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六 经部十六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 纪昀
来自:中华古籍全录 [http://guji.artx.cn/]
字体:
  ○诗类二
△《诗集传名物钞》·八卷(内府藏本)
元许谦撰。谦有《读书丛说》,已著录。谦虽受学於王柏,而醇正则远过其
师。研究诸经,亦多明古义。故是书所考名物音训,颇有根据,足以补《集传》
之阙遗。惟王柏作《二南相配图》,移《甘棠》、《何彼襛矣》於《王风》,
而去《野有死麕》,使《召南》亦十有一篇,适如《周南》之数。师心自用,窜
乱圣经,殊不可训。而谦笃守师说,列之卷中,犹未免门户之见。至柏所删《国
风》三十二篇,谦疑而未敢遽信,正足见其是非之公。吴师道作是书《序》,乃
反谓已放之郑声,何为尚存而不削,於谦深致不满。是则以不狂为狂,非谦之失
矣。卷末谱作诗时世,其例本之康成,其说则改从《集传》,盖渊源授受,各尊
所闻。然书中实多采用陆德明《释文》及孔颖达《正义》,亦未尝株守一家。名
之曰《钞》,盖以此云。
△《诗传通释》·二十卷(内府藏本)
元刘瑾撰。瑾字公瑾,安福人。其学问渊源出於朱子。故是书大旨在於发明
《集传》,与辅广《诗童子问》相同。陈启源作《毛诗稽古编》,於二家多所驳
诘。然广书皆循文演义,故所驳惟训解之辞。瑾书兼辨订故实,故所驳多考证之
语。如注《何彼襛矣》,以齐桓公为襄公之子。注《魏风》以魏为七国之魏。
注《陟岵》,谓毛《传》先出,《尔雅》后出。注《绸缪》,谓心宿之象,三星
鼎立。注《鹿鸣之什》,谓上下通用,止《小雅》二《南》,其《大雅》独为天
子之乐。注《节南山》,以家父即《春秋》之家父,师尹即《春秋》之尹氏(案
此项安世之说,见朱善《诗解颐》,瑾袭之而隐其名也。)注《楚茨》,误读郑
康成《玉藻注》,以楚茨为即采齐。注《甫田》,误读毛《传》车梁,以为即
《小戎》之梁辀。注《殷武》,杜撰殷庙之昭穆,及祧庙世次。皆一经指摘,无
可置辞。故启源讥胡广修《诗经大全》,收瑾说太滥(案《大全》即用瑾此书为
蓝本,故全用其说。启源未以二书相较,故有此语。谨附订於此)。然徵实之学
不足,而研究义埋究有渊源。议论亦颇笃实,於诗人美刺之旨尚有所发明,未可
径废。至《周颂·丰年篇》,朱子《诗辨说》既驳其误,而《集传》乃用《序》
说,自相矛盾。又三夏见於《周礼》,吕叔玉注以《时迈》、《执竞》、《思文》
当之,朱子既用其说,乃又谓成康是二王谥,《执竞》是昭王后诗,则不应篇名
先见《周礼》。瑾一一回护,亦为启源所纠。然汉儒务守师传,唐疏皆遵注义。
此书既专为朱《传》而作,其委曲迁就,固势所必然,亦无庸过为责备也。
△《诗传旁通》·十五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元梁益撰。益字友直,号庸斋,江阴人。自署三山者,以其先福州人也。尝
举江浙乡试,不及仕宦,教授乡里以终。事迹附载《元史·儒学传·陆文圭传》
内。朱子《诗传》,详於作《诗》之意,而名物训诂仅举大凡。盖是书仿孔、贾
诸疏证明注文之例,凡《集传》所引故实,一一引据出处,辨析源委。因杜文瑛
先有《语孟旁通》,体例相似,故亦以《旁通》为名。其中如圣人之耦,则引
《西汉书》刘歆论董仲舒语。“见尧於羹,见舜於墙”则引《后汉书·李固传》
以明出典。或朱子所未详者,亦旁引诸说以补之。如五緎、五总,引陆佃之语。
三单,引郑《笺》羡卒、孔《疏》副丁之类。亦间有与朱子之说稍异者。如“顷
筐塈之”,《集传》音“许器切”,《大雅》“民之攸塈”,《集传》音“许既
切”者,从陆德明《经典释文》。益则引《礼部韵》,谓“许既切”者,在《未
