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八十一 史部三十七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 纪昀
来自:中华古籍全录 [http://guji.artx.cn/]
字体:
  ○政书类一
志艺文者有故事一类。其间祖宗创法,奕叶慎守,是为一朝之故事;后鉴前
师,与时损益者,是为前代之故事。史家著录,大抵前代事也。《隋志》载《汉
武故事》,滥及稗官。《唐志》载《魏文贞故事》,横牵家传。循名误列,义例
殊乖。今总核遗文,惟以国政朝章六官所职者,入於斯类,以符周官故府之遗。
至仪注条格,旧皆别出;然均为成宪,义可同归。惟我皇上制作日新,垂谟册府,
业已恭登新笈,未可仍袭旧名。考钱溥《秘阁书目》有《政书》一类,谨据以标
目,见综括古今之意焉。
△《通典》·二百卷(内府藏本)
唐杜佑撰。佑字君卿,京兆万年人。以荫补济南参军事,历官至检校司徒、
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加太保,致仕,谥安简。事迹具《唐书》本传。先是,刘秩
仿《周官》之法,摭拾百家,分门诠次,作《政典》三十五卷。佑以为未备,因
广其所阙,参益新礼,勒为此书。凡分八门:曰《食货》,曰《选举》,曰《职
官》,曰《礼》,曰《乐》,曰《兵刑》,曰《州郡》,曰《边防》。每门又各
分子目。序谓既富而教,故先《食货》。行教化在设官,任官在审才,审才在精
选举,故《选举》、《职官》次焉。人才得而治以理,乃兴礼乐,故次《礼》、
次《乐》。教化隳则用刑罚,故次《兵》、次《刑》。设《州郡》分领,故次
《州郡》,而终之以《边防》。所载上溯黄、虞,讫於唐之天宝。肃、代以后,
间有沿革,亦附载注中。其中如《食货门》之《赋税》,载《周官》贡赋,而太
宰所掌九贡之法失载。载北齐租调之法,河清三年令民十八受田输租调,而露田
之数失载。钱币不载陈永定元年制四柱钱法,榷酤不载后周榷酒坊法。《选举门》
不载齐明帝时制士人品第有九品之科,小人之官复有五等法。《考绩》不载宋、
齐间治民之官以三年、六年为小满迁换法。《职官门》如《周礼·地官》有舍人
上士二人掌平宫中之政,乃云中书舍人魏置。又《隋书》大业时改内史监为内书
监,乃仅云改“内史侍郎”为内书侍郎。又集贤殿书院载梁有文德殿藏书,不知
宋已有总明观藏书之所。似此之类,未免间有挂漏。《兵门》所列诸子目,如分
《引退取之》、《引退佯败取之》为二门,分《出其不意》、《击其不备》、
《攻其不整》为三门,未免稍涉繁冗。而火兽、火鸟之类,尤近於戏剧。《州郡
门》分九州以叙沿革,而信都郡冀州当属兖,而误属冀。又极诋《水经》及郦道
元《水经注》为僻书,诡诞不经,未免过当。《边防门》所载多数万里外重译乃
通之国,亦有仅传其名不通朝贡者。既不临边,亦无事於防,题曰《边防》,名
实亦舛。然其博取五经群史,及汉魏六朝人文集、奏疏之有裨得失者,每事以类
相从。凡历代沿革,悉为记载,详而不烦,简而有要。元元本本,皆为有用之实
学,非徒资记问者可比。考唐以前之掌故者,兹编其渊海矣。至其各门徵引《尚
书》、《周官》诸条,多存旧诂。如《食货门》引《尚书》“下土坟垆”注,谓
“垆,疏也”。与孔疏所引《说文》“黑刚土也”互异。又“瑶琨筱簜”注,筱,
竹箭;簜、大竹。亦传疏所未备。《职官门》引《周官》太宰之属有司会,逆群
