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回
《斩鬼传》 刘璋
来自:中华古籍全录 [http://guji.artx.cn/]
字体:
  词曰:世事循还何日了,这个才赊,那个随来讨。总是缘人诚实少,苍天故把乾坤小。幸有钟馗心地好,除去奸顽,纔觉东方晓。任他变化千般巧,当庭一断如包老。

  话说诓骗鬼骗了讨吃鬼与耍碗鬼的万两银子,与丢谎鬼均分,还恐怕讨吃鬼与耍碗鬼不肯死心塌地,故教丢谎鬼回去,一面安顿家小,一面丢上一个大谎,弄的两个讨吃的讨吃,耍碗的耍碗。他与丢谎鬼到南京,竟做生意去了。不想人虽如此,天理不然,报应循还,一点不错。怎见得,有诗为证:奸谋巧计切休夸,无义之财岂富家?

  江面飘来水面去,苍天报应总无差。

  这诓骗鬼合了一个伙计,却是在湾人锅家抠输杀鬼来的抠掐鬼,因有一面之交,故做了伙计。抠掐鬼记骗衣服之仇,卖了一钱,登帐止上五分,不及三个月,竟将五千两本钱抠去一半。那日,诓骗鬼查账,见没了许多东西,就问抠掐鬼下落。抠掐鬼信口伎俉,诓骗鬼大怒,揪住就打。不想抠掐鬼有一般绝招,十指就如钢钩一般,将诓骗鬼先抠起皮,后去其肉,登时抠见骨头,呜呼哀哉了。保正甲长见他抠死了诓骗鬼,齐来拿他,他又轮起利爪来,抠的个个皮开,人人血流。甲保不能擒他,逼的来县中禀报。县尹正在堂上,甲保上前禀道:“小的系地方甲保。适有个抠掐鬼,把个诓骗鬼抠死。某等拿他,他的十指如钩,竟将小的们抠的不能拿住。望老爷速差快皂去拿,稍迟恐他逃了,人命关天,带累小的们。”县尹听了大怒,吩咐两班快手并值日皂隶:“火速拿来见我。”去不多时,祇见都抱头而来。县尹问道:“怎么你们这等模样?”皂隶禀道:“那抠掐鬼实是厉害,小的们奉了钧命前去提他,他轮开利爪,逢着的便伤,遇着的便裂,小的们不能进前,还乞老爷调些兵马去擒他。”县尹摇头道:“非也,量他一人如何敌的你们许多快皂?我想此人绝非人类,定是妖邪,所提兵马,去也无益。必须你们访个有法力的高人来禀我,方可除他。”皂快道:“小的们不知有法力的在何处,必须老爷出张告示招募,那有法力的人自然来应命了。”县尹见说的有理,真个出了一张告示,上写道:本县正堂,为除邪逐祟,以救生民事。照的光天之下,难容魑魅横形,化日之中,未许魍魉弄术。是以律有明条,师巫犹将禁止,况显为民害者耶?近来本县不德,不能正化民,以致妖邪作祟,竟有妖邪抠掐鬼者,具虎狼之心,恃抠人之术,心如毒蛇,遇之者家败人亡。手似钢钩,当之者肉枯髓竭。若不早为拘除,势必多遭毒害。为此示仰合邑军民人等知悉,或有斩邪之勇,或有拿妖之法,或己不能而转荐他人,或此处无有而求之别县,果能除害安民,本县不惜重赏,务期合力同心,不可自贻伊戚。特示。

  告示纔挂出来,常言道:无巧不成话,恰好地溜鬼过来,见众人围着观看,他也挨入人丛中,看时,是张招法师要除抠掐鬼的告示。地溜鬼道:“这有何难?”众人问道:“你能斩鬼么?”地溜鬼道:“我虽不能,却能请个斩鬼人来。”于是簇拥着地溜鬼来见县尹。县尹升堂,问道:“你有何术可以斩鬼哩?”地溜鬼道:“小人不能斩鬼,小人知道斩鬼的人,姓锺名馗,是天子封为伏魔大神的,领着一个司马、一个将军、三百阴兵。老爷要除此恶鬼,料想非他不能。老爷这边差人同小人去请来可也。”县尹大喜,赏了地溜鬼五十两银子,差了两个快手跟着地溜鬼飞也似请去了。

