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2部 卷一百二十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汉高祖

帝姓刘氏,讳,初名知远,其先沙ヌ部人,唐乾宁二年生,初事唐明宗。後事晋高祖,天福六年授北京留守,八年进中书令,开运二年封北平王。四年二月,少帝北迁,群臣劝进,即皇帝位,改今名。在位二年,年五十四。谥曰睿文圣武昭肃孝皇帝,庙号高祖。

◇ 和买战马诏

朕方以勤俭一身,辑和庶政,未尝枉费,所切安人。今则重威未宾,契丹尚扰,必多添於战骑,期大振於军威。言念烦劳,事非获已。

◇ 谕镇州赵赞诏

卿燕台大族,唐室懿亲,作镇方隅,既多善政,应时制置,素有嘉谋,实兼文武之才,比擅方圆之誉。惟卿之身,久从迫胁,居胡土而当全骨肉,还汉疆而近脱锋,浮沈祗系於虏情,舒卷非繇於已意,想其扼腕,常所吞声。朕猥以眇躬,式隆丕构,承皇天眷命,副群后乐推,方救阽危,用拯涂炭。昨契丹见华人不附,寻已促还,今酋长为神物所诛,俄闻暴卒,兴亡之兆,其理昭然。其永康王遁入镇州,与卿显相疑惑,今月一日,於待贤馆内已被絷俘,所有寮属将校,并遭诛戮,冤声遥听,惨性可量,想计闻之,必多酸楚。卿一门忠孝,三代王公,须自雪家冤,当共清国难,於我则既明向日,於彼则无与同天,自然焘土分茅,长居爵位,重茵列鼎,永庆来。孟津之会宜先,涂山之期勿后。况车驾按幸,已及晋州,无致他人,别邀富贵,临轩眷注,寤寐不忘。所有诸道申奏蕃贼等逃遁事繇表章文状等,并同封往。其三军官吏僧道百姓等,别降敕晓示抚问。用符卿意,当体朕怀。

◇ 即位求贤诏

古者询刍荛之言,采歌诗之风,冀求利病,以省是非。况济济盈朝,謇謇就列,怀才抱器博古知今,苟无宏益之辞,曷表翊扶之力?起今後,文武百寮每遇後殿起居日。仰具利济上章以闻,次第循环,周而复始,嘉谋嘉猷之告,庶得闻知;可大可久之规,期於晓达。亦聆此事,向来已行,但率皆浮言,鲜克忠告,良由时或拘忌。人有依远,遂使急务慎於指陈,浪语盈於章奏,有名无实,阿旨取容。今则不然,所宜改作。凡有封事,并可直言,无用饰词,务存确论,辅此不逮,称朕意焉。

◇ 诛杜重威诏

杜重威犹贮祸心,未悛逆节,音不改,虺性难驯。昨朕小有不安,罢朝数日,而重威父子,潜肆凶言,怨谤大朝,扇惑小辈。今则显有陈告,备验奸欺,既负深恩,须置极法。其杜重威父子并处斩,所有晋朝公主及外亲族,一切如常,仍与供给。

◇ 答卢擢请许朝臣封赠父母敕

卢擢忠勤奉职,谠直立言,贡以封章,举其坠典,详观宏益,尤切叹嘉,宜下所司,并令举奏。

◇ 改名敕

朕祗膺景命,肇启鸿图,适当违号之初,宜举正名之典。夫名以制义,义以出礼,礼以体政,政以养民。载考格言,抑有彝训,顾惟寡昧,敢忘率循?但君父之名,贵於易避,臣子之敬,难以斥尊苟触类以妨言,必迂文而害理。况宗庙方建,祀非遥,祝嘏将期於正辞,称谓所宜於稽古。爰从改革,庶叶典章,凡百臣寮,当体朕意。今改名,故兹札示,想宜知悉。

◇ 幸澶魏御札

朕自副推崇,敢忘寅畏?及物必加於恩信,任人无闲於亲疏,期区宇之大同。俾蒸黎之小泰。洎朕始临梁苑,毕会藩侯,盖当再造之期,用普维新之命,莫不骏奔入觐,率俾争先,旌旄之寄咸迁,带砺之盟益固。魏博杜重威负衅虽重,在朕含垢亦深,尽舍前非,只期後效。是以授之真秩,换彼名藩,而祸胎已成,妖氛复作,北勾贼虏,南拒朝章,若不加诛,何以为法?黩我天宪,劳我兵威。今则大进梯冲,克收壁垒。重念一夫作孽,百姓何辜?虽已推祝网之仁,尚宜轸纳隍之虑。必恐孤城既拔,众怒犹深,傥惊飚更迅於雷霆,即烈焰宁分於玉石?朕所以轸伤在念,想虑尤深,将亲劳於六师,宜再询於顺动。岂辞栉沐?须议省巡,取今月二十九日车驾起离阙下,暂幸澶魏已来。凡百士庶,宜体朕意。

