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宾杂剧选(元)
张国宾
来自:中华古籍全录 [http://guji.artx.cn/]
字体:
  张国宾,元代戏曲作家,演员。名一作张国宝,艺名喜时营(营一作“丰”)。大都(今北京市)人。生平不详。所作杂剧今知有四种:《高祖还乡》已佚,《薛仁贵荣归故里》、《相国寺公孙合□衫》及《罗李郎大闹相国寺》三种皆存。
相国寺公孙汗衫记杂剧 薛仁贵衣锦还乡记杂剧

  --------------------------------------------------------------------------------
相国寺公孙汗衫记杂剧

  第一折

  (正末扮员外引卜儿、外末、外旦上,开)老夫南京人氏,姓张名文秀,婆婆赵氏,孩儿张孝友,媳妇李氏,在这马行街居住。人口顺,子唤我做张员外。平日好善,救困扶危。时遇冬天,下着国家祥瑞。孩儿道与,交安排酒者,喒看街楼上赏雪咱!
[仙吕点绛唇] 密布彤云,乱飘琼粉,朔风紧。一色如银,这雪交孟老骑驴稳。
(带云)大哥,这是冬天那春天?(等外末云了)
[混江龙] 虽是孟冬时分,你言冬至我疑春。既不呵,可怎生梨花片片,柳絮纷纷?梨花坠变为银世界,柳絮飞翻做玉乾坤。将酒来!银瓶注鹅黄嫩。俺是凤城中士庶,龙袖里娇民。
(等净上冻倒科)(等外末交救了)(等净礼了)
[油葫芦] 我子见百结鹑衣不盖身,呵,呵,呵,怎直这般家道窘?(交与酒科)交连珠儿热酒饮三樽。那苏秦未遇青天困,他时来便挂黄金印。翻手是雨,合手是云。读书万卷多才俊,少是末一世不如人。
(交与衣服科)
[天下乐] 把这一套儿衣服旧改新。(与十两银做盘缠)与了盘缠交速离门。休嫌少,俺与你一时间周急添些气分。有一日马颔下缨似火,头直上伞如云,哥哥,早为官早立身。
(云)送下楼去者。(等外末云了)(净云了)
[金盏儿] 恰才卖花唇,显精神,说他善搠枪快使刀能抡棍,那刚强和柔弱是老聃云。我见长不见短,他习武不习文。我敬善不敬恶,你宜假不宜真。
(等外末云交净看库了)(等解子押外净赵兴孙上,云住)(云)将十两银来与他做盘缠。(等卜儿认义了)(等净夺银了)
[后庭花] 你道他眉下没眼筋,口边有饿文。岂不闻马向群中觑,人居贫内亲?不索你怒生嗔,他如今身遭危困,你将他恶语喷,他将你廝记恨。恩和仇两个人,是和非三处分。
[青哥儿] 休显得我言而言而无信,你便是交人交人评论。他如今迭配遭囚锁缠着身,你枉了相闻。你乱说胡云,他背义忘恩,道不是良民,一世孤贫。你问毗邻,绕户巡门,你也曾一年春尽一年春,这般穷身分。
(等解子、外净先下)
[赚尾] 陈虎唻!壮士惜孤寒,好汉怜危困。他怎肯记小过忘人大恩?你□子肋底插柴怎不自隐,全没些敬老怜贫,恶相闻。不争你劈手夺银,显得我也惨他也羞你也狠。他待学灵辄的报恩,你便似庞涓般挟恨。我劝你个得时人休笑失时人!
(下)(等净提了,下)

