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百四十九
《三朝北盟》 徐梦莘
来自:中华古籍全录 [http://guji.artx.cn/]
字体:
  炎兴下帙一百四十九。

  起绍兴三十二年正月一日戊辰,尽二月二十八日乙丑。

  绍兴三十二年正月戊辰朔车驾驻跸镇江府。

  二日己巳刘绎正除知泗州。中国古籍全录

  三日庚午车驾起发镇江府。

  五日壬申车驾幸建康府。

  上自镇江遵陆时天寒雪雨不止上乘马以毯笠毯衣御风雨而宰相以下多有乘轿者。

  六日癸酉安丰军孙显跽上复寿州。中国古籍全录

  九日丙子江州驻戚方与转运张某书。

  《书》曰:方轧有少禀上冒台听方向者结约下淮北寿春宿亳南京忠义人首领措置事宜先招到颍寿二州巡检高显并所部民兵一千馀人於十二月二十六日同差去统领领孙福将官王高邢进训练官郑建苗达等将带军马同忠义首领马立将官黄林王德等部押军马在门入城与金贼(改作兵)血战杀死贼(改作金)兵甚多其贼(改作帅)败走收复寿春府了当抚定居民除杀死外生擒到金人签国马匹并铁甲三千馀副马甲二千馀副箭十独创性万枝粟米二十万馀石共用布袋盛贮烧毁浮桥三座粮船大小一千馀只及招到番军王九少保王三太保三郎君一行军马计三百一十五人马三百五十八匹骡子一十四头老小三千馀口方已差统领王德迎接已到桐城县讫兼庐州北地名瓦步见有金贼(改作兵)甚多於十二月二十七日贼马(二字改作有)六十馀骑前来寿春南岸看觑浮桥本军捉住二人後便退至二十九日统制李贵王孝先部领军马护送招讨归正番官王少保一行过淮南岸绰路马逢见金贼(改作人)军马二百馀骑隔小河子厮射两三时辰本军杀退番贼前(改作金骑引)去方於正月初九日到桐城县才候解发王少保人马即便迤逦前进仰冀台亮。

  十二日己卯令李显忠撤戍还建康。

  金人已退去李显忠以建康驻兵犹戍於淮西淮西经蹂践之後荒凉无庐舍。且惊散之民犹未归也。天大寒多雪士卒暴露有冻落足趾者显忠亦扶病往庐寿抚循诸军上遣中使押医官到和州显忠未还提点医药饭食卜端孺以为和州西去无人烟。且阴雪难行请止中使医官於和州报显忠使速归日。

  往当涂买馔供中使等甚厚端孺扬言金人已出境矣。军人暴阴雪胜寒不易未有休息之期中使变闻其语显忠归端孺。又请比寻常倍赆中使中使喜既还建康即以所闻端孺之言闻奏上悟即日降旨今显忠诸军撤戍归寨有旨幸建康府南门以观还军军中皆踊跃欢呼显忠命整龊队班师会大雪车驾不出召见显忠慰劳久之以金瓶御酒劝盘果木脯醢之属皆浑金器就赐之。

  十五日壬午赵撙败金人於蔡州金人遁走。

  赵撙在蔡州初金人於蔡州乘大雪突骑五百寇(改作至)城下撙出骑迎击之金人退去众请追之撙曰:惧其诱我也。纵之去庚辰探者报金人兵势甚盛行。且至撙唯孤军。又吴拱遣踏白军统制焦元来应援合军不过数千人皆危之撙与诸将议分四壁守御。且以忠义相勉为死守计是日金人逼於城下先遣兵断撙归路黎明已列阵於城西须臾分布四隅下马鼓噪逼城撙激厉将士曰:金人虽多而无攻具将士但坚一心无恐金帅魏都监亦厉其众曰:此城卑薄汝所共知一鼓可陷矣。,於是以劲弓数百齐射矢著城如胃毛守者不能立未亭午从西壁坎墉而上倏忽金人登城者已溢满撙时在西壁知其不可当乃弃城而下跨马率诸军巷战金人壁立城上官军甚危皆奋勇鏖战从午至申金人败出城去方鏖战之时有官军旗头与虏(改作金)之旗头战於城上移时两边众兵如山不敢动以待旗头之胜败竟杀虏(改作金)旗头城上百姓望而呼曰:赵提举。且保明此旗头做好官虏(改作金)之旗头既死即时散乱多堕城百死者官军旗头亦战死竟不得基姓名蔡州人为哀之金人败去撙遂复营葺守御之备先是有燕人七八十已与蔡州人结姻亲者根刷得之系於狱中及金人攻西门急权知州李询皆杀之。

  光州牒斩州正朋二十日午时承中军统制兼制置招讨司提举一行事务赵撙鄂州统制成皋踏白军统制焦元申正月十五日以来有番贼(改作金帅)魏都监部领获背(改作和拜)太子番军人马王万馀人骑前来攻击蔡州西门至西北角靠汝河一带约四百馀步拥并一齐上城其城壁更无敌楼女墙乘马可上撙等分布马军贾率将士与贼(改作之)斗敌尽命血战至申时已来杀败贼(改作金)众复拥贼(改作金)兵下城以落濠堑汝河不知其数赵撙等即时统率军马出城追赶。

  其贼(改作兵)退走当阵重伤萧总管及杀死贼(改作金)兵刘千户与谋克(改作穆昆)等馀人弃头不斫横尸横野弃下衣甲器械不知其数。又杀万户谋克(改作穆昆)者百馀人委是大获胜捷。 …

  登录会员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