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十九相和歌辞十四
《乐府诗集》 郭茂倩
来自:中华古籍全录 [http://guji.artx.cn/]
字体:
  瑟调曲四【大墙上蒿行】魏·文帝《古今乐录》曰:“王僧虔《技录》有《大墙上蒿行》,今不歌。”中国古籍全录

  阳春无不长成,草木群类,随大风起。零落苦何翩翩。中心独立一何茕,四时舍我驱驰,今我隐约欲何为。人生居天壤间,忽如飞鸟栖枯枝,我今隐约欲何为。适君身体所服,何不恣君口腹所尝,冬被貂鼲温暖,夏当服绮罗轻凉。行力自苦,我将欲何为?不及君少壮之时,乘坚车,策肥马良。上有仓浪之天,今我难得久来视。下有蠕蠕之地,今我难得久来履。何不恣意遨游。从君所喜,带我宝剑,今尔何为自低卬?悲丽平壮观,白如积雪,利若秋霜。驳犀标首,玉琢中央。帝王所服,辟除凶殃。御左右,奈何致福祥。吴之辟闾,越之步光,楚之龙泉,韩有墨阳,苗山之铤,羊头之钢,知名前代,咸自谓丽且美。曾不知君剑良,绮难忘。冠青云之崔嵬,纤罗为缨,饰以翠翰,既美且轻。表容仪,俯仰垂光荣。宋之章甫,齐之高冠,亦自谓美,盖何足观。排金铺,坐玉堂,风尘不起,天气清凉。奏桓瑟,舞赵倡,女娥长歌,声协宫商,感心动耳,荡气回肠。酌桂酒,鲙鲤鲂,与佳人期,为乐康。前奉玉卮,为我行觞。今日乐,不可忘,乐未央。为乐常苦迟,岁月逝,忽若飞,何为自苦,使我心悲。

  【野田黄雀行四解】曹植《古今乐录》曰:“王僧虔《技录》有《野田黄雀行》,今不歌。”《乐府解题》曰:“晋乐奏东阿王‘置酒高殿上’,始言丰膳乐饮,盛宾主之献酬。中言欢极而悲,嗟盛时不再。终言归於知命而无忧也。”《空侯引》亦用此曲。按汉鼓吹铙歌亦有《黄雀行》,不知与此同否?

  置酒高殿上,亲交从我游。中厨办丰膳,烹羊宰肥牛。秦筝何慷慨,齐瑟和且柔。阳阿奏奇舞,京洛出名讴。乐饮过三爵,缓带倾庶羞。主称千金寿,宾奉万年酬。久要不可忘,薄终义所尤。谦谦君子德,磬折欲何求。盛时不再来,百年忽我遒。惊风飘白日,光景驰西流。生存华屋处,零落归山丘。先民谁不死,知命复何忧!中国古籍全录

  右一曲,晋乐所奏。

  置酒高殿上,亲交从我游。中厨办丰膳,烹羊宰肥牛。秦筝何慷慨,齐瑟和且柔。阳阿奏奇舞,京洛出名讴。乐饮过三爵,缓带倾庶羞。主称千金寿,宾奉万年酬。久要不可忘,薄终义所尤。谦谦君子德,磬折欲何求。惊风飘白日,光景驰西流。盛时不可再,百年忽我遒。生存华屋处,零落归山丘。先民谁不死,知命亦何忧。

  右一曲,本辞。中国古籍全录

  【同前】

  高树多悲风,海水扬其波。利剑不在掌,结友何须多。不见篱间雀,见鹞自投罗。罗家得雀喜,少年见雀悲。拔剑捎罗网,黄雀得飞飞。飞飞摩苍天,来下谢少年。

  【同前】隋·萧毂弱躯愧彩饰,轻毛非锦文。不知鸿鹄志,非是凤凰群。作风随浊雨,入曲应玄云。空城旧侣绝,沧海故交分。宁死明珠弹,且避鹰将军。

  【同前】唐·李白游莫逐炎洲翠,栖莫近吴宫燕。吴宫火起焚尔窠,炎洲逐翠遭网罗。萧条两翅蓬蒿下,纵有鹰鹯奈若何。

  【同前】储光羲啧啧野田雀,不知躯体微。闲穿深蒿里,争食复争飞。穷老一颓舍,枣多桑树稀。无枣犹可食,无桑何以衣。萧条空仓暮,相引时来归。邪路岂不栖,渚田岂不肥。水长路且怀,恻恻与心违。

  【同前】僧贯休高树风多,吹尔巢落。深蒿叶暖,宜尔依薄。莫近鹗类,珠网亦恶,饮野田之清水,食野田之黄粟。深花中睡,孛土里浴。如此即全胜啄太仓之穀,而更穿人屋。

  【同前】僧齐己双双野田雀,上下同饮啄。暖去栖蓬蒿,寒归傍篱落。

  殷勤避罗网,乍可遇雕鹗。雕鹗虽不仁,分明在寥廓。

  【置酒高殿上】陈·张正见陈王开甲第,粉壁丽椒涂。高窗侍玉女,飞闼敞金铺。名香散绮幕,石墨彫金炉。清醪称玉馈,浮蚁擅苍梧。邹、严恆接武,申、白日相趋。容与升阶玉,差池曳履珠。千金一巧笑,百万两鬟姝。赵姬未鼓瑟,齐客罢吹竽。歌喧桃与李,琴挑《凤将雏》。魏君惭举白,晋主愧投壶。风云更代序,人事有荣枯。长卿病消渴,壁立还成都。

  【同前】江总三清传旨酒,柏梁奉欢宴。霜云动玉叶,冻水疏金箭。 …

  登录会员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