  第二折

  (等外末上,云住)(等净上,说说外末躲灾,都下)(等卜儿叫住)(正末慌上)(等卜儿告)忤逆贼!俺子是个开店的者波,您去呵,也合交我知道,休道俺是亲爷亲娘!婆婆,喒赶去!(等卜儿云了)
[越调斗鹌鹑] 我有眼如盲,有口似哑。你绿鬓朱颜,我苍髯皓发。不争背母抛爷,却须违条碍法。他不怕,天折罚!你闲遥遥喝婢呼奴,稳拍拍骑鞍压马。
[紫花儿序] 没些事人离财散,好可间水远山遥,平地的海角天涯。你将着那价高的行货,你引着个年小的浑家,若还有些争差,您这双没主意的爷娘是怕也不怕?您畅好是心粗胆大!(带云)婆婆,咱出酸枣门,遶着黄河岸上赶去来!哎!俺这般拽巷摆街,都因他弃业抛家。
(等卜儿云了)
[天净沙] 兀良疏林落日昏鸦,兀的淡烟老树残霞。咱趁着古道西风瘦马,映着夕阳西下,子问叫那野桥流水人家。
(做问船科)
[酒旗儿] 不知在那个桅竿下,排着舟楫,缆着船筏?张孝友住者!将我这泪眼揉乾,望不见他。(再叫)兀的不叫得我咽喉叉。(等外末一行上)(云)婆婆,拖住只!好也啰!却不父母在不合离家?你兀的不惹得旁人骂!
(等外末云了)
[小桃红] 更做道好儿好女眼前花,你说这不辞您爷娘的话。兀的是那一个袁天纲算来的卦?这言语唬庄家,却不忧父母病体着床榻。你去了呵,交人道做爷娘的鳏寡,做孩儿的谎诈,交人道你个媳妇儿不贤达。
(等外旦对卜儿云了)(卜儿云了)
[鬼三台] 听言罢,无凭话,惹的聪明人笑话。那没子嗣,没根芽,烧大细马,将金纸银钱香火加,便贤孙孝子儿女多。早难道神不容奸,天能鉴察。
(等外末云了)
[紫花儿序] 我问甚玉杯珓下下,偌大个东泰岳爷爷,他闲管您肚皮里娃娃?却不种穀得穀,种麻收麻!兀那积善人家,天网恢恢不道漏了纤掐。这言语有伤风化,我不信你调嘴摇舌,利齿伶牙。
(等外末云了)(云)婆婆,心去意难留,交他去!媳妇儿,大哥有着身穿的汗衫儿,脱将来。(等脱了,做拆开两半了,云)媳妇儿,你将取一半,我收着一半。(做咬破小指,衫儿上抹血科)(卜儿问了)
[调笑令] 把衫儿拆下,着血糊搽。世上子有莲子花,我别无甚弟兄没甚房下。万一间命掩黄沙,将衫儿半壁向匣盖上搭,便是你举车前拽布拖麻。
(等外末一行辞了,先下)
[寨儿令] 交俺空感伤,谩嗟呀,狠毒儿去也难恋他。交梢公楫开船栈,向水路行踏,早过了茅舍两三家。棹篦摇拨散蒹葭,橹椿鸣惊起鹅鸭。云烟飞缭乱,榆柳闹交杂。不见他,空望得我眼睛花。
(带云)婆婆,他每去了,喒也家去来!
[络丝娘] 好家私便似水底捺瓜,亲子父便似拳中若沙。寺门前金刚斗廝打,佛也理会不下。
[ㄠ篇] 陈虎那廝奸奸诈诈,张孝友又虔虔答答。媳妇儿当年正二八。嗏!只愿得你出入通达。
(提入城了)(等外云失火了)
[ㄠ篇] 道张员外遗漏火发,立挣了呆答孩唬杀。待去来当街里立着兵马,俺却是怎生合煞?
[耍三台] 焰腾腾偌高下,火焰起狂风乱刮。摆一街铁猫水瓮,列两行钩镰麻搭。巡院里高声叫巷长,交把那为头儿失火的拿下。苦也!苦也!铜斗儿大院深宅,天哪!天哪!火烧的无根椽片瓦。
[青山口] 这家,那家,叫口丫口丫,街坊每救火咱!几家瓦厦,忽剌剌,被巡军都拽塌。天呵!苦痛杀,真加,人唾骂。你浪酒闲茶,卧柳眠花,半世禁害杀。自矜自夸,兀的天折天罚。他也末他,不偢咱;咱也末咱,可怜他。俺那张家,你那根芽,有伤人伦风化,你好不知个礼法。
[收尾] 儿呵!俺从那水胡花抬举的你偌来大,交俺两个老业入索排门儿叫化。元是个卧牛城富豪民,少不得悲田院里冻饿杀!
(下)

