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九十三 子部三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 纪昀
来自:中华古籍全录 [http://guji.artx.cn/]
字体:
  ○儒家类三
△《读书分年日程》·三卷(编修励守谦家藏本)
元程端礼撰。端礼字敬叔,号畏斋,鄞县人。以荐为建平教谕,迁台州路教
授。事迹具《元史·儒学传》。是书有延祐二年自序,谓一本辅汉卿所萃《朱子
读书法》修之。考《朱子读书法》六条:一曰居敬持志,二曰循序渐进,三曰熟
读精思,四曰虚心涵泳,五曰切己体察,六曰著紧用力。端礼本其法而推广之。
虽每年月日读书程限不同,而一以六条为纲领。史称所著有《读书工程》,国子
监以颁示郡县,即此书也。然书末又有端礼自跋,历叙崇德吴氏、平江陆氏、池
州冯氏及江、浙诸处钞刊各本,而不及国子监颁示事。则本传所云,或端礼身后
之事欤?跋作於元统三年十一月朔。考顺帝以元统三年十一月辛丑改元至元,此
标十一月朔,则尚在辛丑之前。故仍称元统云。
△《辨惑编》·四卷、附录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元谢应芳撰。应芳有《思贤录》,已著录。是编作於至正中。因吴俗信鬼神,
多拘忌,乃引古人事迹及先儒议论一一条析而辨之。其目凡十五,一曰死生,二
曰疫疠,三曰鬼神,四曰祭祀,五曰淫祀,六曰妖怪,七曰巫觋,八曰卜筮,九
曰治丧,十曰择葬,十一曰相法,十二曰禄命,十三曰方位,十四曰时日,十五
曰异端。末一卷附录书及杂著八篇,皆力辟俗见,龂龂然据理以争,与是编相发
明者也。昔宋储泳作《祛疑说》,原本久佚,惟左圭《百川学海》中载其节本。
应芳此书,持论虽似乎浅近,而能因风俗而药之,用以开导愚迷,其有益於劝戒,
与泳书相等,而持论较泳尤正大,正不得以平易忽之。曹安《谰言长语》曰:毗
陵谢子兰,取圣贤问答之词,辟异端者为书,名曰《辨惑编》。经书子史,先儒
扶正抑邪之言备载,真可以正人心。盖深取之也。惟叶盛《水东日记》曰:毗陵
谢子兰氏《辨惑编》一书,诚亦辟邪植正,有益於世。其中援经据法,深怪世人
惑於淫祀,当矣。乃云自其先人亡后,即以所事神影火之,以其非义之故,此独
惜其过当。春秋书毁泉台,君子以为台之存毁,非安危治乱所系,虽勿居可也。
何必暴扬其失,非之毁之至是耶?子兰之辟淫祀,先儒成说甚多,正不必此,虽
不言可也。爱子兰者须削而去之云云。其言切中应芳之失。盖讲学之家往往矫枉
过直,此亦其一。读者取其大旨之正可矣。
△《治世龟鉴》·一卷(浙江郑大节家藏本)
元苏天爵撰。天爵有《名臣事略》,已著录。此书为成化丙午吴江知县太和
陈尧弼所刊。篇首天爵结衔,题中奉大夫,浙江等处行中书省参知政事。考《元
史》天爵本传,凡两拜是官,一在至正七年,一在至正十二年。此书前有林兴祖、
赵汸二序,皆标至正十二年壬辰正月,则作於再任之日。是时妖寇自淮右延及
江东,诏天爵总兵饶信,克复一路六县。正干戈俶扰之际,乃能留心於治理,所
采皆宋以前善政嘉言,而大旨归於培养元气。其目凡六:曰治体,曰用人,曰守
令,曰爱民,曰为政,而终之以止盗,殆有深意也。天爵著述载於本传者,《名
臣事略》十五卷,《文类》七十卷,《松厅章疏》五卷,《春风亭笔记》二卷,
诗七卷,文三十卷。又载有《辽金纪元》、《黄河源委》二书,未及脱稿,而不
载此书。然赵汸序今载《东山存稿》第二卷中,与此本一一相合,知非伪托。
本传盖偶遗之,亦足证《元史》之多疏矣。
△《管窥外篇》·二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元史伯璿撰。伯璿有《四书管窥》,已著录。是书成於至元丁未,盖继《管
