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部 卷五百四十四
《全唐文》 董诰
来自:中国古籍全录 [http://guji.artx.cn/]
字体:
  ◎ 李贻孙

  贻孙,贞元时官夔州刺史,累擢至谏议大夫,充宏文馆学士,出为福建都团练观察处置使兼御史中丞。

  ◇ 故四门助教欧阳詹文集序

  欧阳君生於闽之里,幼为儿孩时,即不与众童亲狎,行止多自处。年十许岁,里中无爱者;每见河滨山畔有片景可采,心独娱之,常执卷一编,忘归於其间。逮风月清晖,或暮而尚留,不能释,不自知所由,盖其性所多也。未甚识文字,随人而问章句,忽有一言契於心,移日自得,长吟高啸,不知其所止也。父母不识其志,每尝谓人曰:「此男子未知其指何知,要恐不为汨没之饥氓也。未知其为吉耶?凶耶?」乡人有览事多而熟於闻见者,皆贺之曰:「此若家之宝也。奈何虑之过欤?」自此遂日知书,服圣人之教,慕恺悌之化,达君臣父子之节,忠孝之际,惟恐不及。操笔属词,其言秀而多思,率人所未言者,君道之甚易,由是振发於乡里之间。建中、贞元时,文词崛兴,遂大振耀,瓯闽之乡,不知有他人也。guji.artx.cn

  会故相常衮来为福之观察使,有文章高名,又性颇嗜诱进後生,推拔於寒素中,惟恐不及。至之日,比君为芝英,每有一作,屡加赏进。游娱燕飨,必召同席。君加以谦德,动不逾节。常公之知,日又加深矣。君之声渐腾於江淮,且达於京师矣。时人谓常公能识真。寻而陆相贽知贡举,搜罗天下文章,得士之盛,前无伦比,故君名在榜中。常与君同道而相上下者,有韩侍郎愈、李校书观。洎君并数百岁杰出,人到於今伏之。君之文新无所袭,才未尝困。精於理,故言多周详;切於情故叙事重复:宜其司当代文柄以变风雅。一命而卒,天其绝耶!

  君於贻孙言故旧之分,於外氏为一家。故其属文之内多为予伯舅所著者,有《南阳孝子传》,《有韩城县尉厅壁记》,有《与郑居方书》,皆可徵於集。故予冲幼之岁,即拜君於外家之门。大和中,予为福建团练副使日,其子价自南安抵福州,进君之旧文共十编,首尾凡若干首,泣拜请序。已诺其命矣,而词竟未就。价微有文,又早死。大中六年,予又为观察使,令访其裔,因获其孙曰。不可使欧阳氏之文遂绝其所传也,为题其序,亦以卒後嗣之愿云。

  ◇ 夔州都督府记

  峡中之郡夔为大,当春秋为楚之国。在秦曰鱼复,在汉称古陵,在蜀号巴东,皆郡也。梁为信州。逮我武德,复夔之号,州始都督黔巫上下之地十九城。是後或总七城,或为云安郡,或统峡中五郡,寻复为夔州都督之号,或加或去。今称夔州都督府。

  州初在西之平上,宇文氏建德中,王述徙白帝城,今衙是也。东南斗上二百七十步,得白帝庙。白帝,公孙述自名也。後人因其庙时享焉。ぬ宇饰偶,焕如神功。怪树峰笋,疏罗後前。罅山险涛,望者惊眙。又有越公堂,在庙南而少西,隋越公素所为也。奇构隆敞,内无樘柱,视中脊,邈不可度。五逾甲子,无土木之隙。静而思之,以见其人之环杰也。直南城一里,得巨石为滟,地载之险。此其渊壑,独峰兀顶,万仞拔;高涛坳γ,岳跃坑转;狞龙护堆,沸泳氵节浪;穷年缒绠,不究其次。瞿塘暗导,势列根属,水魅施怪,阴来潜往。城之左五里,得盐泉十四,居民煮而利焉。又西而稍南三四里,得《八阵图》,在沙州之Й,此诸葛所以示人於行兵者也。分其列阵,隐在石垒,春而潦大则没,秋而波减则露,造化之力,不能推移,所以见作者之能。瞿塘驿西有蜀先主宫,西有诸葛武侯庙,皆占显胜。城东北约三百步有孔子庙,赤甲山之半,庙本源乾曜廨,常为郡参军,著图经焉,其後为宰相。今其地又为孔子庙,传者称为盛事矣。东水行一百七里,得县曰巫山。神女之庙,楚王之祠,高唐阳台之观,朝暮雨之府,形势在焉。西水行二百里,得县曰云安。商贾之种,鱼盐之利,蜀都之奇货,南国之金锡,而杂聚焉。其人豪,其俗信鬼神。其税易征,即知其民不偷。长吏得其道者莅之,犹反掌云。会昌五年十一月十三日建。

  ◎ 卢坦

  坦,字保衡,河南洛阳人。宣宗朝累官刑部侍郎盐铁转运使,改户部,出为东川节度使。十二年卒,年六十九,赠礼部尚书。

  ◇ 请放河中盐入兴元府等州奏

  河中两池课盐敕文,只许於京圻、凤翔、陕虢、河中、泽潞、河南、许、汝等二十五州界内籴货,比来因循,兼越入兴元府及洋兴凤文成等六州。臣移牒勘责,得山南西道观察使报,其果、阆两川盐本土户人及邑南诸郡市入,又供当军士马,尚有悬欠。若兼数州,自然阙绝。又得兴元诸府耆老状申诉。臣今商量,河中盐请放入六州界籴货。

  ◇ 请和籴奏

  今年冬,诸州和籴贮备粟,泽潞四十万石,郑滑、易定一十五万石,河阳一十万石,太原二十万石,灵武七万石,夏州八万石,振武、丰州、盐州各五万石,凡一百六十万石。以今秋丰稔,必资蓄备。其泽潞、易定、郑滑、河阳,委本道差判官和籴,各于时价每斗加十文,所冀人知劝农,国有常备。

  ◇ 请不毁李祖父庙墓奏 …

  登录会员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