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十七 山东八
《读史方舆》 顾祖禹
来自:中华古籍全录 [http://guji.artx.cn/]
字体:
  ◇辽东旧都司城。东至鸭绿江五百六十里,南至旅顺海口七百三十里,西至山海关一千一十五里,西北至大宁废卫八百六十里,东北至故建州卫七百九十里。自都司至山东布政司二千三百三十里,至江南江宁府三千四百里,至京师一千七百里。

  古冀、青二州地。舜分冀东北为幽州,即今广宁以西地;青东北为营州,即今广宁以东地。战国属燕。秦置辽东、辽西二郡。汉初因之。武帝拓朝鲜,并割辽东属邑置乐浪、玄菟、真番、临屯四郡。昭帝省临屯、真番郡。后汉因之,后为公孙度所据度自称平州牧,传四世。魏景初二年,司马懿击灭之。三国魏置东夷校尉,治襄平,而分辽东、昌黎《晋志》:昌黎郡,魏置、乐浪、玄菟、带方带方郡,公孙度置五郡置平州。晋改辽东郡为国,仍隶平州《通典》:魏因公孙度之旧,分辽东五郡置平州,后还合幽州。又东夷校尉居襄平,后改为护东夷校尉。晋咸宁二年,仍置平州,治襄平。大兴三年,为慕容所据按《燕录》:慕容于晋太康五年始袭位。东晋大兴二年,始逐平州刺史崔毖,据有辽东。四年,始拜为平州牧。初置即以为刺史,误也。太和五年,属于苻秦。后又属于后燕晋太元十年,高句丽寇辽东,后燕将王佐救之,为高句丽所败。辽东、玄菟遂陷于高丽。是年,慕容农复取之。后为高句丽所据《十六国春秋》:慕容熙光始二年,高句丽陷平州。五年,伐高句丽,不克。魏收《志》有辽东郡,盖侨置也。唐征高丽,初置辽、盖二州《唐书》:贞观十九年,伐高丽,克辽东城,以为辽州。又克盖牟城,以为盖州。后又置都督府九,又置安东都护以统之《通典》:总章元年,李平高丽,得城百七十六,分其地为都督府九,州四十二,县一百,置安东都护于平壤城以统之,用其酋渠为都督、刺史、县令。上元二年,徙都护于辽东故城。仪凤二年,又徙新城。圣历元年,更名安东都督府。神龙元年,复曰都护。开元二年,徙于平州。天宝二年,又徙于辽西故郡城,领羁縻州十四。至德后废。寻为勃海大氏所据。五代时,地入契丹,阿保机葺辽阳故城建东平郡,寻升为南京《辽志》云:城名天福,后又改为东京辽阳府。金因之。元初置东京总管府。至元二十四年,立辽阳等处行中书省。明年,改东京为辽阳路。明洪武四年,置定辽都卫。八年,改为辽东都指挥使司。十年革,所属州县置卫。永乐七年,复置安东、自在二州,领卫二十五、州二。今改置辽阳州、盛京奉天府。