窥》而作。皆条记友人问答以阐发其馀义,大抵皆辨证之文,不主於诠释文句,
故曰外篇。实即伯璿之语录。《经义考》四书类中惟列《管窥》而不载此书,盖
由於此,非彝尊疏漏也。然《管窥》所论,犹仅於胡炳文、陈栎之流参稽同异。
此书於天文、历算、地理、田制言之颇详,多有所援据考证,则较炳文及栎见闻
稍博,尚非暖暖姝姝守一家之语录者。惟论天象疑月星本自有光,不待日以受光
之类,未免仍涉臆断。是则宋、元间儒者之积习,消除未尽耳。自明以来,未有
刊本。康熙乙亥,其邑人吕宏诰始以付梓。雍正壬子,王灵露等复续补成之,乃
得行於世云。
△《内训》·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仁孝文皇后撰。案成祖以篡逆取国,淫刑肆暴,无善可称,后乃特以贤著。
是书凡二十篇,曰《德性》,曰《修身》,曰《慎言》,曰《谨行》,曰《勤励》,
曰《警戒》,曰《节俭》,曰《积善》,曰《迁善》,曰《崇圣训》,曰《景贤
范》,曰《事父母》,曰《事君》,曰《事舅姑》,曰《奉祭祀》,曰《母仪》,
曰《睦亲》,曰《慈幼》,曰《逮下》,曰《待外戚》。前有永乐三年正月望日
自序,内有肃事今皇上三十馀年之语。考《明史·后妃传》,后以洪武九年册为
燕王妃,至永乐三年正月,甫及三十年。云三十馀年,盖约略大数耳。又考本传,
载后撰此书,颁行天下,在永乐三年。而明朝《典汇》载,五年十一月,以仁孝
皇后内训颁群臣,俾教於家。若五年以前已颁行天下,不应至五年之末始赐群臣。
又考《名山藏坤》则记,载后初为此书,不过示皇太子诸王而已。至永乐五年七
月以后,成祖乃出后《内训》、《劝善》二书,颁赐臣民,与《典汇》相合。此
本为明初刊本,首标大明仁孝皇后。考后於永乐五年七月乙卯崩,甲午谥曰仁孝,
则此本刊於五年七月以后无疑。至十一月,特赐臣民,正属刊行之始,《明史》
本传偶未及检耳。各章之下系以小注,多涉颂扬,当为儒臣所加。《明史·艺文
志》不著其名。又《艺文志》载《内训》一卷,高皇后撰;《劝善书》一卷,文
皇后撰。与本传所载不同,亦偶未检点耳。
△《理学类编》·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张九韶撰。九韶字美和,后以字行。故《明史》附见宋讷传作张美和。清
江人。元末累举不仕。洪武三年,以荐为县学教谕,迁国子助教。改翰林编修,
致仕归。后复徵入校书,书成遣还。兹编成於至正丙午,乃未入明时所作。其初
本名《格物编》,临川吴当见之,以为所辑天地、鬼神、人物、性命之说乃格物
之一端,不足以尽格物之义,因为易今名。凡天地一卷,天文二卷,地理一卷,
鬼神一卷,人物一卷,性命一卷,异端一卷,以周、程、张、邵、朱六子之言为
主,而以荀子以下五十三家之说辅之,复於每篇之末绎以己见。其所采撷,大都
摘取精要,不事博引繁称,故条理次序,颇为精密。前代如扬雄、谷永、《淮南
子》之说,近世如洪迈《容斋五笔》、罗大经《鹤林玉露》之说,并加摭集,以
参观互证,亦不蹈讲学家门户之见。其异端一门,於阴阳、相术、谶纬诸家斥驳
明切,尤足以破世俗之惑。史载明初司国子监者有宋讷、王嘉会、龚斅,而九韶
与聂铉、贝琼亦皆名儒,当洪武时,先后为博士、助教、学录,以故诸生多所成
就。知其躬行导率,无忝师范,与徒为高论者异矣。
△《性理大全书》·七十卷(兵部侍郎纪昀家藏本)
明胡广等奉敕撰。是书与《五经四书大全》同以永乐十三年九月告成奏进,
故成祖御制序文称二百二十九卷,统七部而计之也。考自汉以来,弟子录其师说
者,始於《郑记》、《郑志》,是即后世之语录。其裒诸儒之言以成一书者,则
古无是例,《近思录》其权舆矣。宋景定、端平间,周、程、张、朱诸儒皆蒙褒
赠,真德秀亦以讲学有名,得参大政。天下趋朝廷风尚,纂述日多。王孝友作
《性理彝训》三卷,熊节作《性理群书句解》二十三卷,於是性理之名大著於世。
