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八十九 史部四十五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 纪昀
来自:中华古籍全录 [http://guji.artx.cn/]
字体:
  ○史评类存目一
△《史通会要》·三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陆深撰。深有《南巡日录》,已著录。深尝以唐刘知几《史通》刊本多误,
为校定之,凡补残刓谬若干言。又以其《因习》上篇阙佚,乃订正《曲笔》、
《鉴识》二篇错简,类为一篇以还之。复采其中精粹者,别纂为《会要》三卷。
而附以后人论史之语,时亦以己见参之。深集中别载《史通》二跋,大略言,知
几是非任情,往往捃摭贤圣,是其所短。至於评骘文体,亦可谓当。又言,知几
尝谓国史叙事,以简为主,而其书之冗长乃不少。观其议论,可以见其去取之旨
矣。
△《史通评释》·二十卷(编修励守谦家藏本)
明李维桢评,郭孔延附评并释。维桢字本宁,京山人。隆庆戊辰进士,官至
南京礼部尚书。事迹具《明史·文苑传》。孔延始末未详。《史通》旧刻,传世
者稀。故《永乐大典》网罗繁富,而独遗是书。其后有蜀本、吴本,文句脱略,
互有异同。万历中复有张氏刻本,增七百三十馀字,删六十馀字。复於《曲笔》、
《因习》二篇补其残阙,遂为完书。不知其所增益果据何本。然自是以后,皆以
张本为祖矣。维桢因张氏之本,略为评论。孔延因续为评释,杂引诸书以证之。
凡每篇之末标“评曰”字者,皆维桢语;标“附评”字者,则孔延所补也。维桢
所评,不出明人游谈之习,无足置论。孔延所释,较有引据,而所徵故事,率不
著其出典,亦颇有舛漏。故王维俭以下注《史通》者数家,皆嫌其未惬,多所纠
正焉。
△《史通训故》·二十卷(编修励守谦家藏本)
明王维俭撰。维俭字损仲,祥符人。万历乙未进士,官至山东巡抚。事迹具
《明史·文苑传》。是编因郭孔延所释重为厘正,又以华亭张之象藏本参校刊定。
卷端有维俭题识,称“除增《因习》一篇,及更定《直书》、《曲笔》二篇外,
共校正一千一百四十二字”。然以二本相校,惟《曲笔篇》增入一百一十九字。
其《因习》、《直书》二篇并与郭本相同,无增入之语,不知何以云然也。孔延
注本,漏略实甚。维俭所补,引证较详。然黄叔琳、浦起龙续注是书,尚多所驳
正。盖刘知几博极史籍,於斯事为专门。又唐以前书今不尽见,后人捃摭残賸,
比附推求,实非一二人之耳目所能遍考。辗转相承,乃能赅备,固亦势所必然耳。
△《史通训故补》·二十卷(编修励守谦家藏本)
国朝黄叔琳撰。叔琳有《研北易抄》,已著录。是书补王维俭注所未及,与
浦起龙《史通通释》同时而成。而此本之出略前,故起龙亦间摭用。所称北平本
者,即此书也。浦本注释较精核,而失之於好改原文,又评注夹杂,俨如坊刻古
文之例,是其所短。此本注释不及起龙,而不甚改窜,犹属谨严。其圈点批语,
不出时文之式,则与起龙略同。惟起龙於知几原书多所回护,即疑古惑经之类亦
不以为非。此书颇有纠正,差为胜之耳。
△《四明尊尧集》·十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宋陈瓘撰。瓘有《了翁易说》,已著录。是书《书录解题》著录止一卷,此
本十一卷,乃后人并其原表序跋合而编之者也。瓘以绍圣史官专据王安石《日录》
改修《神宗实录》,变乱是非,不可传信,因作是书以辨其妄。其初窜廉州时所
著,名《合浦尊尧集》。但著十论,犹未直攻安石。及北归后,乃改作此书,分
为八门,曰《圣训》、《论道》、《献替》、《理财》、《边机》、《论兵》、
《处己》、《寓言》,始力斥王安石之诬。皆摘《实录》原文,而各著驳论其下,
