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十三 经部四十三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 纪昀
来自:中华古籍全录 [http://guji.artx.cn/]
字体:
  ○小学类存目一
△《尔雅补注》·六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姜兆锡撰。兆锡有《周易本义述蕴》,已著录。是注多以后世文义推测
古人之训诂。如《释诂》:“在,终也。”则注曰:“凡物有定在,亦有终竟之
意。今人云不知所在,亦云不知所终。”又好以意断制。如《释训》“子子孙孙”
三十二句,则注曰:“每语皆以三字约举其义,与经书《小序》略相似,而又皆
以韵叶之。此等文疑先贤卜氏受《诗》於圣人而因为之也”云云。盖因《诗序》
首句之文而推求及於子夏。然考《周易·象传》全为此体,王逸注《楚辞·抽思》
诸篇亦用此体,是又安足为出自子夏之证乎?
△《小尔雅》·一卷(通行本)
案《汉书·艺文志》有《小尔雅》一篇,无撰人名氏。《隋书·经籍志》、
《唐书·艺文志》并载李轨注《小尔雅》一卷,其书久佚。今所传本则《孔丛子》
第十一篇抄出别行者也。分《广诂》、《广言》、《广训》、《广义》、《广名》、
《广服》、《广器》、《广物》、《广鸟》、《广兽》十章,而益以《度》、
《量》、《衡》为十三章,颇可以资考据,然亦时有舛迕。如《广量》云:“豆
四谓之区,区四谓之釜。”本诸《春秋传》“四升为豆,各自其四以登于釜”之
文。下云:“釜二有半谓之薮。”与《仪礼》“十六斗曰薮”合。其下又云:
“薮二有半谓之缶,缶二谓之锺。”则实八斛,乃《春秋传》所谓陈氏新量,非
齐旧量六斛四斗之锺。是豆、釜、区用旧量,锺则用新量也。《广衡》曰:“两
有半曰捷,倍捷曰举,倍举曰锊。”《公羊传疏》引贾逵称俗儒以锊重六两者,
盖即指此。使汉代小学遗书果有此语,逵必不以俗儒目之矣。他如谓“鹄中者谓
之正”,则并正鹄之名不辨。谓“四尺谓之仞”,则《考工记》浍深二仞,与洫
深八尺无异矣。汉儒说经,皆不援及。迨杜预注《左传》,始稍见徵引。明是书
汉末晚出,至晋始行,非《汉志》所称之旧本。晁公武《读书志》以为孔子古文,
殆循名而失之。相传已久,姑存其目。若其文则已见《孔丛子》,不复录焉。
△《崔氏小尔雅》·一卷(户部尚书王际华家藏本)
旧本题明崔铣撰。铣有《读易馀言》,已著录。此书凡分十篇。核检其文,
实即《孔丛子》中之《小尔雅》也。闵元衢《欧馀漫录》曰:“《小尔雅》,汉
孔鲋撰,汝郡袁氏《金声玉振集》误为崔仲凫撰,收入《撰述部》。以汉为本朝,
以崔易孔,岂其不详考耶?抑以世可欺也?”则是伪题姓名,明人已言之矣。
△《汇雅》·二十卷、《续编》·二十八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张萱撰。萱字孟奇,博罗人。万历壬午举人,由中书舍人官至户部郎中。
此书每篇皆列《尔雅》,次以《小尔雅》、《广雅》、《方言》之属。下载注疏,
附以萱所自释。亦颇有发明。然如《释诂》“肃、延、诱、荐、餤、晋、寅、
荩,进也。”郭《注》:“寅,未详。”萱於他注义未详者无所证据,而晋之为
进,人皆解者,乃反详之,殊失体要。又若《释诂》“祪,祖也。”萱释之曰:
“祪,远祖也。亲在高尊之上危矣。”此义尤为未安。盖明人不尚确据,而好
作新论,其流弊往往如此也。《续编》二十八卷,则皆割裂陆佃《埤雅》、罗愿
《尔雅翼》合为一集,每条以佃、愿之名别之,惟第一卷《说凤》一门有一条题
“张萱曰”,为所自释耳。盖未成之本,后人不察而误刊之。陆氏、罗氏原书具
在,亦安用此钞胥为哉?是尤画蛇之足矣。
△《方言据》·二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明魏濬撰。濬有《易象古义通》,已著录。是书乃纪四方言语之异而求其可
据者凡二百馀条,多见考据。然其中亦有字出经史,本非方言,如张口笑曰哆、
颐下曰颏、足背曰跗、毛多曰氄之类。小学诸书义训甚明,毋烦更为索解。又如