◇ 至东京大赦文

王者兴膏雨之师,所以荡瑕秽,下哀痛之诏,所以吊伤夷。朕顷自晋朝,俾并土,属戎夷兆乱,致干戈日寻,每怀如毁之忧,尝竭扶颠之力。旋以金行失驭,天骑纵暴,北陷河塞,南逾官渡,盗据宫阙,凌辱衣冠,蹂践我京畿虔刘我生聚,田不易垅,人不聊生,犬羊布於四郊,腥秽闻於千里。人既思主,朕实疚心,遂乃建彼义旗,整斯戎略,雪万民之枉抑,期九土之和平。求理之端,惟刑是恤,况时当养物,仁在好生,爰覃解网之恩,用广泣辜之道。应天福十二年六月十五日昧爽已前,诸道州府见禁人等,已结正未结正,已发觉未发觉,除十恶五逆外,其馀罪无轻重,咸赦除之。三司地征,六营军费,素悬数额,皆有限程。但以兵革屡兴,旱蝗相继,盖督吏不能开许,致疲民无以供输,苟不蠲除,转成困敝。天福十一年已前,诸道州府应系残欠税租,并特除放。朕昨夙驾河汾,薄狩陕虢,洎及京邑,周览神皋,禾黍废为闲田,墙屋毁为平地,凄凉满目,指顾伤心。且农夫不耕,廪食何取?蚕妇不织,府帛何输,言念流离,谅宜矜恤。况朕顷在藩翰,备谙稼穑,自临大宝,首念苍生。常久困於蕃戎,欲尽蠲其租赋,又以干戈未弭,士马方繁,月无见粮,岁无常给,特於经费,须此减除。其东西两京畿道遭契丹蹂践暴苦处,人牛俱丧,蚕麦不收,虽近复田园,固无可输纳。其东西两京一百里内,今年夏税,及沿徵物色,并与蠲放。其一百里外,曾有契丹经过劫掠之处,委本处官吏躬亲恤问,如实被契丹蹂践不虚,其今年夏税,大小麦苗子,沿徵物色等,各放一半。其京城内,先遭张彦泽明行拷捶,劫掠资财,兼被契丹毁拆屋舍,括率缗钱,久属艰危,并罹残虐,爰符望幸,用慰来苏。其京城内今年廛税,与减一半。雨露之恩,岂宜有?文武之吏,咸与维新。应内外臣寮及京百司并诸官吏将校等,各具名衔申奏,当与加恩。应有契丹除授诸道节度观察防御团练使刺史,及令录宾寮将吏等,并各安职任,不议改更,勉思共理之规,更俟维新之命。或曾经谪宦,又念投荒,苟亡恻隐之恩,何示照临之德?应已前贬降官,未量移者当与量移,已量移者便与叙录,应该徒流者与放还。近因猃狁猖狂,萑蒲充斥,交相劫剽,不问官私,遂令王事之人,空有系官之数。应属省务局钱谷,曾经契丹及草寇般擎处,据已勘到实数,仰三司具指实条奏,当议别有指挥。应系欠省司钱物,尚令逐处微催,全放则因便生奸,加罪则困穷可悯,宜下三司,据见有家业抵当外,如实无充折者,特贷馀生,更无任使。亡命不逞之徒,残民蠹物之类,或隐藏山谷,或畏惧典刑,及今日已前结集为非者,并不问罪,仍令所在长吏,丁宁晓谕,如愿在军都者,量材安排,如不愿在军都者,即任归农业。农限两月,明示招携,如限满依前结集为非,不议宽恕,即严加捕捉,复罪如初。浚都重地,汴水名区,控襟带於八方,便梯航於万国,眷言王气,允称皇居,其汴州宜仍旧为东京。朕以肇兴宝历,克嗣炎精,遐追雍雒之宏规,仰仗高光之盛烈,其国号宜改为大汉。朕始事晋,以至开国,虽易服建号,固有通规,念旧怀恩,未忍改作,其年号仍旧称天福。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