共六十五条。坐此羁管台州。其总论中所云安石退居锺山,著此讪书以授蔡卞。
卞当元祐之时,增损润色,九年笔削云云。大抵主於掊击卞,故史称京、卞兄弟,
最所忌恨,得祸最酷。然朱子尚病其有所避就,未能直中安石隐微云。
△《读史管见》·三十卷(内府藏本)
宋胡寅撰。寅字明仲,号致堂,崇安人。官至礼部侍郎,谥文忠。事迹具
《宋史》本传。是编乃其谪居之时读司马光《资治通鉴》而作。前有嘉定丙寅其
犹子大壮序,称“书成於绍兴乙亥”,又称其父安国受知高宗,奉诏修《春秋传》。
宏纲大义,日月著明,二百四十二年之后,至於五代。司马光所述《资治通鉴》,
事虽备而立议少,实因用《春秋》经旨,尚论详评云云。案,胡安国之传《春秋》,
於笔削大旨虽有发明,而亦颇伤於深刻。是以《钦定春秋传说汇纂》於其已甚之
词,多加驳正,以持褒贬之平。寅作是书,因其父说,弥用严苛。大抵其论人也,
人人责以孔、颜、思、孟;其论事也,事事绳以虞、夏、商、周。名为存天理,
遏人欲,崇王道,贱霸功,而不近人情,不揆事势,卒至於窒碍而难行。王应麟
《通鉴答问》谓,但就一事诋斥,不究其事之始终。诚笃论也。又多假借论端,
自申己说,凡所论是非,往往枝蔓於本事之外。赵与旹《宾退录》曰:“胡
致堂著《读史管见》,主於讥议秦会之,开卷可见也。如桑维翰虽因契丹而相,
其意特欲兴晋而已,固无挟敌以自重,劫国以盗权之意,犹足为贤。尤为深切。
致堂本文定从子,其生也,父母欲不举,文定夫人举而子之。及贵,遭本生之丧。
士论有非之者(案,寅以不持本生之服遭劾,见《宋史》本传,其自辨之书则见
所撰《斐然集》中),考汉宣帝立皇考庙,晋出帝封宋王敬儒两章,专以自解。
而於汉哀帝立定陶后一节,直谓为人后者不顾私亲,安而行之,犹天性也。吁,
甚矣!首卷论豫让报仇,曰无所为而为善,虽《大学》之道不是过。若致堂者,
其亦有所为而著书者欤?”则在当时论者,亦有异同者矣。至国朝朱直作《史论
初集》,专驳是书。其间诋诃之词,虽不免於过当,然亦寅之好为高论有以激之,
至於出尔反尔也。
△《三国纪年》·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宋陈亮撰。亮字同甫,婺州永康人。绍熙四年进士第一,官至建康军节度判
官,事迹具《宋史》本传。是书大旨主於右蜀而贬魏、吴,名为《纪年》,实史
家论断之体。已载亮所著《龙川集》中,此其别行之本也。
△《议史摘要》·四卷(浙江吴玉墀家藏本)
旧本题曰《新刊祖谦吕先生议史摘要》,又题曰《议史摘粹》。一书之中,
其名已自相矛盾。今检其文,即吕祖谦《左氏博议》,但增以注释耳。然注释亦
极浅陋,惟版式颇旧,盖元、明间麻沙书坊所伪刻也。
△《三国六朝五代纪年总辨》·二十八卷(江苏蒋曾莹家藏本)
不著撰人名氏。惟前有开禧丁卯吴焕然序,称魏君仲举比求到永嘉朱先生
《三国六朝五代纪年总辨》。循《通鉴》,案前史,而为之辨论,词语警拔。侍
郎叶公正则亦称此书事理融会,今昔贯通云云。案《文献通考》载《纪年统论》
一卷,《纪年备遗》一百卷,永嘉朱黼撰。引陈振孙《书录解题》,谓其起陶唐,
终显德,与此本不符。又载叶适序,称其书三千馀篇,述吕武、王莽、曹丕、朱
温皆削其纪年。今此本三国始於汉昭烈帝章武元年,不列曹丕。五代始於唐天祐
四年迄十九年,下接后唐同光元年,不列朱温。其例又复相合。考魏仲举乃建阳
书贾,今所传《五百家注韩柳文集》即出其家,盖以刊书射利者。又吴焕然序,
首以用兵立言,中复有“灵旗北指,诸君封侯之秋”语。盖开禧丁卯,正韩侂胄
肇衅败盟之时。时方竞讲北征,故仲举於《纪年备遗》之中摘刊割据战伐之二十
八卷,以备程试答策之用。观序末有“上可发前人未尽之蕴,下可以为学者进取
之阶”语。则书肆之曲投时局以求速售,其大旨了然著矣。卷端冠以三国、两晋、