  第三折

  (等外末一行上)(净打外末下水了)(等净提得? 儿了)(等外末扮相国寺长老上,开关子下了)(等外旦、净、小末上,云住)(交小末应举科)(等净嘱咐了,先下)(外旦与小末汗衫了)(等长老上,开住)(等小末扮孤上,见长老提打斋,坐定)(正末引卜儿扮都子上,叫街住)
[中吕粉蝶儿] 绕着后巷前街,叫化些余食剩汤残菜,受了些霜欺雪压风筛。我想五脏神,一顿饱,多应在九霄云外。运拙时乖,叫几声爷娘佛有谁怜爱!
[醉春风] 济困的众街坊,您是救苦的观自在。谁肯与半抄粗米一根柴?街坊每歹,没个把俺? 采,着个甚买!但得半片儿羊皮,一头? 荐,俺便是得生天界。
(做跪下,放)
[快活三] 风哨的手倦抬,冻饿死怎挣揣!一场天火送了家财,婆子,我问你那少年儿今何在!
[朝天子] 老迈,正该,命运拙飢寒煞。无铺也末无盖冷难捱,雪风紧没遮塞。俺不敢翻身,拳做一块。你敢救冰雪堂地狱炎?俺这里跪在、大街,把救苦的爷娘来拜!
(等卜儿云了)
[四边静] 冬寒天色,冷落窑中又没根柴。冻死屍骸,无人偢? 采,谁肯着杴土埋,少不得撇在荒郊外!
(等外云了)(等卜儿云了)(云)婆婆,前面引着,喒吃斋去来。
[普天乐] 听道了喜盈腮,刚行刚蓦,身躯强整,脚步难抬。(做到寺了)(外云了)(做回身云)婆婆,喒这口衣饭,子呵的是也!饿纹在口角头,食神在天涯外。谁似俺公婆每穷得煞,喒怎生直恁地月滞年灾!能够残汤半瓢,食充五脏,俺又索日转千阶。
(等孤唤了,做过去)(等与斋饭了)(云)婆婆,你子在这里,我那壁谢官人去。愿官人一官未尽,一官到来。(打认科)
[上小楼] 甚风儿吹你到来,来还乡界。交我呆呆邓邓,哭哭啼啼,怨怨哀哀。你喜喜欢欢,停停当当,无妨无碍。也合探恁这老爷娘快也不快。
(等孤云了)官人姓甚底?(等云了)多少年纪?(等云了)(与卜儿云了)(等云了)不是,他十七也。(打认了)
[ㄠ篇] 嗨!好似呵!便是一个印合,脱将下来,一般言语,一般容颜,一般身材!不是莽撞头,把官人,廝赢廝赛,错认了把老身休怪。
(等孤云了)(做接了衫儿看了)婆婆,喒那壁衫儿那里?(等卜云了)(做将两半衫儿比了,悲云)婆婆,我省得,喒张孝友孩儿被陈虎那廝亏图了。喒媳妇儿去时,有三个月身小,经今去了十七年也!这官人道他姓陈,十七岁也。眼见的陈虎那廝送了俺孩儿性命,把媳妇强吓为妻也!
[脱布衫] 觑绝时雨泪盈腮,俺那别离时我心规划。被你盼望杀这爹爹奶奶,问俺那少年儿在也不在?
[小梁州] 这半壁衫儿是我拆开,你可是那里将来?(孤问了)二十年前有家财,我是张员外,家住在马行街。
[ㄠ篇] 当年认得不良贼,是俺一家儿横祸飞灾。俺孩儿去做客,离乡外,趁着黄河一派,一去不回来。
(带云)官人,你娘那里?(等云了)(做把衫儿分付与孤了)
[耍孩儿] 将衫儿半壁亲捎带,你子道马行街里公婆每老迈。这消息莫交你爷知,子你娘行分付的明白。若是你一句射透千年事,强如俺十谒朱门九不开。那贼汉也合是败。您福消灾至,俺苦尽甘来。
[收尾] 强如俺佛刺佛刺头又磕,天呵天呵手又掴。能够俺媳妇儿眼前把公婆拜,认识了俺孙儿大古里采!
(等孤提了,下) …

  登录会员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