“畔牢”之与“畔愁”、“儿良”之为“郎”,皆声音之转,亦非因方域而殊,
乃一概阑入於輶轩绝代语,体例颇不类也。
△《方言类聚》·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陈与郊撰。与郊有《檀弓集注》,已著录。是编取扬雄原本,依《尔雅》
篇目分为《释诂》《释言》等十六门,别为编次,使以类相聚。如原本第三卷
“氓,民也”至“枨,随也”数语,移入卷首为《释诂》。其原本卷首“党,晓
也”两节则列为《释言》,反载於“敦、丰、庞、奔”一节之后。郭璞原注则总
附每节后,低一格以别之。间有双行夹注,为与郊所考订者,仅略及音切、字画
之异同而已。
△《越语肯綮录》·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毛奇龄撰。奇龄有《仲氏易》,已著录。是篇皆记其乡之方言,而证以
古音、古训,以为与陆法言韵多相合。因宋赵叔向有《肯綮录》,故袭其名。然
叔向书多述朝制,此则但一隅之里谚耳。昔扬雄《方言》,多关训诂,历代史志
及诸家书目均入之《经部·小学类》中。是编皆里巷常谈,似未可遽厕《六经》
之末。然《旧唐书·经籍志》载李少通《俗语难字》、《新唐书·艺文志》载张
推《证俗音》、颜愍楚《证俗音略》、李虔《续通俗文》,皆在《小学类》中。
以类相从,古有此例,故今仍列之《小学》焉。
△《连文释义》·一卷(通行本)
国朝王言撰。言字慎旃,仁和人。是编凡二字连文及一名而兼两义与两字各
为一义者,均分别训释,釐为十门。词颇浅近,盖为课蒙而作。视方以智《通雅》
所载,相去远矣。
──右“小学类”训诂之属,八部六十四卷,皆附《存目》。
△《别本干禄字书》·二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唐颜元孙撰。其原本已著录。此本乃柏乡魏裔介所刊,卷端加以考证。其题
“炎武按”者,当为顾炎武语。亦有不标姓名者,不知出於谁手,或即裔介所加
欤?元孙是书,本依韵编次,而不标韵部之目,石本可据。此依《广韵》加之。
然原本与《广韵》次序实不相同。如《覃》、《谈》列《阳》、《唐》之前,
《蒸》列《盐》之后,仄声亦并相应。考夏竦《古文四声韵》称用《唐韵》部分
者,其次序亦与此同,知非谬误。盖当时韵书非一本,炎武议其颠倒,亦非通论
也。
△《说文解字五音韵谱》·十卷(通行本)
宋李焘撰。焘字仁父。《桯史》云:“一字子真。”号巽严,丹棱人。绍
兴八年进士,官至敷文阁学士。赠光禄大夫,谥文简(案《文献通考》作谥文定)。
事迹具《宋史》本传。初,徐锴作《说文韵谱》十卷,音训简略,粗便检阅而已,
非改许慎本书也。焘乃取《说文》而颠倒之。其初稿以《类篇》次序,於每部之
中易其字数之先后,而部分未移。后复改从《集韵》,移自一至亥之部为自东至
甲。《说文》旧第,遂荡然无遗。考徐锴《说文系传》仿《易·序卦传》例,作
《部叙》二篇,述五百四十部以次相承之故,虽不免有所牵合,而古人学有渊源,
要必有说,未可以臆见纷更。又徐铉新附之字,本非许慎原文。一概混淆,亦乖
体例。后人援引,往往以铉说为慎说,实焘之由。其中惟《手部》“捴”字徐铉
作“许归切”一条,能纠本书之谬。其馀如“”字本作“似醉切”,乃改
为“房九切”;“苜”字本“模结切”,乃改为“徒结切”;又“臤”字本
“苦闲切”,乃改为“邱耕切”:则多所窜乱。《说文》《酉部》有“酓”
字,音“咽嗛切”,而焘删去不载,则有所遗漏。甚至“犛”字本“里之切”,
而误作“莫交切”;“氂”字本“莫交切”,而误作“里之切”:颠倒错乱,全
乖其本义、本音,尤为疏舛。顾其书易於省览,故流俗盛行。明人刊《文献通考》,
又偶佚此书标题,而连缀其前后《序》文於徐锴《系传》条下,世遂不知焘有此
书。明陈大科作《序》,竟误以为许慎旧本。茅溱作《韵谱本义》,遂推阐许慎
《说文》所以始於“东”字之意,殊为附会。顾炎武博极群书,而所作《日知录》,
亦曰:“《说文》原本次第不可见。今以四声列者,徐铉等所定也。”是虽知非
许慎书,而又以焘之所编误归徐铉。信乎考古之难矣!