南北朝、五代世系与地理攻守之图。又《甲子纪元总要》一卷,於曹丕、朱温皆
纪其年号,与本书乖剌。知亦仲举所加,非黼之旧也。案《平阳县志》,黼字文
昭,隐居南荡山,终於布衣,尝受业陈傅良之门。傅良喜议论,有《止斋论祖》
一书,为当时举子所重。故黼亦研心史事,以作是编。其原书虽不可尽睹,然二
十八卷之中,大抵愤南渡之积弱,违心立论,强作大言。谓南可并北,北不可以
并南。侂胄轻举攻金,浮动者哗然和之,卒召败衄,未必非黼等偏僻之说有以荧
惑众听矣。
△《小学史断》·二卷、《续集》·一卷、附《通鉴总论》·一卷(浙江巡
抚采进本)
宋南宫靖一撰。靖一字仲靖,自号坡山主人,南昌人。是书上起周平王,下
迄五代,叙述史事而裒集宋儒论断,联络成文。所采《读史管见》、《说斋讲义》
为多,《通鉴》及《程朱语录》、《吕祖谦集》次之。至邵子之诗,亦摘句缀入。
其他苏洵父子之属,则寥寥数则而已。知为讲学家也。前有端平丙申自序。其中
持论最悖者,如谓始皇当别为后秦,晋元帝当复姓牛氏,皆祖胡寅之说,不能纠
正。盖其书全取旧文,有如集句。遇先儒之论则收之,不敢有所异同故也。《续
集》一卷,明庐陵晏彦文所编宋、元二代之事,附以辽、金,又附以西夏、安南,
殊无义例。其以宋之南渡为道学之功,宋之不能恢复由伪学之禁。又以理宗能尊
周、程,为知复古帝王之治。其大旨以道学之盛衰,定帝王之优劣。而一切国计
民生,皆视为末务。视靖一原书,尤迂而寡当矣。是书旧无刊本。明嘉靖中,嘉
兴府知府赵瀛文始为授梓,而以阳节潘荣《通鉴总论》附焉,盖乡塾课蒙之本也。
△《史学提要》·一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宋黄继善撰。继善字成性,盱江人。其书以四言韵语编贯诸史,始自上古,
迄於宋末,以便初学记诵。然旧本题继善宋人,而述宋亡且称德祐幼主降於大元,
何耶?宁都魏禧集有是书序,并云重订其讹阙,又属盱江涂大讠乃允恒补撰二篇,
复为之注。考宋人所述,宜止於五代。此本既止於宋,则仅补一篇,且又无注,
未必即禧之所序。观大元之称,当为元人所增也。
△《承华事略》·一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元王惲撰。惲字仲谋,东平人。世祖时官至翰林学士,事迹具《元史》本传。
此书成於至元十八年,时裕宗为太子,惲官燕南河北道副使,因作此进於东宫,
载前代为太子者之事,加以论断。裕宗甚喜是书,令诸皇孙共传观焉。已载所著
《秋涧集》中,此后人抄出别行之本。进书启称二十篇,厘为六卷。今止一卷,
亦后人所合并也。
△《叙古颂》·二卷(永乐大典本)
元钱天祐撰。天祐履籍未详。是书前有延祐五年三月进表,称臣於延祐元年
作《大学经传直解》,进献皇太子。明年复作《孝经直解》进献,承令命翰林官
以威乌尔字语译讫。奏上皇帝陛下、太后殿下,奉旨将《孝经》镂版,命臣陪侍
皇太子备员说书,给赐廪饩。敢献盲歌瞽颂,采摭经史成言,效荀卿成相之体,
叶以声韵,著为一编。凡帝王之道,起自唐虞,讫於有宋。总八十六章,章二十
四字。仍随文引事实注於其下,目曰《叙古颂》。可以讴吟歌咏,掇前史於片纸
之间云云。又有礼部牒,称说书臣范可仁衍以增义,萧贞疏以音释,盖三人共成
此书也,然词意鄙俚,殊不足采。
△《史义拾遗》·二卷(内府藏本)
元杨维桢撰。维桢有《春秋合题著说》,已著录。据孙作所作《维桢传》,
称其生平论史之书,有《太平纲目》四十册,《历史钺》二百卷,今俱亡佚。此
书传中不载,明皇甫汸始为刊行。大抵杂举史事,自为论断。上自夏商,下迄
宋代。中有作补辞者,如子思《荐苟变书》,齐威王《宝言》是也。有作拟辞者,
如孙膑《祭庞涓文》,梁惠王《送卫鞅还秦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