  却说钟馗打发了讨吃鬼,其时又是中秋天气,金风瑟瑟,玉露零零,昔颜潜庵有诗为证:金风萧瑟楚天长,人世光阴属渺茫。

  田舍稻炊云白滑,山园霜熟木奴香。

  雁传归信天河远,蛩诉离愁夜正长。

  况是江山摇落后,闲居潘鬓渐苍苍。

  钟馗领着阴兵缓缓而来,一路上见了些衰柳啼鸦、凉风惊雁。正行之际,忽见三人拦道跪下,钟馗问道:“汝等有何话讲?”一人跪上前来,说道:“小人是地溜鬼。”钟馗道:“俺专要斩鬼,你怎么敢来?”地溜鬼道:“小人名虽为鬼,却不害人。今日来正要请老爷斩鬼。”遂将县尹敦请之意禀上。钟馗甚喜,吩咐两个快手先回,然后叫地溜鬼引路,不到县衙,竟寻抠掐鬼去了。

  且说那抠掐鬼得了诓骗鬼的东西,将诓骗鬼抠死,又抠了保甲、皂快,知道县尹不肯与他干休,他又招了许多会抠掐的人当小兵儿,反上鹰鼻山去做起大王来了。地溜鬼早已知道,引着钟馗竟到鹰鼻山下。小卒报上山来,道:“山下有个钟馗,领着兵将,扎住营寨,口言要斩大王”。抠掐鬼听了大怒,急速齐整,拿了一条镰银棍,冲下山来。这壁厢富曲出马,舞刀相迎。两个斗了顿饭时辰,不分胜负。抠掐鬼丢了镰银棍,轮起爪来,向富曲脸上乱抠,富曲遮架不住,败回阵来。钟馗见富曲满脸带血,问道:“怎么这等狼狈?”富曲道:“果然抠得厉害,从来未见此等恶鬼。”钟馗大怒,提剑而出,那抠掐鬼又拿棍来迎。这一场好杀:镰银棍不离耳畔,青铜剑祇在眉峰。那一个说:“俺抠死了诓骗鬼,与你何干?”这一个说:“俺奉了唐王命,专斩妖精。”那个说:“俺轮开十个指,人人胆颤。”这个说:“俺舞着一口剑,个个心惊。”那个说:“俺和你谁走了,不算好汉。”这个说:“俺和你谁胜了,纔算将军”。正是:两家费尽千般力,试看何人立大功。

  那抠掐鬼左伎右俉,看看遮架不住,丢了棍,伸出爪来。钟馗知道他的厉害,虚晃一剑,且回本阵,那抠掐鬼又得胜而回。咸渊道:“看他所恃者,唯是十指。何不将涎脸鬼的那副脸戴上,他自然抠掐不动,斩他有何难哉。”钟馗道:“是了。”忙将脸戴上,又出阵来。那抠掐鬼也不拿镰银棍了,但凭十指来抠。不料此脸坚厚异常,怎能动得分毫,反将十指头抠的鲜血长流,不能施展,祇得缩回手去。钟馗大喝一声,举剑照头砍来,抠掐鬼无法支持,逃回山上去了。小卒儿见他们的大王逃了。正是蛇无头而不行,鸟无翅而不飞,也就都四散了。那抠掐鬼自料不能得生,关上寨门,点起火来,自焚而死,纔知道他是个闭门子火烧杀的。于是地溜鬼飞报与县尹,县尹大喜,率领百姓来迎请钟馗。钟馗不好推辞,祇得来到衙门,祇见堂柱上挂着一付对联,上写着:百里清风回绿野,一帘明月照琴堂其时早已设下筵席,铺垫的十分整齐。县尹把盏,让钟馗坐了正席,咸渊左席,富曲右席,县尹下席奉陪。戏子捧上戏单,请钟馗拣戏。钟馗拣了一出《关圣斩妖》,戏子扮演出来。先是周小官唱了一套,请道士来书符念咒,念出一个妖精。那妖精将道士打去了,恰好吕纯阳走过来,看见妖精厉害,发起碟文,请将关夫子来,周仓捉住妖精,关夫子斩了。县尹看到此处,道:“大人今日斩鬼,不亚关夫子矣。”钟馗道:“大人请俺至此,也就是那吕纯阳了。”县尹称富曲道:“富将军可算得周仓”。富曲道:“不然,不然,他将俺抠得满脸流血,祇好算道士罢了。”满座皆大笑。席终,钟馗就要辞去,县尹再三款留,说道:“下官有一座小园,屈尊大人盘桓数日,也不枉下官敦请一场。”钟馗祇得应允。 …

  登录会员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