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八十三杂歌谣辞一
《乐府诗集》 郭茂倩
来自:中华古籍全录 [http://guji.artx.cn/]
字体:
  言者,心之声也;歌者,声之文也。情动於中而形於言,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永歌之。歌之为言也,长言之也。夫欲上如抗,下如坠,曲如折,止如槁木,倨中矩,句中钩,累累乎端如贯珠,此歌之善也。《宋书·乐志》曰:“黄帝、帝尧之世,王化下洽,民乐无事,故因击壤之欢,庆云之瑞,民因以作歌。其后风衰雅缺,而妖淫靡曼之声起。周衰,有秦青者,善讴,而薛谈学讴於秦青,未穷青之伎而辞归。青饯之於郊,乃抚节悲歌,声震林木,响遏行云。薛谈遂留不去,以卒其业。又有韩娥者,东之齐,至雍门,匮粮,乃鬻歌假食。既去而馀响绕梁,三日不绝。左右谓其人不去也。过逆旅,逆旅人辱之,韩娥因曼声哀哭。一里老幼悲愁垂涕相对,三日不食。遽追之,韩娥还,复为曼声长歌;一里老幼喜跃抃舞,不能自禁,忘向之悲也。乃厚赂遣之。故雍门之人善歌哭,效韩娥之遗声。卫人王豹处淇川,善讴,河西之民皆化之。齐人绵驹居高唐,善歌,齐之右地亦传其业。前汉有鲁人虞公者,善歌,能令梁上尘起。若斯之类,并徒歌也。《尔雅》曰:‘徒歌谓之谣。’”《广雅》曰:“声比於琴瑟曰歌。”《韩诗章句》曰:“有章曲曰歌,无章曲曰谣。”梁元帝《纂要》曰:“齐歌曰讴,吴歌曰歈,楚歌曰艳,浮歌曰哇,振旅而歌曰凯歌,堂上奏乐而歌曰登歌,亦曰升歌。故歌曲有《阳陵》《白露》《朝日》《鱼丽》《白水》《白雪》《江南》《阳春》《淮南》《驾辩》《渌水》《阳阿》《采菱》《下里巴人》,又有长歌、短歌、雅歌、缓歌、浩歌、放歌、怨歌、劳歌等行。汉世有相和歌,本出於街陌讴谣。而吴歌杂曲,始亦徒歌,复有但歌四曲,亦出自汉世,无弦节作伎,最先一人唱,三人和,魏武帝尤好之。时有宋容华者,清彻好声,善唱此曲,当时特妙。自晋已后不复传,遂绝。凡歌有因地而作者,《京兆》《邯郸歌》之类是也;有因人而作者,《孺子》《才人歌》之类是也;有伤时而作者,微子《麦秀歌》之类是也;有寓意而作者,张衡《同声歌》之类是也。甯戚以困而歌,项籍以穷而歌,屈原以愁而歌,卞和以怨而歌,虽所遇不同,至於发乎其情则一也。历世已来,歌讴杂出。令并采录,且以谣谶系其末云。”

  【歌辞一】

  【击壤歌】

  《帝王世纪》曰:“帝尧之世,天下大和,百姓无事。有八九十老人击壤而歌。”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何力於我哉?

  【卿云歌三首】

  《尚书大传》曰:“舜将禅禹,於时俊乂百工相和而歌《卿云》。帝乃唱之曰‘卿云烂兮’;八伯咸进,稽首曰‘明明上天’;帝乃再歌曰‘日月有常’。”《史记·天官书》曰:“若烟非烟,若云非云,郁郁纷纷,萧索轮囷,是谓庆云。”庆云即卿云,盖和气也。舜时有之,故美之而作歌。

  卿云烂兮,◆缦缦兮。日月光华,旦复旦兮。

  明明上天,烂然星陈。日月光华,弘于一人。ARTX.CN

  日月有常,星辰有行。四时顺经,万姓允诚。

  於予论乐,配天之灵。迁于贤善,莫不咸听。

  ◆乎鼓之,轩乎舞之,精华已竭,褰裳去之。

  【涂山歌】

  《吴越春秋》曰:“禹年三十未娶,行涂山,恐时暮失嗣,辞云:‘吾之娶也,必有应也。’乃有白狐九尾造於禹,禹曰:‘白者,吾之服也;九尾者,王之证也。’於是涂山之人歌之。禹因娶涂山,谓之女娇。”

  绥绥白狐,九尾庞庞。我家嘉夷,来宾为王。成于家室,我都攸昌。天人之际,於兹则行,明矣哉!

  【夏人歌二首】

  《尚书大传》曰:“夏人饮酒,醉者持不醉者,不醉者持醉者,而歌曰:‘盍归乎薄,薄亦大矣。’伊伊退而更曰:‘觉兮较兮,吾大命格兮。去不善而就善,何不乐兮。’薄,汤之都,言当归汤也。”《韩诗外传》曰:“桀为酒池糟堤,纵靡靡之乐,一鼓而牛饮者三千。群臣皆相持而歌。”

  江水沛兮,舟楫败兮。我王废兮,趣归於亳,亳亦大兮。 …

  登录会员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