖其书虽伪,而其言则缀
合古经,具有源本。譬之梅赜古文,杂采逸书,联成篇目,虽牴牾罅漏,赝托显
然,而先王遗训,多赖其蒐辑以有传,不可废也。此本前有绍兴乙亥史崧序,称
旧本九卷八十一篇,增修音释附於卷末。又目录首题鼇峰熊宗立点校重刊,末题
原二十四卷,今并为十二卷。是此本为熊氏重刊所并。吕复称史崧并是书为十二
卷,以复其旧,殆误以熊本为史本欤?
△《难经本义》·二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周秦越人撰,元滑寿注越。人即扁鹊,事迹具《史记·本传》。寿字伯仁,
《明史·方技传》称为许州人,寄居鄞县。案朱右《扌婴宁生传》曰:世为许州
襄城大家,元初,祖父官江南,自许徙仪真,而寿生焉。又曰:在淮南曰滑寿,
在吴曰伯仁氏,在鄞越曰扌婴宁生,然则许乃祖贯,鄞乃寄居,实则仪真人也。
寿卒於明洪武中,故《明史》列之方技传。然戴良《九灵山房集》有怀滑扌婴宁
诗曰:海日苍凉两鬓丝,异乡飘泊已多时。欲为散木留官道,故托长桑说上池。
蜀客著书人岂识,韩公卖药世偏知。道涂同是伤心者,只合相从赋黍离。则寿亦
抱节之遗老,托於医以自晦者也。是书首有张翥序,称寿家去东垣近,早传李杲
之学。《扌婴宁生传》则称学医於京口王居中,学针法於东平高洞阳。考李杲足
迹未至江南,与寿时代亦不相及。翥所云云,殆因许近东垣,附会其说欤?《难
经》八十一篇,《汉·艺文志》不载。隋、唐志始载《难经》二卷,秦越人著,
吴太医令吕广尝注之。则其文当出三国前。《广书》今不传,未审即此本否?然
唐张守节注《史记·扁鹊列传》所引《难经》,悉与今合,则今书犹古本矣。其
曰《难经》者,谓经文有疑,各设问难以明之。其中有此称经云而《素问》、
《灵枢》无之者,则今本《内经》传写脱简也。其文辨析精微,词致简远,读者
不能遽晓,故历代医家多有注释。寿所采摭凡十一家,今惟寿书传於世。其书首
列汇考一篇,论书之名义源流。次列阙误总类一篇,记脱文误字。又次图说一篇,
皆不入卷数。其注则融会诸家之说而以己意折衷之,辨论精核,考证亦极详审。
《扌婴宁生传》称《难经》本《灵枢》、《素问》之旨,设难释义,其间荣卫部
位,脏府脉法,与夫经络腧穴,辨之博矣,而阙误或多。愚将本其旨义,注而读
之。即此本也。寿本儒者,能通解古书文义,故其所注视他家所得为多云。
△《甲乙经》·八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晋皇甫谧撰。谧有《高士传》,已著录。是编皆论针灸之道。《隋书·经籍
志》称黄帝甲乙经十卷,注曰音一卷,梁十二卷,不著撰人姓名。考此书首有谧
自序,称《七略》、《艺文志》、《黄帝内经》十八卷,今有《针经》九卷,
《素问》九卷,二九十八卷,即《内经》也。又有《明堂孔穴针灸治要》,皆黄
帝、岐伯选事也。三部同归,文多重复,错互非一,甘露中,吾病风,加苦聋,
百日方治,(案:此四字,文义未明,疑有脱误,今仍旧本录之,谨附识於此。)
要皆浅近,乃撰集三部,使事类相从,删其浮词,除其重复,至为十二卷(案:
至字文义未明,亦疑有误。)云云。是此书乃裒合旧文而成,故《隋志》冠以黄
帝。然删除谧名,似乎黄帝所自作,则於文为谬。《旧唐书·经籍志》称《黄帝
三部针经》十三卷,始著谧名,然较梁本多一卷,其并音一卷计之欤。《新唐书
·艺文志》既有《黄帝甲乙经》十二卷,又有皇甫谧《黄帝三部针经》十三卷,
兼袭二志之文,则更舛误矣。书凡一百一十八篇,内十二经脉络脉支别篇、疾形
脉诊篇、针灸禁忌篇、五脏传病发寒热篇、阴受病发痺篇、阳受病发风篇各分上、
下,经脉篇、六经受病发伤寒热病篇各分上、中、下,实一百二十八篇。句中夹
