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部 卷五百二十九
《全唐文》 董诰
来自:中华古籍全录 [http://guji.artx.cn/]
字体:
  ◎ 顾况(二)

  ◇ 江西观察宴度支张侍郎南亭花林序

  右洞庭,左彭蠡,公所临也;先庚式武,後甲徵文,公所总也。夫以清净和平之德,下施於民,犹之不理,既当其乐,不观其华,不在吐曜腾光,自开自落而已。欣戚之气,实栖其间。绣衣使者词客张君,相ト之贤从事,于公疆理,一曰均赋,二曰省徭,三曰主文能中质。兹亭之乐,其可节乎?盖取之明离丽君子健应之象。

  ◇ 宴韦庶子宅序中国古籍全录

  昔洛下邺中,兰亭岘首,文雅之盛,风流之事,盖一方耳。今席有芳樽,庭有嘉木,饮酒赋诗,皆大国圣朝群龙振鹭、握兰佩玉者也。在古其有陋乎?在今其有荣乎?终宴一夕,寄怀千载,是时也,暮春骀荡,孟夏恢台之交耳。

  ◇ 送朱拾遗序

  楚天暮秋,衰草多霜。我送朱兄,置酒寒塘。他方有遗名之人,语出世之事。昔我大师居毗耶离方丈之室,以虚空量,纳诸群有,为法而来,难於酬对。兄辩才者,精於语默,雪山有草,可生醍醐。上贤不自丰,故贫也;上智不任数,故乐也;言出以机,在心为咎,故慎也。和平发中,金玉铿锵,如秋水之溢塘,殊不知长松倚空,远鹤孤唳。如兄也,将刀画水,水中不断;以道亲人,人何有别?何山不可以为家,何水不可以泛舟。我送朱兄,浮於乱流。主明不在谏,故谏臣在澜漫之游。

  ◇ 陪江西李大夫东湖赋诗送宣武军赵判官还使序中国古籍全录

  相国大司徒统戎於汴,汴之介者,有长鬣广颡,乘遽四方,交欢诸侯,以利军实。我大夫待以加等,问其所欲。盖相国於其君,义疏而後有诫,诫存而後有别。此敬相国而及子,其告复,乃赋平字之什以宠之。《春秋》之义,凡君子之嘉一善、接一士,皆欲有所用,必相其宜而比之。昔代之阿鄄,燕侵河上,晏相之荐穰苴,文能附众,武能威敌,果却燕晋之师。

  ◇ 送韦处士适东阳序

  珠玉在渊,兰在深林。士不定方而处。东阳佳地,楼上隐侯之八咏,溪中康乐之赠答。韦生翱翔,若复故都,会予放逐,相逢姑蔑之山。所裁新诗,婉而有意;凡游山水,苦无卷轴。复无幽人携手,一何异飞鸟一翼,行车只轮,眼界孤矣。放言自遣,以贶处士乎哉。

  ◇ 送张鸣谦适越序

  晋司空十四代梁尚书左仆射缵,五代孙曰鸣谦,问行於我。我对曰:乃祖蹈道隐黄鹄山,乃先敦德隐朝阳山,今子洽闻,继修先好,是一门而三隐矣。台仲之处也,云翔冥廓,亦复何碍?又将嫁於四方。余常适越,东至剡,南登天姥,天姥而西即东阳,太末姑蔑之地。盘桓乎弋阳,其山霞锦,其水绀碧,其鸟好音,其草芳葩,夺人眼睛,犹未丽也。仙人城在其上,可以汰神,可以建文,可以栖(阙一字)子独不见错诛而回乐乎?感隙驷之末光,事涂龟之修龄,观万化之始终。道训曰:处其厚不处其薄,丈夫之事。予亦从此逝矣。适人之适,孰与自适其适乎?

  ◇ 送宣歙李衙推八郎使东都序

  《传》称公侯子孙必大也。天宝末,安禄山反,天子去蜀,多士奔吴为人海。帝命乃祖掌乎春官,介建侯,统江表四十馀郡,雷行蛰动。时况摇笔获登龙门,断乎礼部,讫乎吏部,陈谋沃论五十载,感恩怀故。今复得子,盖天赞子,不夺前好。铺耀光列,庆锺於後,相如植文,文以澡行,行以宣业,业盛而罔有不安,身安而後坦虑,坦虑而後造适臻其平。我恢拓寻度,不在职之小大,禄之厚薄,在蛊乃事也。十连之方,九层之霄也,使乎东洛,尽族而来之谓何?夫宣洞邑险而栖盗,古不偃兵,今则不然,革其土,乐其民,安其俗,阜其业。客有乘坚策肥,缓步阔视者,张厥羽翰,待风而振。予见子之达也。《雅》之略曰「有华皇皇」,公所以宠大夫也。

  ◇ 仙游记

  温州人李庭等,大历六年,入山斫树,迷不知路,逢见氵祭水。氵祭水者,东越方言以挂泉为氵祭。中有人烟鸡犬之候,寻声渡水,忽到一处,约在瓯闽之间,云古莽然之墟,有好田泉竹果药,连栋架险,三百馀家。四面高山,回还深映。有象耕雁耘,人甚知礼,野鸟名鸲,飞行似鹤。人舍中唯祭得杀,无故不得杀之,杀则地震。有一老人,为众所伏,容貌甚和,岁收数百匹布,以备寒暑。乍见外人,亦甚惊异。问所从来,袁晁贼平未,时政何若。具以实告。因曰:愿来就居得否?云此间地窄,不足以容。为致饮食,申以主敬。既而辞行,斫树记道。还家,及复前踪,群山万首,不可寻省。 …

  登录会员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