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十七 史部三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 纪昀
来自:中华古籍全录 [http://guji.artx.cn/]
字体:
  ○编年类
司马迁改编年为纪传。荀悦又改纪传为编年。刘知几深通史法,而《史通》
分叙六家,统归二体,则编年、纪传均正史也。其不列为正史者,以班、马旧裁,
历朝继作,编年一体,则或有或无,不能使时代相续,故姑置焉,无他义也。今
仍蒐罗遗帙,次於正史,俾得相辅而行。《隋志·史部》有《起居注》一门,著
录四十四部。《旧唐书》载二十九部,并《实录》为四十一部。《新唐书》载二
十九部。存於今者,《穆天子传》六卷,温大雅《大唐创业起居注》三卷而已。
《穆天子传》虽编次年月,类小说传记,不可以为信史。实惟存温大雅一书,不
能自为门目。稽其体例,亦属编年。今并合为一,犹《旧唐书》以《实录》附
《起居注》之意也。
△《竹书纪年》·二卷(内府藏本)
案《晋书·束晳传》:晋太康二年,汲县人发魏襄王冢,得古书七十五篇。
中有《竹书纪年》十三篇。今世所行题沈约注,亦与《隋志》相符。顾炎武考证
之学最为精核,所作《日知录》中,往往引以为据。然反覆推勘,似非汲冢原书。
考平王东迁以后,惟载晋事;三家分晋以后,惟载魏事。是魏承晋史之明验。然
晋灵公桃园之事,董狐所书,明见《左传》,孔子称赵盾为法受恶,足知未改史
文。乃今本所载,仍以赵穿蔽狱,则非晋史之旧也。《束晳传》称《竹书》夏年
多殷,益干启位,启杀之。今本皆无此文。又杜预注《左传》携王奸命句,引服
虔说,以为伯服,《疏》并引束晳以为伯盘。今本乃有余臣之说。使《竹书》原
有此文,不应二人皆未睹,则非束晳、杜预所见本也。郭璞注《穆天子传》,引
《纪年》七条。以今本核之,相同者三条。璞称《纪年》而今在注中者三条。璞
时不应先有注。且三条并为一条,文亦不属。其“穆天子见西王母,西王母止之
曰:有乌《谷甹》人”一条,今本无之。则非郭璞所见本也。《隋书·经籍志》曰:
纪年皆用夏正建寅之月为岁首。今本自入春秋以后,时月并与经同,全从周正,
则非隋时所见本也。《水经注》引《竹书》七十六条,皆以晋国纪年,如《春秋》
之为鲁史。而此本晋国之年皆附周下。又所引“出公六年荀瑶成宅阳”,“梁惠
王元年邺师邯郸,师次于平阳”,“魏襄王六年秦取我焦”及“齐师伐赵东鄙围
中牟”诸条,今本皆无。其他年月亦多舛异,则非郦道元所见本也。《史通》引
《竹书》“文王杀季历”,今本作“文丁”。又引《竹书》“郑桓公,厉王之子”,
今本锡王子多父命居洛,在宣王二十二年。王子多父为郑公在幽王二年,皆不云
厉王子,则非刘知几所见本也。《文选注》引《竹书》五条,今惟有“太甲杀伊
尹”一条,则非李善所见本也。《开元占经》引《竹书》四条,今本皆无,则非
瞿昙悉达所见本也。《史记索隐》引《竹书》晋出公二十三年奔楚,乃立昭公之
孙,是为敬公。今本作“出公薨”。又引秦与卫战岸门,惠王后元十一年会齐于
平阿,十三年会齐于甄,齐桓公君母,齐宣王后,宋易成肝废君自立,楮里疾围
蒲七条,今本皆无,则非司马贞所见本也。《穀梁传疏》引《竹书纪年》周昭王
胶舟之事,以驳《吕氏春秋》。今本但曰王陟,无胶舟事,则非杨士勋所见本也。
《元丰九域志》引《竹书》阴司马败燕公子翌于武垣一条,今本亦无,则非王存
所见本也。《路史》引《竹书》周武王年五十四,辨武王非年九十三。今本乃作
九十三。又注引《竹书》夏后不降六十九年,证《世纪》五十九年之异。今本乃
亦作五十九。《路史》又引梁惠成八年雨骨于赤鞞,注又引夏桀末年社坼裂。今
本并无。则非罗泌、罗苹所见本也。《战国策注》引《竹书》魏救中山,塞集胥