韵》,音饩,注云:“取也”。“许器切”者,在至韵,音洎,作“巨至切”。
朱子之音与《礼部韵》不同云云。是是非非,绝不坚持门户。视胡炳文等之攀附
高名,言言附合,相去远矣。卷首为类目,末一卷则其叙说。内一条论秦造父封
赵,因录罗泌《国姓纪原》之文,自谓此於《诗传》虽无所系,而宋氏有国,其
姓亦当知,故通之。则冗赘之文,汗漫无理,可已而不已者也。前有至正四年太
平路总管府推官滨州翟思忠《序》,明朱睦《授经图》遂以《诗传旁通》为
思忠作,殊为疏舛。今从朱彝尊《经义考》所辨(案彝尊所引乃陆元辅之言),
附订正焉。
△《诗经疏义》·二十卷(浙江吴玉墀家藏本)
元朱公迁撰。公迁字克升,乐平人。《江西通志》载其至正间为处州学正,
何英《后序》则称以特恩授校官,得主金华郡庠。二说互异。考《乐平县志》载
公迁“以至正辛巳领浙江乡试,教婺州,改处州。”然则英《序》举其始,《通
志》要其终耳。是书为发明朱子《集传》而作,如注有疏,故曰《疏义》。其后
同里王逢及逢之门人何英,又采众说以补之。逢所补题曰《辑录》,英所补题曰
《增释》。虽递相附益,其宗旨一也。其说墨守朱子,不逾尺寸,而亦间有所辨
证。如《卷耳篇》内,朱子误用毛《传》旧说,以崔嵬为土山戴石,公迁则引
《尔雅》、《说文》,明其当为石戴土。又《七月》之诗,朱子本《月令》以流
火在六月,公迁推验岁差,谓《公刘》时当五六月之交。皆足以补《集传》之阙。
又《集传》所引典故,一一详其出处。即所引旧说,原本不著其名者,如《卫风》
之赵子注为赵伯循,《小雅·斯千篇》之或曰注为曾氏之类,皆一一考订。虽於
宏旨无关,亦足见其用心不苟也。书成於至正丁亥。正统甲子英始取逢所授遗稿
重加增订,题曰《诗传义》,详释发明,以授书林叶氏刊行之。而板心又标《诗
传会通》,未喻其故。今仍从公迁旧名,题曰《诗经疏义》,以不没其始焉。
△《诗疑问》·七卷、附《诗辨说》·一卷(内府藏本)
元朱倬撰。倬字孟章,建昌新城人。至正二年进士。官遂安县尹。壬辰秋,
寇至,吏卒逃散,倬独坐公所以待尽。及寇焚廨舍,乃赴水死。盖亦忠节之士,
《元史》遗漏未载。国朝纳喇性德作是书《序》,始据《新安文献志》汪叡所作
《哀辞》,为表章其始末。其书略举诗篇大旨发问,而各以所注列於下,亦有阙
而不注者。刘锦文《序》称“其间有问无答者,岂真以为疑哉?在乎学者深思而
自得之耳”,又称“旧本先后无绪,今为之论定,使语同而旨小异者,因得以互
观焉”,是此本乃锦文所重编,非倬之旧。其有问无答者,或亦传写佚脱,而锦
文曲为之辞欤?末有赵惪《诗辨说》一卷。惪,宋宗室,举进士,入元
隐居豫章东湖。其书与倬书略相类,殆后人以倬忠烈,惪高隐,其人足以相
配,故合而编之欤?倬书七卷,附以惪书为八卷。朱睦《授经图》、焦
竑《经籍志》乃皆作六卷,疑为传写之讹。或倬原书六卷,刘锦文重编之时析为
七卷,亦未可定也。
△《诗缵绪》·十八卷(永乐大典本)
元刘玉汝撰。玉汝始末未详。惟以周霆震《石初集》考之,知其为庐陵人,
字成之,尝举乡贡进士。所作《石初集序》,末题“洪武癸丑”,则明初尚存也。
此书诸家书目皆未著录,独《永乐大典》颇载其文。其大旨专以发明朱子《集传》,
故名曰《缵绪》。体例与辅广《童子问》相近。凡《集传》中一二字之斟酌,必
求其命意所在。或存此说而遗彼说,或宗主此论而兼用彼论,无不寻绎其所以然。
至论比兴之例,谓有有取义之兴,有无取义之兴,有一句兴通章,有数句兴一句,
有兴兼比、赋兼比之类。明用韵之法,如曰隔句为韵,连章为韵,叠句为韵,重
韵为韵之类。论《风》、《雅》之殊,如曰有腔调不同,有词义不同之类。於朱
子比兴、叶韵之说,皆能反覆体究,缕析条分。虽未必尽合诗人之旨,而於《集
传》一家之学,则可谓有所阐明矣。明以来诸家诗解,罕引其说,则亡佚已久。
