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回 秦叔宝劈板烧批 贾柳店拜盟刺血
《说唐》
来自:中华古籍全录 [http://guji.artx.cn/]
字体:
  今不暇说罗成在路。且说山西太原柴绍,说知唐公,要往济南与叔宝母亲上寿,唐公道:“去年你在承福寺遇见恩公,及至我差人去接他时;他已回济南去了。大恩未报,心中不安。如今他母亲大寿,你正当前去。”即备黄金一千两,白银一万两,差官同柴绍往济南来。

  再说少华山齐国远、李如珪两人计议道:“我们要去济南上寿,将甚寿物为贺?”李如珪道:“去年闹花灯时节,我抢一盏珠灯在此,可为贺礼。”二人遂收拾珠灯,带了两个喽罗,下山而来,将近山东地界,望见罗成等八人来了,齐国远不认得罗成,说道:“好呵!这班人行李沉重,财物必多,何不打劫来去做寿礼?”遂拍马抡刀大叫道:“来的留下买路钱!罗成见了,就令张公瑾等退后。自家一马当先,大喝道:“响马你要怎的?”齐国远道:“要你的财物。”罗成道:“你休妄想,看我这杆枪。”齐国远大怒,把斧砍来,罗成把枪一举,噹的一响,拦开斧头,拿起银花锏就刺,正中国远头颈上。国远大叫一声,回马便走,李如珪见了,举起两根狼牙棒,拍马来迎。被罗成一枪逼开狼牙棒,也照样的一锏,正中左臂。如珪负痛,回马便走,两个喽罗抛掉珠灯,也走了。罗成叫史大奈取了珠灯,笑道:“这个毛贼,正是偷鸡不着,反折一把米。”按下不表。

  且说齐、李二人败下来,一个被打了头颈,一个挂落了手,正想:“财物劫不来,反失了珠灯,如今却将何物去上寿?”忽见西边转出一队人来,却是单雄信、王伯当,后边跟了些家将。齐国远道:“好了!救星到了!”二人遂迎上前去,细言其事,雄信大怒,叫众人一齐赶来。罗成听见人喊马嘶,晓得是败去的响马,纠合同伙追来,遂住马候着。看看将近,国远道:“就是这个小贼种。”雄信一马当先,大喝道:“还我珠灯来便罢,如不肯还,看俺的家伙!”罗成大怒,正欲出马相杀,后回张公瑾认得是雄信,连忙上前叫道:“公子不可动手,单二哥也不必发怒。”二人听得,便住了手。公瑾告罗成知道:“这人就是秦大哥所说的大恩人单雄信便是。”罗成听说,便与雄信下马相见毕,大家各叙过了礼。取金枪药与齐国远、李如珪搽好,疼痛即止。都说往济南拜寿,合做一处同行,不表。

  且说尤俊达得了雄信的令箭,见寿期已近,吩咐家将,打点贺礼,即日起身。程咬金问道:“你去到谁家拜寿?我也去走一遭。”俊达道:“去拜一个朋友的母亲,你与他从未不熟,如何去得?”咬金道:“且说这人姓甚名谁?”俊达道:“这人乃山东第一条好汉,姓秦名琼,字叔宝。你何曾与他熟识?”咬金闻言大笑道:“这人是我从小相知,如何不熟,我还是他的恩人呢。他父亲叫做秦彝,官拜武衙将军,镇守济南,被杨林杀了。他那时年方三岁,乳名太平郎,母子二人,与我母子同居数载,不时照顾他。后来各自分散,虽多年不会,难道不是熟识?”俊达道:“原来有这段缘故,去便同你去,只是你我心上之事,酒后切不可露。”咬金应声:“晓得。”二人收拾礼物,领了四个家将,望济南而来。 guji.artx.cn

  那咬金久不骑马,在路上好不燥皮,把马加鞭,上前跑去。转出山头,望见单雄信一队人马,咬金大叫:“妙呀!大风来了!”遂抡起宣花斧,大叫:“来的留下买路钱去!”雄信笑道:“我是强盗头儿,好笑那厮目不识丁,反要我买路钱!待我赏他一槊。”遂一马上前,把金顶枣阳槊就打。咬金把斧一架,架过了槊,当当的连砍两斧,雄信急架忙迎,那里招架得住?叫声:“好家伙!”回马忙走。罗成看见,一马冲来,摇枪便刺,咬金躲避枪,把斧砍来,罗成拦开斧,闪的一枪,正中咬金左臂。咬金回马要走,不提防腿上又中了一枪,大叫:“风紧!风紧!”只见后边尤俊达到了,见咬金受伤,遂抡起朴刀,拍马赶来。单雄信认得,连忙叫住罗成,不要追赶。俊达唤转咬金,各各相见,取出金枪药,与咬金敷了伤痕,登时止痛。大家合做一处,取路而行。