△《续千文》·一卷(通行本)
宋侍其良器撰。良器里贯未详。官左朝散大夫,知池州军事。是编皆摭周兴
嗣《千字文》所遗之字,仍仿其体制,编为四言韵语,词采亦颇可观。其孙尝刻
石浯溪。后有乾道乙酉乡贡进士谢褒《跋》。
△《四声篇海》·十五卷(通行本)
金韩孝彦撰。孝彦字允中,真定松水人。是编以《玉篇》五百四十二部依三
十六字母次之,更取《类篇》及《龙龛手镜》等书增杂部三十有七,共五百七十
九部。凡同母之部,各辨其四声为先后。每部之内,又计其字画之多寡为先后,
以便於检寻。其书成於明昌、承安间。迨泰和戊辰,孝彦之子道昭改并为四百四
十四部,韩道昇为之序。殊体僻字,靡不悉载。然舛谬实多,徒增繁碎。道昇
《序》称:“泰和八年岁在强圉单阏。”考泰和八年乃戊辰,而曰强圉单阏则丁
卯矣。刻是书者又记其后云:“崇庆己丑,新集杂部,至今成化辛卯,删补重编。”
考崇庆元年壬申,明年即改元至宁,曰己丑者亦误。道昭又因《广韵》改其编次
为《五音集韵》十五卷。明成化丁亥僧文儒等校刊二书,合称《篇韵类聚》。
“篇”谓孝彦所编,以《玉篇》为本。“韵”谓道昭所编,以《广韵》为本。二
书共三十卷。较之他本,多《五音类聚径指目录》,馀无所增损云。
△《六书溯源》·十二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元杨桓撰。桓有《六书统》,已著录。《六书统》备录古文篆籀,此书则专
取《说文》所无,或附见於重文者录之。《六书统》所载古文,自凭胸臆,增损
改易,其字已多不足信。至於此书,皆《说文》不载之字,本无篆体,乃因后世
增益之讹文,为之推原作篆。卷一以会意起,仅一十一字。次指事,仅十四字。
合转注为两卷。其卷三至卷十二皆谐声字。独阙象形一门。名曰六书,实止五也。
桓好讲六书而不能深通其意,所说皆妄生穿凿,不足为凭。其论指事、转注,尤
为乖异,大抵从会意、形声之内以己见强为分别。故其指事有以形指形、以注指
形、以声指形、以意指形、以声指意之属。其转注有从二文、三文、四文及从一
文一字、从二文一字、从一文二字之属。盖字学至元、明诸人,多改汉以来所传
篆书,使就己见,几於人人可以造字。戴侗导其流,周伯琦扬其波,犹间有可采,
未为太甚。至桓与魏校而横溢旁决,矫诬尤甚。是固宜宣诸戒律,以杜变乱之源
者矣。
△《增修复古编》·四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旧本题“吴均撰”。但自署其字曰“仲平”。不著爵里,亦不著时代。其
《凡例》称注释用黄氏《韵会》,而书中分部全从周德清《中原音韵》,则元以
后人也。初,张有作《复古编》,辨别篆隶之讹异,持论甚平。又惟主辨正字画,
而不复泛引训诂,其说亦颇简要。均乃病其太略,补辑是编。所分诸部,皆以俗
音变古法。而所载诸字,又皆以古文绳今体。其拘者,如“童子”必从人作“僮”
之类,率滞碍而不可行。其滥者,如“仝”字之类引及道书,又芜杂而不尽确。
所分六书尤多舛误。如“艐”字为国名,“孙”字为人姓,“阶”字训等差,
“宾”字训客,“环”字训绕之类,皆谓之假借,则天下几无正字矣。其书自平
声至入声,首尾完具,而每韵皆题曰上卷。殆尚有下卷而佚之。然其佚亦无足惜
也。
△《蒙古译语》·一卷(永乐大典本)
不著撰人名氏。前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