今就《永乐大典》所载,依《经》排纂,正其脱讹,定为一十八卷。
△《诗演义》·十五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元梁寅撰。寅有《周易参义》,已著录。是书推演朱子《诗传》之义,故以
《演义》为名。前有《自序》云:“此书为幼学而作,博稽训诂以启其塞,根之
义理以达其机,隐也使之显,略也使之详。”今考其书,大抵浅显易见,切近不
支。元儒之学,主於笃实,犹胜虚谈高论,横生臆解者也。朱彝尊《经义考》载
此书作八卷,注曰“未见”。此本至《小雅·苕之华篇》止,以下皆阙,而已有
一十五卷,则八卷之说,殊为未确。盖彝尊未睹此本,但据传闻录之,卷数讹异,
其亦有由矣。
△《诗解颐》·四卷(内府藏本)
明朱善撰。善字备万,号一斋,丰城人。洪武中官至文渊阁大学士。事迹附
见《明史·刘三吾传》。是编不载《经》文,但以《诗》之篇题标目。大抵推衍
朱子《集传》为说,亦有阙而不说者,则并其篇目略之。其说不甚训诂字句,惟
意主借《诗》以立训。故反覆发明,务在阐兴观群怨之旨,温柔敦厚之意,而於
兴衰治乱,尤推求源本,剀切著明。在经解中为别体,而实较诸儒之争竞异同者
为有裨於人事。其论《何彼襛矣》为后人误编於《召南》,盖沿王柏之谬说不
足为据。其论《二子乘舟》,谓“寿可谓之悌弟、伋不可谓之孝子”,律以“大
杖则逃”之文,固责备贤者之意。实则申生自缢,《春秋》无贬。尚论古人,亦
未可若是苛也。然论其大旨,要归醇正,不失为儒者之言。其於“太王翦商”一
条,引金履祥之言,补《集传》所未备。其据宣王在位四十六年,谓“节彼南山”
之申伯蹶父、皇父尹氏,皆非当日之旧人,驳项安世之说,亦时有考据。《明史》
载其引据往史,驳律禁姑舅、两姨为婚之说,极为典核。知其研思典籍,具有发
明。盖元儒笃实之风,明初尤有存焉,非后来空谈高论者比也。
△《诗经大全》·二十卷(通行本)
明胡广等奉敕撰。亦永乐中所修《五经大全》之一也。自北宋以前,说《诗》
者无异学。欧阳修、苏辙以后,别解渐生。郑樵、周孚以后,争端大起。绍兴、
绍熙之间,左右佩剑,相笑不休。迄宋末年,乃古义黜而新学立。故有元一代之
说《诗》者,无非朱《传》之笺疏。至延祐行科举法,遂定为功令,而明制因之。
广等是书,亦主於羽翼朱《传》,遵宪典也。然元人笃守师传,有所阐明,皆由
心得。明则靖难以后,蓍儒宿学,略已丧亡。广等无可与谋,乃剽窃旧文以应诏。
此书名为官撰,实本元安城刘瑾所著《诗传通释》而稍损益之。今刘氏之书尚有
传本,取以参校,大约於其太冗蔓者略删数条,而馀文如故。惟改其中“瑾案”
二字为“刘氏曰”,又刘书以《小序》分隶各篇,是书则从朱子旧本合为一篇,
小变其例而已。顾炎武《日知录》、朱彝尊《经义考》并抉摘其非。陈启源《毛
诗稽古编》,但责广等采刘瑾之说太滥,犹未究其源也。其书本不足存,惟是恭
逢圣代,考定艺文,既括千古之全书,则当备历朝之沿革,而后是非得失,厘然
具明。此书为前明取士之制,故仍录而存之,犹《小学类》中存《洪武正韵》之
例云尔。
△《诗说解颐》·四十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季本撰。本有《易学四同》,已著录。是书凡《总论》二卷、《正释》三
十卷、《字义》八卷。大抵多出新意,不肯剽袭前人,而徵引该洽,亦颇足以自
申其说。凡书中改定旧说者,必反覆援据,明著其所以然。如以《南山篇》之
“必告父母”句为鲁桓告父母之庙。《九罭篇》之“公归不复”句,谓以鸿北向,
则不复为兴。《下泉篇》之郇伯,为指郇之继封者而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