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部 卷八百二十四
《全唐文》 董诰
来自:中华古籍全录 [http://guji.artx.cn/]
字体:
  ◎ 黄滔(三)

  ◇ 代陈蠲谢崔侍郎启

  某启。户部郑郎中伏话郑隐先辈专传侍郎尊旨,伏蒙於新除永乐侍郎处特赐荐论。跪对吉辞,拜聆嘉耗。感激兢悚,罔知所容。某词学疏芜,进取乖拙。一叨贡士,累黜名场。足间之刖处纵横,额上之点痕重叠。今春伏遇侍郎精求俊彦,历选滞遗。某又名碍龙头,迹乖豹变。都由薄命,翻负至公。以此怔忪莫宁,惶惑无己。在良时而自失,於异日以何归。谓一生而便可甘心,叹二纪而徒劳苦节。岂料侍郎坚垂记录,确赐恤伤。令後人而副取前心,指陋质而说为遗恨。将使蔡经之骨,终系仙家。士燮之魂,却还人世。盖施阴德,岂止阳功。喜极翻惊,感深唯泣。明年春色,致身虽出於他门。今日恩光,碎首须归於旧地。

  ◇ 西川高相启

  相公岳降宏才,神资伟望。象外而蔼然妙旨,人间而凛若清风。当以四三杰於汉庭,九八元於尧日。圣上以南澄鸢水,克伏英威。西镇龟城,须资妙略。所以未归台辅,且据重难。巍峨两地之勋,冠绝一时之盛。凡在中外,孰不具瞻。

  ◇ 与蒋先辈启中国古籍全录

  三吴烟水,百越山川。干戈杳隔於音尘,门馆久违於趋觐。空自明祈日月,暗祝神祗。相如徵出於上林,贾谊召来於宣室。不然者,隐於商岭,栖向傅岩。克俟搜罗,直膺梦寐。焚香稽首,以日系时。滔一滞江乡,六更寒燠。都由恶命,早失良时。迢递一名,进取则大朝有难。零丁数口,退休则故国无家。归蜀还吴,言发涕下。

  ◇ 与沈侍御启

  侍御麟凤瑞姿,蓬瀛绝境。叔度与陂湖比量,仲尼将日月齐明。自飞翥九霄,梯航陆海。郑门若市,季诺如金。为学囿之芝兰,作词林之杞梓。今则提携陈檄,登陟燕台。冠张豸角以巍峨,幄折莲花而照耀。假途如此,殊拜宁遥。凡在人情,孰不倾瞩。

  ◇ 段先辈启

  判官先辈万顷襟神,四科文行。比鸾鹤而既冲霄汉,喻龟龙而须瑞皇王。今者宾幕清风,士林重价。虽欲留欢於五辟,其如积望於九迁。伏计即有新荣,别膺殊命。滔蒙知既异,感德常深。辞违遽变於暄寒,祷祝敢忘於朝夕。

  ◇ 第二启

  昨於道路累附状,伏计迤逦上达。滔行役近己到潮州,伏以一路经过,二年飘泊,言则涕下,清静而魂销。固非系情於杯酒笙歌,留恋於云山烟水。抛掷进趋之道,迟回温清之期。伏计夙鉴如愚,必当知不得己。又安可远含丹赤,莫寓听闻。且圣代近来,时风愈正。取舍先资於德行,较量次及於文章。无论於草泽山林,不计於簪裾绂冕。少有三举五举,多闻十年廿年。而滔自厕迹其中,且迷津不暇。况乎来则无终军意气,动则有杨朱路歧。将卜一归,仅阙两试。人事如此,光阴几何。先辈特赐恩知,殊为诱诲。时或轸念,固应动心。然亦否极则通,彩来自圣。他日而若无好命,今辰而焉有良知。唯当依倚栽培,谘询可否。陈琳笺檄,宁容久借於外藩。夫子墙门,虔俟再趋於上国。

  ◇ 贺正启

  伏以司鸡殷朔,建虎尧辰。仙人则饮柏延龄,词客则浮椒献颂。伏惟相公膺兹令节,纳彼嘉祥。召伯甘棠,盖地之芳阴更阔。亚夫细柳,连天之瑞色长新。与青阳而同发生,揭鸿钧而普播物。永贞国柄,坚律师坛。

  ◇ 第二启中国古籍全录

  伏以青阳变律,乃二仪革故之辰。献岁开正,是四气维新之日。伏惟仆射与春符契,触物贞亨。迎瑞节於凤衔,荣兼四辅。建碧幢於瓯越,永保千年。凡於动植之间,长受暄和之赐。

  ◇ 赵起居启ARTX.CN …

  登录会员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