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百十七
《三朝北盟》 徐梦莘
来自:中华古籍全录 [http://guji.artx.cn/]
字体:
  炎兴下帙十七。guji.artx.cn

  起建炎二年五月八日辛卯,尽八月。

  八日辛卯韩世忠闾进讨西京。

  三省枢密院进呈陕西诸路帅臣东京留守司京东等处走报金人渡河分投出攻围虏掠奉圣旨着韩世忠闾各领所部人马前去京西攻讨ト下东京留守宗泽差杨进等诸头领相为应援。

  翟进攻兀室(改作乌舍)余睹(改作伊都)於西京失利。

  节要曰:自建炎元年冬粘罕(改作尼堪)再寇(改作至)西京官吏南走统兵官翟进率军民上山保险至是岁三月二十六日粘罕(改作尼堪)尽焚其庐舍虏捉其民北去故进始得其城然余睹(改作伊都)兀室(改作乌舍)之众尚屯河南白马寺白马坡河清长源等处虽去西京不远而贼(改作敌)视之以为已弃之物不复顾之无何进於四月十二日出兵夜斫其营贼(改作敌)以间探预知反为所袭进败出城贼(改作敌)复据之後进值韩世忠军至与世忠欲同破贼(改作敌)进为世忠导至文家寺。又为贼(改作敌)败乘势进击世忠。又败世忠於永安後涧时当盛夏胡(改作敌)骑非利之时。又连败我师少得休息。且知粘罕(改作尼堪)由平陆渡河北归故复弃西京相率回云:中因留女真万户茶曷马(改作察罕玛勒)以戍河阳。

  十五日戊戌王彦驻军河南。guji.artx.cn

  王彦在河北其众大集谓之八字军为金人所畏方缮甲治兵约日大举直趋太原断石岭关路以临代北告期於东京留守宗泽泽拟彦武功大夫忠州防御使制置两河军事会泽以彦兵势虽盛然隍驻军无援不可独进乃遣书延彦议事彦得书悉召诸寨统兵官指授方略以俟会合乃以万馀人先发既行金人以重兵尾袭而不敢击是日济大河驻军於河之南。

  二十日癸卯王彦至京师以兵马归於留守司。

  王彦入京师见留守宗泽泽大喜握彦手曰:公力战河朔以沮金人之气忠勇无双海内所闻然京师者国家之根本泽巳屡上章邀车驾还阙愿公宿兵近甸以卫根本彦即以所部兵马付留守司因差统制官张伟统辖於滑州界沿河沙店以来上下埽把截。

  王庶会泾庆路兵欲逐金人过河玉似席贡不从。

  先是陕西路制置使钱盖移文延帅王庶兼制环庆泾原兵破贼(改作敌)既而义兵大起金人东还庶以。

  金人重载可尾袭取胜移文环庆泾原各大举协力更战而庶庆州人也。庆帅王似为桑梓。又泾帅席贡乃庶之举官皆以庶後进不欲听其节制遂具文应报而兵皆不出金人游骑上青山为泾原将吴所扌至咸阳望渭河南义兵布满平野不得渡遂循渭而东其支军入延攻康定围龙坊王庶御退之,於是金人盘礴於冯翊河中据浮桥以通往来渭河以南人情大恐曲端。又知孟迪等听延节制尤不喜遂揭榜称虏(改作敌)巳过河归国农务不可失时乃尽散渭河以南义兵庶亦敛兵保险。又以书约庆泾帅王似席贡欲大举除冯翊所馀虏(改作敌)兵逼逐过河复限大河自守至於再三似不应贡许出兵四万竟以应报不齐。又曲端素不欲听庶节制遂复迁延是时延人以秋深必受兵扰多有迁徙而去者道出环庆吏民皆惊恐移文所在以密检奸细为名夺其财物或殴杀之。若无官司者。

  二十一日甲辰金人陷绛州。

  金人寇(改作至)陕西回军时绛州犹为国家守知州乃宗室小监仓也。甲辰金人攻陷之军民巷战者六日。

  七月十一日丁亥诏发归朝官赴行在。

  是日进呈楚州来归朝官事上曰:闻州郡多囚禁归朝官载罹寒暑不与疏贷因小有疑则加残害一郡戮至数百人朕甚悯之覆帱间皆吾赤子偶生边地视之遂异然,岂可与虏(改作敌)人一例持之金人与吾战殴打无罪之人。又率诸国之众荐冒锋刃使肝脑涂地赤子竟亦何辜朕欲发诸郡拘囚归朝官尽赴行在拊之以义,庶几可招和气。

  留守司借杨进荣州防御使知河南府。 …

  登录会员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