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部 卷六百四十八
《全唐文》 董诰
来自:中华古籍全录 [http://guji.artx.cn/]
字体:
  ◎ 元稹(二)

  ◇ 授刘惠通谒者监制

  敕:宣议郎内侍省宫间局令赐绯鱼袋刘惠通:愿吾爱之,俾在左右,将我密命,达於四方,去尽行人之词,还致诸臣之复。言必忠信,事无尢违,使朕不出户而知三军之意者,尔有力焉。深念其勤,将以为报,阶秩兼进,用示恩荣。可依前件。

  ◇ 授韩皋尚书左仆射制

  敕:夫一邑之政,而犹资老者之智,用壮者之决;况朝廷之大,得不以耆年重望,居表正之地,以仪刑百辟乎?惟尔金紫光禄大夫检校尚书右仆射兼吏部尚书韩皋,始以直言事代宗皇帝,司谏诤;复以文章政术事德宗皇帝,为舍人、中丞、京兆尹;在顺宗、宪宗时,出领藩方,入备卿长;逮予小子。历事五君,勤亦至矣。而又处权近之位,未尝以恩幸自宠於一时;当趣向之间,终不以薄厚见窥於众目。岂所谓徐公之行已有常,而诗人之风雨不改耶?日者铨核群才,兼劳揆务,颇烦伦拟,有异优崇。罢去职劳,正名端揆,俾绝积薪之叹,且明尚齿之心。凡百庶僚,无忘咨禀。可守尚书左仆射,馀如故。

  ◇ 授韦审规等左司户部郎中等制

  敕:尚书郎会天下之政,上可以封还制诰,下可以升负牧守,居可以优游殿省,出可以察视违尤,非第一流,不议兹选。守职方郎中上骑都尉韦审规等,皆历践台阁,娴达宪章,或满岁当迁,或择才斯授,皆极一时之妙,足为三署之光。於戏!提纪纲而分命六聪,左右司之职甚重;登生齿以比董九赋,人曹郎之任非轻。勉竭弥纶之心,勿虚俊茂之举。可依前件。

  ◇ 授罗让工部员外郎制

  敕:义成军前度支判官朝议郎检校刑部员外郎兼侍御史上柱国赐绯鱼袋罗让:昔陶宏景一代高人,始愿四十为尚书,而犹不遂。国朝选署,尤用其良。以尔让敏而好学,直而能温,甲乙亟登,班资历践。顷将军辟士,权资孙楚之坐筹;今曹府抡材,复奖马宫之射策。无忘辨护,以宣程品,日省月试,用劝百工。可尚书工部员外郎。

  ◇ 授邱纾陈鸿员外郎等制

  敕:朝议郎行左补阙上柱国邱纾:谏诤之臣,入言於密勿之际,群下莫得而知。然而政有污崇,由尔之得失也。朝议郎行太常博士上柱国陈鸿:礼秩之官,草仪於朝廷之内,四方之所观听,是以察其事,为见尔之能否矣。以尔纾久於侍从,可以序迁;以尔鸿坚於讨论,可以事举。并命省闼,足谓恩荣,慎乃攸司,无违夙夜。纾可膳部员外郎,鸿可虞部员外郎。

  ◇ 授裴注等侍御史制

  敕:诸道盐铁转运东都留後兼侍御史裴注等:法者古今所公共也,一日去之,则百职尽坠。是以秦汉以降,御史府莫不用刚果劲正之士,以维持纪纲。季代而迁,埋轮破柱之徒,绝不复出,朕甚异焉。去岁以来,比命御史丞为宰相,盖欲慰荐人之不敢为也。尔等或以吏最,或以文学,当僧孺慎拣之初,遇朝廷渴用之日,又安可回惑顾虑於豪黠,而姑以揖让步趋之际为塞责乎?可依前件。

  ◇ 授嗣虢王溥太仆少卿等制ARTX.CN

  敕:正议大夫行宗正丞嗣虢王溥、守随州司马员外置同正员李逢等:昔我宪宗章武皇帝法尧睦族,深惟本枝,乃诏执事曰:「伯父叔季幼子童孙在属籍者,必命卿长以才行闻。」而溥等国族之良,雅副兹选,纠训群仆,允厘王官。各率乃诚,无替厥职。溥可权知太仆少卿,逢可守袁王府长史。馀如故。

  ◇ 授张籍秘书郎制

  敕:张籍:《传》云:「王泽竭而诗不作。」又曰:「采诗以观人风。」斯亦警予之一事也。以尔籍雅尚古文,不从流俗,切磨讽兴,有取政经,而又居贫宴然,廉退不竞。俾任石渠之职,思闻木铎之音。可守秘书郎。中国古籍全录

  ◇ 授张奉国上将军皇城留守制 …

  登录会员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