吏之治而听其会计,注云:“逆谓受也,受而钩考之,可知得失多少。”较贾公
彦疏颇为明晰。似此之类,尤颇有补於经训。宋郑樵作《通志》,与马端临作
《文献通考》,悉以是书为蓝本。然郑多泛杂无归,马或详略失当,均不及是书
之精核也。
△《唐会要》·一百卷(浙江江启淑家藏本)
宋王溥撰。溥字齐物,并州祁人。汉乾祐中登进士第一,周广顺初拜端明殿
学士。恭帝嗣位,官右仆射。入宋,仍故官,进司空同平章事,监修国史,加太
子太师,封祁国公。卒谥康定。事迹具《宋史》本传。初,唐苏冕尝次高祖至德
宗九朝之事为《会要》四十卷,宣宗大中七年,又诏杨绍复等次德宗以来事为
《续会要》四十卷,以崔铉监修。段公路《北户录》所称《会要》,即冕等之书
也。惟宣宗以后,记载尚阙,溥因复采宣宗至唐末事续之,为新编《唐会要》一
百卷。建隆二年正月奏御,诏藏史馆。书凡分目五百十有四,於唐代沿革损益之
制,极其详核。官号内有识量、忠谏、举贤、委任、崇奖诸条,亦颇载事迹。其
细琐典故,不能概以定目者,则别为杂录,附於各条之后。又间载苏冕驳议,义
例该备,有裨考证。今仅传抄本,脱误颇多。八卷题曰《郊仪》,而所载乃南唐
事;九卷题曰《杂郊仪》,而所载乃唐初奏疏,皆与目录不相应。七卷、十卷亦
多错入他文。盖原书残阙,而后人妄摭窜入,以盈卷帙。又一别本所阙四卷亦同,
而有补亡四卷。采摭诸书所载唐事,依原目编类,虽未必合溥之旧本,而宏纲细
目,约略粗具,犹可以见其大凡。今据以录入,仍各注补字於标目之下,以示区
别焉。
△《五代会要》·三十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宋王溥撰。五代干戈俶攘,百度凌夷。故府遗规,多未暇修举。然五十年间
法制典章,尚略具於累朝《实录》。溥因检寻旧史,条分件系,类辑成编。於建
隆二年与《唐会要》并进,诏藏史馆。后欧阳修作《五代史》,仅列《司天》、
《职方》二考,其他均未之及。如晋段容、刘昫等之议庙制,周王朴之议乐,
皆事关钜典,亦略而不详。又如经籍镂版,昉自长兴。千古官书,肇端於是,崇
文善政,岂宜削而不书?乃一概刊除,尤为漏略。赖溥是编,得以收放失之旧闻,
厥功甚伟。至於《租税类》中载周世宗读《长庆集》,见元微之所上《均田表》,
因令制素成图,颁赐诸道。而欧史乃云世宗见元微之《均田图》,是直以图为元
微之作,乖舛尤甚。微溥是编,亦无由订欧史之谬也。盖欧史务谈褒贬,为《春
秋》之遗法;是编务核典章,为《周官》之旧例。各明一义,相辅而行,读《五
代史》者又何可无此一书哉?
△《宋朝事实》·二十卷(永乐大典本)
宋李攸撰,《文献通考》作李伋。按:攸字好德,义从《洪范》。若作伋字,
与好德之意不符。《宋史·艺文志》亦作李攸,《通考》盖传写误也。陈振孙
《书录解题》称其官为承议郎,而不详其里贯。《江阳谱》称,政和初编辑《西
山图经》、《九域志》等书,泸帅孙义叟招(原注:“下有阙文。”)书上,转
三官,张浚入朝,约与俱,以家事辞。考西山属成都府,泸州属潼川路,则攸当
为蜀人。其曰张浚入朝,盖绍兴四年浚自川陕宣抚使召还时也。其书据《江阳谱》,
盖上起建隆,下迄宣和,凡六十卷。其三十卷先闻於时,后以馀三十卷上之,因
语触秦桧,寝其书不报。故晁、陈二家书目俱作三十卷,与《谱》相合。而赵希
弁《读书附志》、《宋史·艺文志》乃俱作三十五卷。今书中有高、孝两朝登极
赦诏,及绍兴间南郊赦诏,而纪元亦迄於绍兴。殆又有所附益,兼及南宋之初欤?
