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2部 卷一百三十三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陈叔达

叔达字子聪,陈宣帝第十六子,封义阳王,历都官尚书。入隋授绛州通守,高祖义师至绛,以郡归款,累官侍中,封江国公。贞观中拜礼部尚书。九年卒,谥曰缪,後赠户部尚书,改谥忠。

◇ 答王绩书

贤弟千牛及家人典琴至,频辱芳翰,索下官所撰隋纪,虽承厚眷,懑然自失,诚恐持郄克之质,入邯郸之墟,奏曹郐之音,历茎英之肆。所以迟回简牍,伏念旬时,辄揆短怀,仰违前命。今奉来札,诲责逾深,既以骄鄙相诃,又以缄致诮,欲加之罪,其无辞乎?正当要使必致耳。了不知贤兄芮城有隋书之作,足下既图继就,须有考寻,谨依高旨,缮录驰送。然仆虽不佞,颇闻君子之论矣。尝以谓为国以礼,君举必书,故左史记言,右史记事,言者申立德立功之意也,事者叙立德立功之迹也,所以明劝沮,所以别是非,自非可以关社稷之安危,涉天人之兴废。古之君子,何尝取诸?贬之作,有由然也。自微言泯绝,大义乖坠。三代之教,乱於甲兵;六经之术,灭於煨烬。君人者,尚空名以夸六合;史官者,贵虚饰以佞一时。下及马迁,爰逮班固,咸有述作,庶几圣贤。其於斟酌典谟,表章微绝,曾不能触其藩篱者也。魏晋之际,夫何足云?中原板荡,史道息矣。然国於天地,有与立焉。苟能宅郊,建社稷,树师长,抚黎元,虽复五裂山河,三分躔次,规模典式,岂徒然哉?是贤兄文中子知其若此也。恐後之笔削,陷於繁碎,宏纲正典,暗而不宣,乃兴元经,以定真统。盖获麟之事,夫何足以知之?叔达亡国之馀,幸赖前烈,有隋之末,滥尸贵郡,因г善诱,颇识大方。至若梁魏周齐之闲,耳目耆旧所接,风流人物,名实可知,衣冠道义,讴谣尚在。顷者皇建其极,君子道亨,凭藉时来,妄叨近侍,庙堂多暇,典坟自娱,览後魏周齐之纪传,考下官之所闻见,曾不喜怒随意,曲直任情,叙致浮杂,贬阿党。述时望者,以爵禄为荣谈;陈国纪者,以狙谲为能事。至於密会王道,潜济生人,既昧於知音,咸寝而不记。贪叙写其祖父冠冕,子嗣婚姻,以为谱牒之证耳,岂不痛哉?风俗之坏,一至於此,虽人伦王化,备列元经,而恢谈硕议,或不可舍。是以薛记室及贤兄芮城,常悲魏周之史,各著春秋,近更研览,真良史焉。古人云:「过高唐者,学王豹之讴;游睢涣者,学藻绘之功。」窃惟隋氏之王,三十六年,成败否泰,目所亲睹。诚惧後之作者,复习向时之弊焉,故聊因掌壶之暇,著隋纪二十卷。骋辞流离,则愧於心矣;书事简要,则尝有志焉。孔子曰:「我欲载之空言,不如附之於行事。」傥近是乎。谨恃畴眷,以尘清览,当积兼金,以购黜窜耳。又恐足下纪传之作,须备异闻,今更附王胄大业起居注往。

◇ 大唐宗圣观铭

眇矣灵化,元哉妙门,飞形九府,炼气三元。黄庭秘,金格微言。玉京留记,金灶还魂。扬尘东海,问道西昆。物色函关,抒容清庙。建标伊始,层坛峭。绮并虹伸,风窗电笑。元都正律,帝台仙召。挹髓扪星,餐霞引照。豁虚罔象,无名至要。高厢久县,清泉馀疗。宅心胜侣,游息众妙。绝壁翠微,ぺ流丹窍。鞠草如结,周原甚奥。圣道将宏,重光显曜。明明我后,积德累功。陶埏县,叱咤雷风。庸稽太室,礼盛丰宫。时乘正位,道配元穹。四维载仰,百世斯隆。有截於外,无思自东。祥符浃远,瑞采澄空。百神咸秩,千龄是崇。宗元壮观,诏跸康庄。行辇道,吹发山梁。飞文协王,接礼神皇。五旌回首,六辔齐骧。宸仪展敬,享福无疆。巍然高碣,播此遗芳。