注,多引杨上达《太素经》、孙思邈《千金方》、王冰《素问注》、王惟德《铜
人图》,参考异同。其书皆在谧后,盖宋高保衡、孙奇、林亿等校正所加,非谧
之旧也。考《隋志》有《明堂孔穴》五卷,《明堂孔穴图》三卷,《又明堂孔穴
图》三卷。《唐志》有《黄帝内经明堂》十三卷,《黄帝十二经脉明堂五脏图》
一卷,《黄帝十二经明堂偃侧人图》十二卷,《黄帝明堂》三卷,又杨上善《黄
帝内经明堂类成》十三卷,杨玄孙《黄帝明堂》三卷。今并亡佚,惟赖是书存其
精要,且节解章分,具有条理,亦寻省较易。至今与《内经》并行,不可偏废,
盖有由矣。
△《金匮要略论注》·二十四卷(通行本)
汉张机撰,国朝徐彬注。机字仲景,南阳人。尝举孝廉,建安中官至长沙太
守。是书亦名《金匮玉函经》,乃晋高平王叔和所编次。陈振孙《书录解题》曰:
此书乃王洙於馆阁蠹简中得之,曰《金匮玉函要略》。上卷论伤寒,中论杂病,
下载其方,并疗妇人。乃录而传之,今书以逐方次於证候之下,以便检用。其所
论伤寒,文多简略,故但取杂病以下止服食禁忌二十五篇二百六十二方,而仍其
旧名云云。则此书叔和所编,本为三卷,洙抄存其后二卷,后又以方一卷散附於
二十五篇内,盖已非叔和之旧。然自宋以来,医家奉为典型,与《素问》、《难
经》并重,得其一知半解,皆可以起死回生,则亦岐、黄之正传,和、扁之嫡嗣
矣。机所作《伤寒卒病论》,自金成无己之后,注家各自争名,互相窜改。如宋
儒之谈错简,原书端绪,久已瞀乱难寻,独此编仅仅散附诸方,尚未失其初旨,
尤可宝也。汉代遗书,文句简奥,而古来无注,医家猝不易读,彬注成於康熙辛
亥,注释尚为显明,今录存之,以便讲肄。彬字忠可,嘉兴人。江西喻昌之弟子,
故所学颇有师承云。
△《伤寒论注》·十卷、附《伤寒明理论》·三卷、《论方》一卷(内府藏
本)
《伤寒论》十卷,汉张机撰,晋王叔和编,金成无己注。《明理论》三卷,
论方一卷,则无己所自撰,以发明机说者也。叔和,高平人,官太医令。无己,
聊摄人,生於宋嘉祐、治平间。后聊摄地入於金,遂为金人。至海陵王正隆丙子,
年九十馀尚存。见开禧元年历阳张孝忠跋中。明吴勉学刻此书,题曰宋人,误也。
《伤寒论》前有宋高保衡、孙奇、林亿等校上序,称开宝中节度使高继冲曾编录
进上,其文理舛错,未能考正。国家诏儒臣校正医书,今先校定仲景《伤寒论》
十卷,总二十二篇,合三百九十七法,除重复,定有一百一十三方(案:一十三
原本误作一十二,今改正),今请颁行。又称自仲景於今八百馀年,惟王叔和能
学之云云。而明方有执作《伤寒论条辨》,则诋叔和所编与无己所注多所改易窜
乱,并以序例一篇为叔和伪托而删之。国朝喻昌作《尚论篇》,於叔和编次之舛,
序例之谬,及无己所注,林亿等所校之失,攻击尤详。皆重为考定,自谓复长沙
之旧本。其书盛行於世,而王氏、成氏之书遂微。然叔和为一代名医,又去古未
远,其学当有所受。无己於斯一帙,研究终身,亦必深有所得,似未可概从屏斥,
尽以为非。夫朱子改《大学》为一经十传,分《中庸》为三十三章,於学者不为
无裨。必以谓孔门之旧本如是,则终无确证可凭也。今《大学》、《中庸》列朱
子之本於学官,亦列郑玄之本於学官,原不偏废,又乌可以后人重定此书,遂废
王氏、成氏之本乎?无己所作《明理论》凡五十篇,又论方二十篇,於君臣佐使
之义,阐发尤明。严器之序,称无己撰述《伤寒》义,皆前人未经道者。指在定
体分形析证,若同而异者明之,似是而非者辨之,释战栗有内外之诊,论烦燥有
阴阳之别。讝语郑声,令虚实之灼知,四逆与厥,使浅深之类明云云。其推挹
甚至。张孝忠跋亦称无己此二集自北而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