  州控驭戎貉,限隔海岛。汉刘歆议孝武东伐朝鲜,起玄菟、乐浪,以断匈奴之左臂者也。后汉之季,东陲日渐多事。及晋失其纲,慕容氏并有辽东,遂蚕食幽、蓟,为中原祸。盖其地凭恃险远,盐铁之饶,原隰之广,足以自封;而招徕旁郡,驱率奚、羯,乘间抵隙,不能无倒植之势矣。自晋大兴以后,辽东不被华风者,几数百年慕容燕、高丽相继有之。隋常图之,而不能有。唐虽得之,而不能守也。五代梁贞明五年,契丹据有其地,渐营京邑,以侵扰中华。金人亦启疆于此,用以灭辽弱宋。蒙古先取辽东西,而金人根本拨矣,后亦置省会于此,以弹压东垂。明时都燕,辽东实为肘腋重地,建置雄镇,藩屏攸赖。故司之西北则朵颜、福余、泰宁三卫,东北则建州、毛怜、女直等卫,而广宁、开元居其噤吭,金、复、海、盖并称沃饶,为之根本。边墙西自山海,东抵开元,延袤二千余里,东西阔绝。议者以应援为虞。成化二十年,边将邓钰言:永乐时,筑边墙于辽河,内自广宁,东抵开元,七百余里。若就辽河迤西,径抵广宁,不过四百里。以七百里边堑堡寨移守四百里敌,若入寇,应接甚易。弘治六年,按臣李善亦言:边墙阻辽河为固,滨河之地,延垒八百余里,土脉咸卤,秋修春颓,动费巨万。夏旱水浅,不及马腹;冬寒冰冻,如履平地。所在城堡,畏贼深入,遂将良田数万顷,弃而不佃。况道路低洼,每遇雨水,泥泞不通。倘开元有警,则锦义、广宁之兵,不过遥望浩叹而已。臣询之故老云:有陆行旧路,自广宁抵开元,约三百余里,兼程不二日可到。地形高阜,土脉滋润,有古显州城池遗址即辽滨城,见沈阳卫。计莫若开旧路,展筑边墙,起广宁棋盘山,直抵开元平顶山二山在塞外,移分守八百里之兵,聚守三百里之地,锦义为西路,广宁为中路,辽阳为东路,开元为北路,四路声援相接,如率然之势,庶庙堂可宽东顾之忧矣。议格不行《边防考》:河西一带,随山起筑,多用石砌。广宁以东,地势平衍,惟藉版筑。弘治中,科臣邹文盛尝言:沿边野草繁茂,水土便益,甚利陶冶,若以岁役丁夫,烧砖修砌边墙,除山谷深峻不必修砌者,约千余里,及时督成,可为金汤之固。议格不用。说者曰:司负山面海,水深土衍,草木丰茂,鱼盐饶给正德三年,抚臣刘言:辽东边储,止是屯粮,岁用不给。二十五卫,俱有盐场,每年例该煎盐三百八十五万六千四百三十斤,给军食用。但盐场去卫颇远,运道甚艰,莫若召商开中籴买粮料为便。从之。三岔河南北数百里,木叶、白云之间,大定故城在焉见直隶大宁废卫。乃委以畀敌,俾得进据腹心,限隔东西,宁前、高平诸处一线之险,形援易阻,保边长策,得毋坐失之哉?

  定辽中卫附郭。在司治东南。汉襄平、辽阳二县地。属辽东郡。后汉仍为襄平县地。晋因之。后为高丽所据。唐平高丽,复曰襄平县,后没于勃海。契丹置辽阳县,为东平郡治,寻为辽阳府治。金仍旧。元为辽阳路治。明洪武四年,改为卫治。八年,改置都司治焉。十年,废县。十七年,置卫。今为辽阳州治,六卫一州俱废入焉。

  定辽左卫附郭。在司治西南。洪武四年,置千户所。十年,升为卫。

  定辽右卫附郭。在司治西。建置同上。

  定辽前卫附郭。在司治东北。建置同上。guji.artx.cn

  定辽后卫附郭。在司治西北。洪武四年置,初名辽东卫,治得利嬴城,寻徙治于此。八年,改为定辽后卫。

  东宁卫附郭。在司治北。洪武十三年,置五千户所,曰东宁、女直、南京、海洋、草河,各领所部夷人。十九年置卫,并五所为左、右、前、后四千户所,寻又增置中所及中左千户所,以谪戍者实之。今与六卫俱废。

  自在州附郭。永乐七年置,治开元城内,领新附夷人,后徙置于东宁卫西偏。今与六卫俱废。

  ○辽阳城即司治。《辽志》:契丹神册四年,葺辽阳故城,谓之铁凤城,以勃海汉户建东平郡。天显三年,迁东丹国民居之,升为南京,名天福城。幅员三十里,有八门,其宫城在东北隅,南为三门,壮以楼观,四隅有角楼,相去各二里。外城谓之汉城。天显十三年,改曰东京辽阳府,金、元皆因旧城。明洪武五年,改建定辽城,周十八里有奇,门六。南面门二,左曰安定,右曰太和。东面门二,左曰平夷,右曰广顺。西面门一,曰肃靖。北面门一,曰镇远。十二年,展筑东城一里,其北又附筑土城,以处东宁卫内附夷人。永乐十四年,复修筑北城,南北一里,东西四里,合于南城。司城共周二十四里有奇,北城之门三,东永智,西武靖,北无敌,自是每加修饰。万历庚申以后,鞠为茂草矣。○辽阳废县,在司城内,汉县,属辽东郡。后汉安帝初,改属玄菟郡。晋废。《辽志》云:辽阳县,汉浿水县也。高丽改为句丽县,勃海为常乐县,辽为辽阳县。按浿水县,汉属乐浪郡,《辽志》误也。金、元俱为辽阳县。明初废。 …

  登录会员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