◎ 薛收

收字伯,蒲东汾阴人,隋司隶大夫道衡子。道衡为炀帝所杀,收不仕隋。高祖入关,授秦府主簿,迁金部郎中。东都平,授天策府记室参军,封汾阴男,以本官兼文学馆学士。武德七年卒,年三十三。贞观七年赠定州刺史,永徵六年又赠太常卿。

◇ 琵琶赋

惟兹器之为宗,总群乐而居妙。应清角之高节,发号钟之雅调。处躁静之中权,执疏密之机要。遏浮而散彩,扬白日以垂耀。尔其状也,龟腹凤颈,熊据龙旋;戴曲履直,破觚成圆;虚心内受,劲质外宣;磅礴象地,穹崇法天。候八风而运轴,感四气而鸣弦。金华徘徊而月照,玉柱的历以星悬。

◇ 上秦王书

世充据有东都,府库填积,其兵皆是江淮精锐,所患者在於乏食。是以为我所持,求战不可。建德亲总军旅,来拒我师,亦当尽彼骁雄,期於奋决。若纵其至此,两寇相连,转河北之粮,以相资给,则伊洛之闲,战斗不已。今宜分兵守营,深其沟防,即世充欲战,慎勿出兵。大王亲率猛锐,先据成皋之险,训兵坐甲,以待其至。彼以疲弊之师,当我堂堂之势,一战必克,建德即破,世充自下矣。不过两旬,二国之君,可面缚麾下。若退兵自守,计之下也。

◇ 隋故徵君文中子碣铭

盖闻运无常宁,治穷则乱,教不终废,人存则阐。故曰:「天下有道,制作归乎帝王。」斯文或坠,财成寄乎明哲,才之不可以已,其在兹乎?周道竭而孔子兴,隋风丧而夫子出。五常为之式序,三纲为之无昧。道冲而用,故无德而名;功足化成,故匪爵而重。於稽其类,其生物之匠乎。夫子讳通,字仲淹,姓王氏,太原人。初高祖晋阳穆公自齐归魏,始家龙门焉。若乃门风祖业之旧,鸿儒积德之胄,事贲家谍,名昭国史,今可得而略之。粤若夫子,洪惟命世,尽象纬之秀,锺山川之灵,爰在孺年,素尚天启,亦既从学,家声日茂。伟容貌,肃风神,以孝悌为心极,以人伦为已任。步中规矩,响谐音律,术无远而不穷,理无微而不诣。故夫要道之本,中和之节,九畴六艺之能事,元亨利贞之至美,悉备之矣。岂惟行为世范,言成士则而已哉?十八举本州秀才,射策高第。十九除蜀州司户,辞不就列。大业伊始,君子道消,达人远观,潜机独晓,步烟岭,卧溪,轩冕莫得而干,罗网莫得而迨,时年二十二矣。以为卷怀不可以垂训,乃立则以开物;显言不可能避患,故古以明义。怀雅颂以濡足,览繁文而援手,乃续诗书,正礼乐,修元经,赞易象。道胜之韵,先达所推;虚往之集,於斯为盛。渊源所渐,著录逾於三千;堂奥所容,达者几乎七十。两加太学博士,一加著作郎。夫子绝宦久矣,竟不起矣。朝端(阙)声节天下闻其风采,先君内史屈父党之尊,杨公仆射忘大臣之贵,汉侯三请而不觌,尚书四召而不起。盛德大业,至矣哉!道风扇而方远,元猷陟而逾密。可以比姑射於尼岫,拟河汾於洙泗矣。夫教思之宗,圣达之节,形气之域,古今同尽。六经既就,一德时成,拂衣启手,其天意乎?以大业十三年五月甲子,遘疾终於万春乡甘泽里第,春秋三十二。呜呼哀哉!天不遗吾将安仰?以其年八月,迁窀穸於汾水之北原,棺木衣衾,以从中制,不封不树,是遵上古。门人考行,谥曰文中子。礼也。收学不至谷,行无异能,奉高变於绝尘,期深契於终古。义极师友,恩兼亲故,遭世道之衰微,属衣冠之板荡。将以肆力王事,思存管乐;不获躬守孔茔,自同游夏。攀昊苍而不达,俯元堂而已隔。敢扬徽烈,而作铭曰: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