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部 卷七百六十一
《全唐文》 董诰
来自:中华古籍全录 [http://guji.artx.cn/]
字体:
  ◎ 郑涯

  涯,太和朝官司勋员外郎。

  ◇ 武宗庙议

  会昌六年五月,礼仪使奏,武宗昭肃皇帝庙,并合祧迁者。伏以自敬宗、文宗、武宗兄弟相及,已历三朝。昭穆之位,与承前不同。所可疑者,其事有四。一者兄弟昭穆同位,不相为後。二者已祧之主,复入旧庙。三者庙数有限,无後之主,则宜出置别庙。四者兄弟既不相为後,昭为父道,穆为子道,则昭穆同班,不合异位。

  据《春秋》:「文公二年跻僖公。」何休云:跻,升也。谓西上也。惠公与庄公,当同南面西上,隐、桓与闵、僖,当同北面西上。孔颖达亦引此义释经文。贺循云:殷之盘庚,不序阳甲;汉之光武,上继元帝。晋元帝、简文皆用此义。盖以昭穆位同,不可兼毁二庙故也。《尚书》云,七世之庙,可以观德。且殷家兄弟相及,有至四帝不及祖祢,何容更言七代,於理无疑矣。

  二者今以兄弟相及,同为一代,矫前之失,则合复代宗、神宗於太庙。或疑已祧之主,不合更入太庙者。案晋代元、明之时,已迁豫章、颍川矣。及简文即位,乃元帝之子,故复豫章、颍川二神主於庙。又国朝中宗已太庙,至开元四年,乃出置别庙。至十年置九庙,而中宗神主复太庙。则已迁复入,亦可无疑。

  三者庙有定数,无後之主,出置别庙者。按魏、晋之初多同庙,盖取上古清庙一宫,尊远神祗之义。自後晋武所立之庙,虽有七主,而实六代,盖景文同庙故也。又按鲁立姜原文王之庙,不计昭穆,以尊尚功德也。晋元帝上继武帝,而惠、怀、愍三帝,时贺循等诸儒议,以别为主庙。亲远义疏,都邑迁异,於理无嫌也。今以文宗弃代才六七年,武宗甫尔复土,遽移别庙,不齿宗祖。在於有司,非所宜议。

  四者添置庙之室。案礼论,晋太常贺循云,庙以容主为限,无拘常数。故晋武帝时,庙有七主六代。至元帝、明帝,庙皆十室。及康、穆二帝,皆至十一室。自後虽迁故新,大抵以七代为准,而不限室数。伏以江左名儒,通赜睹奥,事有明据,固可施行。今若不行是议,更以迭毁为制,则当上不及高曾未尽之亲,下有忍臣子恩义之道。今备讨古今,参校经史,上请复代宗神主於太庙,以存高曾之亲;下以敬宗、文宗、武宗同为一代,於太庙东闲置两室,定为九代十一室之制,以全臣子恩敬之义。庶协大顺之宜,得变礼之正,折古今之纷互,立群疑之杓指。因心广孝,永烛於皇明;昭德事神,无亏於圣代。

  ◇ 武宗庙合祧迁议

  夫礼经垂则,莫重於严配。必参损益之道,则合典礼之文。况有明徵,是资折衷。伏自敬宗、文宗、武宗三朝,嗣位皆以兄弟。考之前代,理有显据。今谨详礼院所奏,并上稽古文,旁摭史氏,协於通变,允谓得宜。臣等商议,请依礼官所议。

  ◎ 郑处诲

  处诲字廷美,赠仆射汗子。太和八年进士。累迁工部刑部侍郎,出为浙东观察使检校刑部尚书宣武军节度使。

  ◇ 授郑薰礼部侍郎制

  敕。仪曹剧任,中台慎择。总百郡之俊造,考五礼之异同。必求上才,以允佥属。中散大夫尚书工部侍郎郑薰,高阳茂族,通德盛门。秉庄氏之遗风,蕴名卿之品业。文谐骚雅,鼓吹前言。誉洽绅,领袖时辈。操守必修其谦柄,进退常践於德藩。叠中词科,亟升清贯,持橐列金华之侍,挥毫擅紫闼之工。贰职冬官,克扬休问。是用俾司贡籍,以振儒风。朕以化天下者,莫尚於人文;序多士者,以备乎时选。育材之本,惟善是从。搴拔既尚於幽贞,耸劝勿遗於曹绪。无求冠玉,无采雕虫。当思取实之方,必有酌中之道。尔其尽虑,以率至公。可守礼部侍郎。

  ◇ 州节度使厅记ARTX.CN

  为古国,其俗质而厚,其人朴而易理。业尚播种畜扰,有後稷、公刘之遗风。始皇并天下,地属右辅。後汉析为新平郡。後魏改置豳州,国朝因之。开元中,诏以豳、幽为疑,因改为。天宝已前,太平岁久,西通伊、凉,万里而远,实为近郡。申王薛王以亲贤之责居之,太尉房公以盛德之重居之。洎逆胡勃起幽、朔,西戎尘坌荡涌,乘艰难际,盗据河右。蕃兵去王城,不及五百里,由是为边郡斥候,近郊镇要害。大历中,尚父汾阳王始以朔方军壮其威容。後益选武勇骁健有胆决奇谋者继之。

  今天子三年,西戎款关,献河湟数州故地,西鄙益拓。为近蕃,上念兵戎方息,边备愈远,始诏司空白公,由丞相府持节来镇。丞相功成继命,文雅忠恕之风,煦然而起。边人若寝寤拭目,心意苏醒,始知礼让文化之为急务。廷议以我季父尚书公前为夏帅,夷安,寇盗弭急,储廪果实,兵械果完,懋赏休绩。迁镇是军,季父又以理夏之政,移之於。人嬉嬉,薰为太和。 …

  登录会员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