口。今本无之。则非鲍彪所见本也。《广川书跋》引《竹书》秦穆公十一年取灵
邱,今本无之,则非董逌所见本也。虽其他证以《竹书》往往相合。然允征称辰
弗集于房,说命称旧学于甘盘,均出梅赜《古文尚书》。在西晋之后,不应先见
《竹书》。岂亦明人钞合诸书以为之,如《十六国春秋》类欤。观其以春秋合夏
正,断断为胡传盛行以后书也。《沈约注》外又有小字夹行之注,不知谁作。中
“殷小庚”一条,称约案《史记》作太庚,则亦当为约说。考《元和郡县志》,
魏武定七年始置海州,隋炀帝时始置卫县。而注舜在鸣条一条,称今海州。夏启
十一年放武观一条,称今顿邱卫县。则非约语矣。又所注惟五帝三王最详,他皆
寥寥。而五帝三王皆全钞《宋书·符瑞志》语。约不应既著於史,又不易一字移
而为此本之注。然则此注亦依托耳。自明以来,流传已久,姑录之以备一说。其
伪则终不可掩也。
△《竹书统笺》·十二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国朝徐文靖撰。文靖有《禹贡会笺》,已著录。是编盖作於孙之騄考定《竹
书》以后,亦因伪《沈约注》为之引证推阐。首仿司马贞补《史记》例,作《伏
羲神农纪年》,题曰《前编》,而自为之注。多据毛渐伪《三坟》,殊失考正。
次为《杂述》,述《竹书》源流,皆不入卷数。其笺则仿诸经注疏之例,发明於
各条之下。盖文靖误以《纪年》为原书,又误以其注真出沈约。故以笺自名,如
郑玄之於毛苌也。然其引证诸书,皆著出典,较孙之騄为切实。而考正地里,订
正世系,亦较之騄为详晰。如坊本误於外丙元年后系以小庚五年、小甲十七年、
雍己十二年、太戊三十五年,乃继以二年陟。盖旧本颠倒一页,重刻者因而仍之。
陈仁锡作《四书考》,遂据以驳难异同。文靖以《殷本纪》排比,知其脱误,亦
较之騄为密也。
△《汉纪》·三十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汉荀悦撰,悦,字仲豫,颍阴人,献帝时官秘书监侍中,《后汉书》附见其
祖《荀淑传》。称献帝好典籍。以班固《汉书》文繁难省,乃令悦依左氏传体为
《汉纪》三十篇。词约事详,论辨多美。张璠《汉记》亦称其因事以明臧否,致
有典要,大行於世。唐刘知几《史通·六家篇》,以悦书为《左传家》之首。其
《二体篇》又称其历代宝之,有逾本传。班、荀二体,角力争先,其推之甚至。
故唐人试士,以悦《纪》与《史》、《汉》为一科。《文献通考》载宋李焘《跋》
曰:悦为此《纪》,固不出班《书》,亦时有所删润,而谏大夫王仁、侍中王闳
《谏疏》,班《书》皆无之。又称司马光编《资治通鉴》,书太上皇事及五凤郊
泰畤之月,要皆舍班而从荀。盖以悦修纪时,固《书》犹未舛讹。又称其“君兰”、
“君简”,“端”、“瑞”,“兴”、“誉”,“宽”、“竟”诸字与《汉书》
互异者,先儒皆两存之。王铚作《两汉纪后序》,亦称荀、袁二《纪》,於朝
廷纪纲、礼乐刑政、治乱成败、忠邪是非之际,指陈论著,每致意焉。反复辨达,
明白条畅,启告当代,而垂训无穷。是宋人亦甚重其书也。其中若壶关三老茂,
《汉书》无姓,悦书云姓令狐。朱云请上方剑,《汉书》作斩马,悦书乃作断马。
证以唐张渭诗“愿得上方断马剑,斩取朱门公子头”句,知《汉书》字误。资考
证者亦不一。近时顾炎武《日知录》乃惟取其宣帝赐陈遂玺书一条,及元康三年
封海昏侯诏一条,能改正《汉书》三四字。其馀则病其叙事索然无意味,间或首
尾不备。其小有不同,皆以班《书》为长,未免抑扬过当。又曰:“纪王莽事自
始建国元年以后,则云其二年、其三年,以至其十五年,以别於正统而尽没其天
凤、地皇之号云云。其语不置可否。然不曰“尽削”而曰“尽没”,似反病其疏
略者。不知班《书》莽自为传,自可载其伪号。荀书以汉系编年,岂可以莽纪元
哉?是亦非确论,不足为悦病也。是书考李焘所《跋》,自天圣中已无善本。明
