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百十九 云南七
《读史方舆》 顾祖禹
来自:中华古籍全录 [http://guji.artx.cn/]
字体:
  ◇车里军民宣慰使司东至落恐蛮界,南至波勒蛮界,西至八百大甸宣慰使司界,北至元江府界。自司治西北至布政司三十四程,转达于京师。

  古西南夷地,蛮名车里《志》云:古产里也。《吕览》:伊尹四方献令曰:产里以象齿短狗献,后周公作指南车,导之归,故名车里。后为倭泥、貉、蒲剌黑角诸蛮杂居,不通中国。宋宝中,蒙古主蒙哥遣将兀良合台伐交,经其所部,悉降之。元大德中,置彻里军民总管府《元史》:大德中,云南省言:大彻里与八百媳妇犬牙相错,今大彻里酋胡念已降,小彻里复控扼地利,多相杀掠,乞别立宣抚司,择通习夷情者为之帅,招其来附。乃立彻里军民总管府。又府统六甸,后又置耿冻路及耿当孟弄二州。明洪武十七年,改置车里军民府。十九年,改宣慰使司宣慰刁姓。司今省,下同。

  ○小彻里在司东,车里之别部也。《志》云:大彻里部旧在司西南,东北至者乐甸千里,下临九龙江,有诸葛营垒。

  ○九龙山在司治后。《志》云:司治在九龙山,下临大江,江亦名九龙。《志》以为黑水末流也。○孟永山,在司境,山高险,为境内之名山。

  普洱山在司北。《滇程记》:自景东府行百里至者乐甸,又一日至镇沅,又二日达车里界,又行二日至普洱山。旁有一山涌秀,谓之光山,有车里头目居之。蜀汉孔明营垒址在焉。中国古籍全录

  大川原亦在司北。《滇程志》:自光山行二日至大川原,广可千里,蛮人豢象于此。旁有山,亦曰孔明寄箭处。旁有古碑,蛮人亦谓之孔明碑。又行四日,始至宣慰司治,繇车里司西南行八日,则八百媳妇宣慰司也。

  ○澜沧江在司东北,自元江府流入界,下流经交趾而入于南海。《志》云:澜沧江在司境,经九龙山下,亦谓之九龙江。又沙木江,在司南,其水流入澜沧江。○孟累箐在司西,又东南为孟远箐,皆车里部落也。又有慢法箐,亦在司西北。○孟{洼},在司北,又北为普滕,渐近边内矣。

  ◇缅甸军民宣慰使司东至木邦宣慰使司界,南至南海,西至戛里界,北至陇川宣抚司界。自司治东北至布政司三十八程,转达于京师。

  古西南夷,汉之掸国也掸,读坛。《后汉纪》:永元九年,徼外蛮及掸国王雍繇调遣使重译朝贡。永宁初,复遣使朝贺,献新乐及幻人。应劭曰:掸国在永昌徼外,其使者自言海西人,盖其地近海西,与大秦为邻国。大秦,今西域拂林国也。在唐谓之骠国《唐书》:骠,古朱波也。在永昌南二千里,去京师万四千里。南滨海,北南诏。至德初,与寻传蛮皆降于南诏。贞元十八年,自南诏入贡,骠国王雍羌遣其弟悉利移来朝。元和初,复至。太和六年,南诏掠骠民,迁之拓东。咸通三年,复遣使来贡。《通鉴》:骠国在南诏西南六千八百里。至宋始谓之缅崇宁四年,缅、波斯、昆仑俱入贡。明年,蒲甘入贡。绍兴中,缅复来贡。元至元中,屡讨之至元五年,命爱鲁等击缅。自是缅屡入寇,辄兴师击之。自后于蒲甘缅城置邦牙等处宣慰使司至元二十年,破缅,置宣慰司,缅降。大德初封缅酋为缅国王。四年,复叛,寻谕降之。明洪武二十一年,缅叛,沐英讨败之。二十七年,始置缅甸军民宣慰使司《通考》:洪武二十六年,缅酋南速来朝贡。明年,置司于此。授其酋普剌浪,自是屡来朝贡。土司皆莽姓。嘉靖初,缅为孟养酋思伦所破,杀宣慰莽纪岁,遂与木邦酋瓜分其地。三十三年,纪岁子瑞体长,以计夺大古喇地,寻复入缅,并孟密,掠孟养,残孟乃,侵车里、木邦、老挝、八百之境。隆庆二年,木邦酋罕拔叛附于缅。六年,陇川叛目岳凤亦附,缅蛮莫酋思哲亦附焉。万历初,罕拔、岳凤等导缅兵入陇川。三年,复陷干崖。七年,遂尽据孟养之地。十年,并据有干崖地。是年,瑞体死。十一年,瑞体子应里并木邦地。湾甸酋亦叛附焉。遂寇顺宁以北,官军破走之,复收湾甸、耿马诸境。别将率兵出陇川、猛密,至缅境。于是木邦、孟养诸酋皆降。师还,缅复炽,数侵邻境。十六年,复夺孟密。十八年,又夺孟养及孟拱、孟广之地。二十一年,入蛮莫,寇陇川。官军击却之。寻复寇蛮莫,寇孟养。三十二年,猛养陷。自是以后,五宣慰渐为缅所并。遂倔强于云南西南境云。

  ○江头城在司北。东北去永昌府腾越州十五日程。元至元十九年,遣诸王相答吾儿击缅,分道攻之,拔其江头城。又以建都、太公城乃其巢穴,进军拔之。于是建都王乌蒙金齿与西南夷十二部俱降。《志》云:太公城北去江头城凡十五日程。○马来城,在司境。《志》云:北至太公城八日程,又南五日程为安正国城。

  蒲甘缅城在司西南。《志》云:城东北去安正国城凡五日程,去大理五十余程,与江头诸城为缅中五城。元至元十三年,以缅酋数侵永昌,遣速剌丁伐缅,降其寨三百馀。明年,缅寇蒲甘,复侵金齿。行省丞相赛典赤遣万户忽都等迎战于金齿南甸,缅酋败走。十五年,复入寇,又败去。十九年,命大兵击缅,造船于阿若、阿禾两江,得二百艘,进破江头城及太公等城。明年破缅,始置邦牙宣慰司于蒲甘城,命云南王也先帖木儿移镇缅。二十五年,复还,镇大理。《一统志》作蒲江缅王城,或以为即缅国故都云。阿若、阿禾两江,即金沙江之随地易名者。阿瓦城在司东北。旁有阿瓦河,因名。万历四年,缅酋瑞体寇孟养,孟养酋思个潜发兵至阿瓦河,绝其饷道,据险待之,缅大困。十一年,王师讨叛缅,别将刘纟廷出陇川、孟密,直抵阿瓦。阿瓦酋莽灼与猛密蛮莫诸酋俱诸降。师还,缅复攻阿瓦,莽灼内奔,至曩朴寨,病死。缅酋复守阿瓦,以拒王师。○洞武城,陆氏《滇纪》云:在缅东千五百里,近时为缅境东偏要地。尝以子弟帅重兵戍此。ARTX.CN

  ○金沙江在司北江头城下。其上流即大盈江也。《志》云:缅有金沙大江,阔五里馀,水势甚盛,缅人恃以为险。自孟养境内流经司界,下流注于南海。详附见大川潞江。

  阿瓦河在司北。自孟养流入境,下流入于金沙江,为司境北面之险。 …

  登录会员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