攸熟於掌故,经靖康兵燹之后,图籍散佚,独汲汲搜辑旧闻,使一代典章,粲然
具备,其用力颇为勤挚。所载历朝登极、南郊、大赦诏令,太宗亲制《赵普碑铭》,
《西京崇福宫记》,《景灵西宫记》,《大晟乐记》,往往为《宋文鉴》、《名
臣碑传琬炎集》、《播芳大全》诸书所阙漏。他如宗室换官之制,不见於《宋史
·职官志》。郊祀勘箭之仪,不详於《礼志》。太庙、崇宁庙图,紫宸殿、集英
殿上寿,赐宴再坐、立班、起居诸图,宫架鼓吹十二案图,尤为记宋代掌故者所
未备。至其事迹之异同,年月之先后,记载之详略,尤多可与《东都事略》、
《续通鉴长编》及《宋史》互相参订。又如石晋赂契丹十六州,分代北、山前、
山后,足订薛、欧《五代史》称山后十六州之误。周世宗兵下三关,并载淤口关,
亦足补薛、欧二史只载瓦桥、益津二关之阙。当时如江少虞《事实类苑》、《锦
绣万花谷》,多引用之。《宋史》亦多采用其文。第原本久佚,惟散见於《永乐
大典》各韵下者,尚存梗概。而割裂琐碎,莫由考见其体例。惟赵希弁《读书附
志》称:“祖宗世次、登极纪元诏书、圣学、御制、郊庙、道释、玉牒、公主、
官职、爵邑、勋臣配享、宰执拜罢、科目仪注、兵刑律历、籍田财用、削平僣伪、
升降州县、经略幽燕之类,具载本末”云云,盖即当日之门目。今据以分类编次,
厘为二十卷。虽未悉复原书之旧,而纲举目从,咸归条贯,亦得其十之七八矣。
攸别有《通今集》二十卷,《宋史·艺文志》入《故事类》,今佚不传。又尝上
书秦桧,戒以居宠思危,尤为侃侃不阿。则其人亦足重,不独以博洽见长云。
△《建炎以来朝野杂记》·四十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宋李心传撰。心传有《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已著录。心传长於史学,凡朝
章国典,多所谙悉。是书取南渡以后事迹,分门编类。甲集二十卷,分《上德》、
《郊庙》、《典礼》、《制作》、《朝事》、《时事》、《故事》、《杂事》、
《官制》、《取士》、《财赋》、《兵马》、《边防》十三门。乙集二十卷,少
《郊庙》一门,而末卷别出《边事》,亦十三门。每门各分子目。虽以《杂记》
为名,其体例实同《会要》。盖与《建炎以来系年要录》互相经纬者也。甲集成
於嘉泰二年,乙集成於嘉定九年。书前各自有序。周密《齐东野语》尝论所载赵
师睪犬吠,乃郑斗所造,以报挞武学生之愤。许及之屈膝、费士寅狗窦,亦皆不
得志报私雠者撰造丑诋。所谓韩侂胄僣逆之类,悉无其实云云。盖掇拾群言,失
真者固亦不免。然於高、孝、光、宁四朝礼乐刑政之大,以及职官科举、兵农食
货,无不该具。首尾完赡,多有马端临《文献通考》、章俊卿《山堂考索》及
《宋史》诸志所未载。故《通考》称为“南渡以来野史之最详者”。王士祯《居
易录》亦称其“大纲细目,粲然悉备,为史家之巨擘,言宋事者当必於是有徵焉”。
其书在宋有成都辛氏刊本,并冠以国史本传,暨宣取《系年要录》指挥数通。今
惟写本仅存。案张端义《贵耳三集序》,称心传告以《朝野杂记》丁、戊二集将
成,则是书尚不止於甲乙二集,而《书录解题》及《宋史》本传均未之及。殆以
晚年所辑,书虽成而未出,故世不得见欤?
△《西汉会要》·七十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宋徐天麟撰。天麟字仲祥,临江人。开禧元年进士,调抚州教授。历武学博
士,通判惠、潭二州,权知英德府。事迹附见《宋史·徐梦莘传》。传称天麟为
通直郎得之之子,梦莘之从子。晁公武《读书志》则称为梦莘之子。考楼钥《攻
媿集》有《西汉会要序》,曰徐思叔为《左氏国纪》,其兄秘阁商老为《北盟
录》。已而思叔之子孟坚,著《汉官考》;次子仲祥,又作《汉会要》。商老,
梦莘之字。思叔,得之之字也。然则史不误而晁氏误矣。其书仿《唐会要》之体,
取《汉书》所载制度典章见於纪、志、表、传者,以类相从,分门编载。其无可
隶者,亦依苏冕旧例,以《杂录》附之。凡分十有五门,共三百六十七事。嘉定
四年,具表进之於朝,有旨付尚书省,藏之秘阁。班固书最称博赡,於一代礼乐
刑政,悉综括其大端。而理密文繁,骤难得其体要。天麟为之区分别白,经纬本
末,一一犁然,其诠次极为精审。惟所采只据本史,故於汉制之见於他书者,概
不采掇,未免失之於隘。又如《舆服门》中於司马相如、扬雄诸赋,铺张扬厉之
语,一概摘入。殊非事实,亦为有乖义例。然其贯串详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