黄姬水所刊亦间有舛讹。康熙中襄平蒋国祥、蒋国祚与袁宏《后汉纪》合刻,后
附《两汉纪字句异同考》一卷。今用以参校,较旧本稍完善焉。
△《后汉纪》·三十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晋袁宏撰。宏,字彦伯,阳夏人,太元初官至东阳太守,事迹具《晋书·文
苑传》。是书前有宏《自序》,称尝读《后汉书》,烦秽杂乱,聊以暇日,撰集
为《后汉纪》。其所缀会《汉纪》(案:此《汉纪》盖指荀悦之书涉及东汉初事,
非者张璠书也)、谢承书、司马彪书、华峤书、谢沈书、《汉山阳公记》、《汉
灵献起居注》、《汉名臣奏》,旁及诸部《耆旧先贤传》,凡数百卷。前史阙略,
多不次序。错缪同异,谁使正之。经营八年,疲而不能定,颇有传者。始见张璠
所撰书,其言汉末之事差详,故复探而益之云云。盖大致以《汉纪》为准也。案
《隋志》载璠书三十卷,今已散佚。惟《三国志注》及《后汉书注》间引数条。
今取与此书互勘,璠《记》所有,此书往往不载,其载者亦多所点窜,互有详略。
如璠《记》称“卢芳,安定人,属国夷数十畔在参蛮,芳从之,诈姓刘氏”。此
书则作“刘芳,安定三川人,本姓卢氏。王莽末,天下咸思汉,芳由是诈称武帝
后,变姓名为刘文伯。及莽败,芳与三川属国羌胡起兵北边”。以及朱穆论梁冀
池中舟覆、吴祐谏父写书事,皆较璠《记》为详。璠《记》称明德马皇后不喜出
游,未尝临御窗牖。此书则作性不喜出入游观。璠《记》称杨秉尝曰:“我有三
不惑,酒、色、财也,天下以为名公。”此书删下一句。又如序王龚与薛勤丧妻
事,璠《记》先叙龚而追叙勤。此书则先叙勤而后叙龚。叙吕布兵败,劝王允同
逃事,璠《记》叙在长安陷时。此书追叙於后。亦颇有所移置。而核其文义,皆
此书为长。其体例虽仿荀悦书,而悦书因班固旧文,翦裁联络。此书则抉择去取,
自出鉴裁,抑又难於悦矣。刘知几《史通·正史篇》称:“世言汉中兴,作史者
惟袁、范二家,以配蔚宗。要非溢美也。”
△《元经》·十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旧本题隋王通撰。唐薛收续,并作传。宋阮逸注。其书始晋太熙元年,终隋
开皇九年,凡九卷,称为通之原书。末一卷自隋开皇十年迄唐武德元年,称收所
续。晁公武《读书志》曰:“案《崇文》无其目,疑阮逸依托为之。”陈振孙
《书录解题》曰:“河汾王氏诸书,自中说以外,皆唐《艺文志》所无。其传出
阮逸,或云皆逸伪作也。”唐神尧讳渊,其祖景皇讳虎,故《晋书》戴渊、石虎
皆以字行。薛收唐人,於传称戴若思、石季龙宜也。《元经》作於隋世大业四年,
亦书曰若思何哉?今考是书,晋成帝咸和八年书张公庭为镇西大将军,康帝建元
元年,书石虎侵张骏。公庭即骏之字,犹可曰书名书字,例本互通。至於康宁三
年书“神虎门”为“神兽门”,则显袭《晋书》,更无所置辨矣。且於周大定元
年直书杨坚辅政。通生隋世,虽妄以圣人自居,亦何敢於悖乱如是哉?陈师道
《后山谈丛》、何薳《春渚纪闻》、邵博《闻见后录》并称逸作是书,尝以稿本
示苏洵。薳与博语未可知,师道则笃行君子,断无妄语,所记谅不诬矣。逸,字
天隐,建阳人,天圣五年进士,官至尚书屯田员外郎。《宋史·胡瑗传》,景祐
初,更定雅乐,与镇东军节度推官阮逸同校钟律者,即其人也。王巩《甲申杂记》
又载其所作诗,有“易立太山石,难芳上林柳”句,为怨家所告,流窜以终,生
平喜作伪书,此特其一耳。《文献通考》载是书十五卷,此本止十卷,自魏太和
以后,往往数十年不书一事,盖又非阮逸伪本之全矣。至明邓伯羔《艺彀》,称
是书为关朗作。朗,北魏孝文帝时人,何由书开皇九年之事。或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