  将近济南,见城外一所客店,十分宽敞,板上写着贾柳店,雄信对众人道:“我们今日且在这里居住,等齐了众友,明早入城便了。”众人皆说:“有理。”遂一齐入店。店主贾闰甫、柳周臣,接进众人,上楼去坐。几个家丁,派在路上,要等上寿的朋友,招呼进店。当下吩咐安排七八桌酒,先拿两桌上来吃。不一时,来了潞州金甲、童环、梁师徒、丁天庆,家丁招呼,入店上楼,各各见礼,又添上了一桌酒。不多时,又来了柴绍、屈突通、屈突盖、盛彦师、黄天虎、李成龙、韩成豹、张显扬、何金爵、谢映登、濮固忠、费天喜一班豪杰,陆续俱到,各上楼吃酒。忽听外面渔鼓响,走入魏征、徐勣,二人上楼来,各各见礼,坐下饮酒。这时楼下又来了兄弟两人,叫做鲁明月、鲁明星,他二人乃是海贼,所以家丁不认得。二人走入店中,看见楼上有客,就在楼下坐了。走堂的摆上酒肴,二人对饮。

  且表楼上呼三喝四,吃得热闹,咬金暗想:“我当初贫穷,衣食不足,今日大鱼大肉,这般富贵,又且结交众英雄,十分荣耀。”想到此处,欢喜之极,不觉把脚在楼上当的一登。恰好底下是鲁家兄弟的坐处,把那灰尘落在酒中,好似下了一阵花椒末。鲁明星大怒,骂道:“楼上入娘贼的,你登什么?”咬金在上面听见,心头火发,跑下楼来,骂一声:“入娘贼,焉敢骂我?”就一拳望鲁明星打来,早被明星举乎接位。咬金摆不脱,就举右手一拳打来,鲁明月又上前接住。兄弟两个,两手扯住咬金两只手,这两只空手,尽力在咬金背上如擂鼓一般打下。楼上听得,一齐下楼来。雄信认得二人,连忙叫住,挽手上楼,彼此陪罪,依前饮酒。

  且表贾闰甫见这班人不三不四,心内疑惑,悄悄对柳周臣道:“这班人来得古怪,更兼相貌凶奇,莫非有劫王杠的陈达、尤金在内?你可在此看店,待我入城叫叔宝兄来,看看风色,却不可泄漏。”柳周臣点头会意,贾闰甫飞奔往县前来,看见叔宝,就说道:“今日小弟店中,来了一班人,十分古怪。恐有陈达、尤金在内,故此急来,通知兄长。”叔宝就叫樊虎、连明同闰甫走到店中,叔宝当先入内,走上楼梯一看,照面坐的却是单雄信,连忙缩下头来。早被雄信看见,遂立起身来叫:“叔宝兄!”叔室躲避不及,只得与连明、樊虎上楼,逐一相见行礼,叙了阔别之情。

  叔宝走到咬金面前,却不认得,竟作一揖,又无言语,就向别人行礼。尤俊达扯住咬金低低说道:“你说与他自小好相知,如今何不与你叙话?倒象个从不识面的!”咬金闻言大怒,扯住叔宝道:“你这势利小人,为何不睬我?”叔宝笑道:“小可实不认得仁兄。”咬金大喝道:“太平郎,你这等无恩无义,可记得当初住在斑鸠镇上,我母子怎样看顾你?你今日一时发迹,就忘记了我程咬金么?”叔宝闻言叫声:“呵呀!原来你就是程一郎哥!我一时忘怀,多多有罪。”说罢跪将下去。咬金大笑道:“尤大哥,如何?我不哄你!”连忙扶起叔宝道:“折杀!折杀!”又重新行礼,各叙别后事情。

  言讫,叔宝叫贾、柳二人,一齐上来喝酒,酒至数巡,叔宝起身劝酒,劝到雄信面前,回转身来,在桌子脚上撞了痛处,叫声:“呵呀!”把腰一曲,几乎跌倒。雄信扶起叔宝,忙问为何痛得如此厉害?樊虎把那王杠被劫,缉访无踪,被县官比板,细细说了一遍。所以方才撞了痛处,几乎晕倒。雄信与众人听了,一齐骂道:“可恨这个狗男女,劫了王杠,却害得叔宝兄受苦。”此时尤俊达心内突突的跳,忙在咬金腿上扭,咬金大叫道:“不要扭,我是要说的。”便道:“列位不要骂,那劫王杠的就是尤俊达、程咬金,不是尤金。陈达!”叔宝闻言大惊,忙将咬金的口掩住道:“恩兄何出此言?倘给别人听见,不大稳便。”咬金道:“不妨,我是初犯,就到官也无甚大事。”李如珪道:“如何?我说一定是尤俊达合了新伙计打劫的。如今怎么处?”咬金道:“怎么难处?快找索子绑我去见官就是了!”叔宝道:“恩兄呀!弟虽卤莽,那情理二字,亦略知一二。怎肯背义忘恩,拿兄去见官?如兄不信,弟有凭据在此,请他做个见证。”言讫,就在怀中取出捕批牌票,将佩刀一劈,破为两半,就在灯火上,连批文一齐烧了。众人看见,齐说道:“好朋友,这个才是好汉!” …

  登录会员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