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部 卷三百九十六
《全唐文》 董诰
来自:中华古籍全录 [http://guji.artx.cn/]
字体:
  ◎ 汜将

  将,开元中官监察御史,迁殿中侍御史内供奉。

  ◇ 对吏脱帻判

  〈得丁为吏,脱帻挂县门而去,断不应为。〉

  学古入官,式著坟典;陈力就列,闻诸圣人。丁则鲰生,颇为高尚。钦陶公之五斗,初闻折节;同方朔之一囊,且安卑位。作劳州县,早结梁生之悲;挂帻公门,晚慕伯鱼之操。赍季鹰而命驾,不俟秋风;想仲翁之辞荣,近归萝月。江湖道逸,狎鱼鸟而为群;龟墨信荣,将松菊而齐致。况大君有命,廊庙须才,旌帛日贲於邱园,山林不容於隐Т。欲将无闷,未可即依。

  ◇ 对城邑判

  〈甲将仞邑,乙不从命。比周狗以属之,损乙。〉

  侯伯之城,中五之一,苟不以度,事或有虞。甲恪居官曹,慎固封守。鲁大夫之为政,必葺其垣;晋献子之城周,先仞其邑。岂谓泽门之皙,且诅於邑中;之子于垣,载关於诗颂?眷言於乙,深昧从时。且人之比周,既贻官谤,而墙之隙坏,谁执其愆?今遐迩宁,边鄙不耸,苟不从命,亦何懵焉?遽嗾夫獒,弃人何甚?况属於古,令出惟行,欲加典刑,可以理遣。

  ◎ 郑少微

  少微,荥阳人。开元时对策擢第,官中书舍人,历金部员外郎、户部郎中。

  ◇ 授张均等加阶制

  门下:中大夫行中书舍人张均等,并藻璋,腾华纶,文行致美,议惟精,肃侍严,咸称盛礼。宜覃行庆之典,俾承加等之荣。可依前件。guji.artx.cn

  ◇ 对文可以经邦策

  问:三雄鼎立,四海瓜分,魏氏独跨于中原,孙、刘割据于南土。五胜更袭,惟受命以当涂;四大居尊,咸仗义而称帝。二十八宿,指躔次於何方?三十六郡,列封疆於何所?醇化懿纲,非无宽猛之规;爱国治人,自有弛张之度。皇皇祖考,并建鸿名;眇眇子孙,俱闻失德。为功业之厚薄,而存亡之後先。至如献纳忠规,纵横武节,既自方於乐毅,或见比於张良。各有其人,详诸史传,所行事迹,咸试缕陈。

  对:汉氏失德,魏图爰启;孙、刘建号,唇齿相依。咸能廓帝绪以定业,振皇纲而握纪。虽数有五胜,运锺当涂;而土无二王,终殊霸业。然则封疆画界,俯稽於地理;瞻星揆景,仰焕於天文。东井发曜於梁岷,傍分蜀汉;南斗连辉於吴会,远接荆衡。详魏土之分野,当毕昴之躔次,伊洛列三川之郡,曹公居四奥之中。毗陵在吴,华阳惟蜀,疆理所得,其在兹乎?至於开国基,行政令,垂统履顺,永传来叶,创业兴绪,克昌後昆,咸终数人,一何伦比。虽鸿名休德,将崇贻厥之谋;而继代守文,颇著聿之美。是以堂构始於祖考,功业由於厚薄;负荷因其子孙,存亡以之先後。至於忠规动俗,武节冠时,异代齐名,孔明自方於乐毅;死而可作,文若偶比於张良。怀独见之明,既一谋於匡济;行ウ合之策,终不谢於孙吴。谨备诸前,庶几万一。谨对。

  ◇ 对佣书判

  〈甲居道周,以佣书为业,乙侮之,折以笞其背,甲告他物殴人。〉

  礼训成俗,负贩有尊,明义在躬,德威不侮。讲学修业,固无取於笔耕;兴义辅仁,事必资於善诱。而由衷靡及,旁狎是崇,疑宓子之引肘,类徒人之袒背。议诸私室,虽一扶之何伤?列在公庭,抵三尺而谁咎?他物殴击,法所难逃。

  ◇ 对围棋判 …

  登录会员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