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回 改赦书世民被释 抛彩球雄信成婚
《说唐》
来自:中华古籍全录 [http://guji.artx.cn/]
字体:
  当下魏征接过赦书一看,沉吟半晌,便说道:“不难。可将第二句中‘不’字上,竖出了头,下添一画,改作‘本’字,‘本赦南牢李世民’,便可以放他了。”茂公称善。二人随即改了赦书,令从人带了秦王的逍遥马、定唐刀,同到牢中见秦王。将改诏放走之事说知,秦王拜谢。徐、魏二人道:“主公,臣等不久亦归辅主公。今事在匆促,请主公作速前去,恐魏王早晚回来,难以脱身矣!”秦王十分感激,提刀上马,拱手辞别而去。

  再说魏王班师回来,问起秦王如何,徐茂公道:“主公诏书后批语:有‘满牢罪人皆赦免,本赦南牢李世民’,故臣已放他去了。”李密闻言,大怒道:“取诏书我看。”徐魏二人连忙取上,李密细细看出改诏的弊端,拍案大喝道:“都是你二人弄鬼,侮玩孤家。本当处斩,姑念有功有前,饶你们一死。你们去吧,孤今用你们不着。”喝令廷尉将二人赶出。茂公冷笑,写诗一首,贴在午门上,诗曰: 中国古籍全录

  丧失贤良事可伤,昏君无智太荒唐;

  强郃压境谁堪恃,不及当年楚霸王。

  茂公将诗贴毕,与魏征出城而去。 ARTX.CN

  这边午门外有值日官连忙报知李密,李密看了诗句大怒,即差秦叔宝、罗成赶走,拿他们回来,以正国法。叔宝,罗成出城,鬼混了一日,进朝回复道:“臣等追寻二人,并无踪迹,不知去向。”李密大怒道:“好奸党,明明私情卖放,还敢在孤家面前搪塞!”喝左右绑这二人,押出斩首。闪出程咬金大叫道:“主公,这个使不得,你不想想,这皇帝是那里来的?如今怎么无情,动不动就要杀起来。”李密大喝道:“好匹夫,焉敢奚落孤家!”吩咐左右,一并把他推出斩首。吓得两班文武,一齐跪下道:“乞主公息怒,看他三人从前之功,免其一死。”再三保奏,李密怒犹未息,说:“既是众卿力保,将三人削去官职,永不复用。”三人勉强谢恩而出。程咬金一路大叫道:“有这样可笑的人!我让他做皇帝,如今他倒作威作福起来!”叔宝道:“事已如此,说也无益。”咬金道:“秦大哥、罗贤弟,我们如今周游列国,到处为家,看有甚么机会罢了。”罗成道:“说得有理。”

  此时秦母、程母俱已去世,只有罗成母亲在堂,三人各各收拾车辆,带了家眷,一同登程,沿路周游去了。当时金墉关六骠八猛十二骑,见魏王如此,渐渐分散。那洛阳王世充听了这消息,心中大喜,即密传将令,暗暗起兵来取金墉不表。

  再说李密兵势大衰,手下只有王伯当、张公瑾、贾闰甫、柳周臣保护,心中也有些着急。时值荒年,粮饷均无着落,心中十分着急。一天黄昏时分,忽听炮响连声,军士来报说:“王世充来袭金墉,攻打甚急。”李密大惊,连夜与众将计议,都是面面相觑,粮草又无,兵马又少,怎生迎敌?君臣商议,惟有弃了金墉。投奔别国,再作区处。李密道:“如今投那国去好?”王伯当道:“若投别国,俱是小邦,未必相容;莫特投唐,庶可苟全。”李密道:“我与世民有隙。”伯当道:“不妨。向来李渊仁厚,世民宽宏,决不会难为主公的。”李密犹豫未决,忽报王世充人马攻破两城了,李密大惊,伯当道:“主公快上马。”张公瑾、贾闰甫、柳周臣都弃了家小,走马出城,望长安而奔。这里王世充入城安民,只斩了萧后,其余各家家小,俱皆赦免,不在话下。

  再说李密一行五人,行到长安,在午门外,先自绑缚,送人本章。高祖看了,对世民道:“金墉李密,被王世充暗袭,破了城池,今来投顺,我欲杀之,以消你之恨。你意若何?”世民道:“乘人之危,杀之不仁,又失人望。望父王怜而赦之,复以恩结之,则天下归心矣!”高祖大悦,即宣进来。李密到金阶,俯伏在地,高祖离坐,亲解其缚,赦其前罪,封为邢国公。又将淮阳王李仁的公主,配与李密为妻。封张公瑾、王伯当、贾闰甫、柳周臣为廷尉。伯当不受,愿为李密幕将,高祖许之。这话休表。 guji.artx.cn

  再说洛阳王世充得胜回国,想起妹子青英公主尚未招驸马,遂下旨在午门搭一彩楼,凭妹子掷球自择。公主遵兄之命,在彩楼上,抛球择婿,对天祝道:“姻缘听天由命。”就吩咐宫女,将球掷下.却落在一个青面红须大汉身上。你道那大汉是谁?却就是单雄信。只因他抛弃了李密,来到洛阳,在彩楼边经过,公主一球,正中顶梁。两边宫官太监,邀住雄信,延入午门。王世充见了,心中大悦,立与成亲。过了数日,叔宝、罗成、咬金三人。游到洛阳,闻得单雄信为驸马,同来投他,雄信接见大喜,意欲奏知王世充,封他们官爵。但恐他们与唐家有旧恩,异日反复无常,反为不美,不如且款留在此,再作理会。便奏过王世充,将金亭馆改作三贤馆,供养他三人在内,逍遥安乐,不表。 guji.artx.cn

  且说李密虽为驸马富贸,焉能比得前日为魏王时快意?欲要反唐,未得其便。适值山西有变,李密就在高祖面前,讨差出师,愿效微劳。高祖下旨,命他收服山西。李密得旨甚喜,退回府中,意欲公主同去,遂将心思,一一说知,并道:“此去成功,公主即为王后。”公主大怒骂道:“你这狼心狗肺之人,我家伯伯何等待你,你不思报恩,起此反心,真逆贼也!”李密骂道:“你这贱人,如此无礼!”遂拔出宝剑,将公主杀了,即招伯当相商。伯当见杀了公主,大吃一惊道:“不好了!还有什么商议?此时不走,等待何时?”李密慌忙与伯当上马,逃出东门而走。

  这里邢国公府中家将,飞报入朝,高祖得报大惊,命秦王领兵追赶,碎尸万段。秦王领兵出东门一路赶去,李密回头一看,只见一队人马飞奔赶来。李密与王伯当纵马加鞭,行不上十里,到了艮官山断密涧,见追兵已到,李密连声叫苦。王伯当把戟向前,大喝道:“唐兵休赶,俺王伯当在此。”秦王道:“王兄,李世民特来劝你。今日之事,猜理皆亏,劝王兄不如降了唐家吧!”伯当道:“千岁,不必多言。俺王勇素重纲常,事虽无济,有死而已!”遂勒马挺鼓刺来。这里众将一齐放箭,伯当恐伤了李密,把身向前挡住。用戟挑拨,叮叮当当,把箭杆都拨在地下。不料旁边一箭,射中李密左腿,李密呵呀一声。伯当回头,才掇得一掇,就着了数箭,手戟一松,万弩射身而死。李密并同行数人,亦被射死。秦王下令,将王伯当尸首葬在艮宫山,把李密首级斩下,收兵回长安,入朝复旨。高祖命将李密首级,号令午门示众。 …

  登录会员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