广等所采宋儒之说凡一百二十家,其中自为卷帙者,为周子《太极图说》一卷,
《通书》二卷;张子《西铭》一卷,《正蒙》二卷;邵子《皇极经世书》七卷;
朱子《易学启蒙》四卷,《家礼》四卷;蔡元定《律吕新书》二卷;蔡沈《洪范
皇极内篇》二卷;共二十六卷。自二十七卷以下,捃拾群言,分为十三目,曰理
气,曰鬼神,曰性理,曰道统,曰圣贤,曰诸儒,曰学,曰诸子,曰历代,曰君
道,曰治道,曰诗,曰文。大抵庞杂冗蔓,皆割裂襞积以成文,非能於道学渊源
真有鉴别。圣祖仁皇帝特命儒臣,删其支离,存其纲要,钦定为《性理精义》一
书。菁华既撷,所存者仅其糟粕矣。以后来刻性理者汗牛充栋,其源皆出於是书。
将举其末,必有其本。姑录存之,著所自起云尔。
△《读书录》·十一卷、《续录》·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薛瑄撰。瑄字德温,河津人。永乐辛丑进士。官至礼部右侍郎,入阁预机
务。赠礼部尚书,谥文清。事迹具《明史·儒林传》。其书皆躬行心得之言。两
录之首皆有自记,言其因程子心有所开、不思则塞之语,是以自录随时所得,以
备屡省。其后万历中有侯鹤龄者,因所记错杂,更为编次,删去重复,名《读书
全录》。然去取之间,颇失瑄本意。今仍录原书以存其旧。瑄尝言《乐》有雅、
郑,《书》亦有之。《小学》,《四书》,六经、濂、洛、关、闽诸圣贤之书,
雅也,嗜者常少,以其味之淡也。百家小说,淫词绮语,怪诞不经之书,郑也,
莫不喜谈而乐道之,盖不待教督而好之矣,以其味之甘也。淡则人心平而天理存,
甘则人心迷而人欲肆。观瑄是录,可谓不愧斯言矣。
△《大学衍义补》·一百六十卷(兵部侍郎纪昀家藏本)
明邱濬撰。濬有《家礼仪节》,已著录。濬以宋真德秀《大学衍义》止於格
致诚正修齐,而阙治国平天下之事。虽所著《读书乙记》,采录史事,称为是书
之下编,然多录名臣事迹,无与政典,又草创未完。乃采经传子史,辑成是书,
附以己见,分为十有二目,於孝宗初奏上之。有诏嘉奖,命录副本付书坊刊行。
濬又自言:《衍义补》所载,皆可见之行事,请摘其要者下内阁议行。帝亦报可。
至神宗复命梓行,亲为制序。盖皆甚重其书也。特濬闻见甚富,议论不能甚醇。
故王鏊《震泽纪闻》称其学问该洽,尤熟於国家掌故,议论高奇,务於矫俗,能
以辨博济其说。如讥范仲淹多事,秦桧有再造功,评骘皆乖正理。又力主举行海
运,平时屡以为言,此书更力申其说。所列从前海运抵京之数,谓省内河挽运之
资,即可抵洋面漂亡之粟,似乎言之成理。然一舟覆没,舟人不下百馀。粮可抵
以转输之费,人命以何为抵乎?其后万恭著议,谓为有大害而无微利,至以好事
斥之,非苛论也。又明之中叶,正阉竖恣肆之时,濬既欲陈诲纳忠,则此条尤属
书中要旨,乃独无一语及宦寺。张志淳《南园漫录》诋其有所避而不书,殆亦深
窥其隐。以视真氏原书,殊未免瑕瑜互见。然治平之道,其理虽具於修齐,其事
则各有制置。此犹土可生禾,禾可生穀,谷可为米,米可为饭,本属相因。然土
不耕则禾不长,禾不获则穀不登,穀不舂则米不成,米不炊则饭不熟,不能递溯
其本,谓土可为饭也。真氏原本实属阙遗,濬博综旁搜,以补所未备,兼资体用,
实足以羽翼而行。且濬学本淹通,又习知旧典,故所条列,元元本本,贯串古今,
亦复具有根柢。其人虽不足重,其书要不为无用也。
△《居业录》·八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胡居仁撰。居仁有《易象钞》,已著录。是书皆其讲学语录,分十二类,
曰道体,曰为学,曰主敬,曰致知,曰力行,曰出处,曰治体,曰治法,曰教人,
曰警戒,曰辨异端,曰劝圣贤,共一千一百九十九条。居仁与陈献章皆出吴与弼
之门,与弼之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