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1部 卷二十四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元宗(五)

◇ 迎春东郊制

自今已後,每年立春之日,朕当帅公卿亲迎春於东郊。其後夏及秋,常以孟月朔於正殿读时令,礼官即修撰仪注。既为常式,乃是常礼,务从省便,无使劳烦也。

◇ 赠武惠妃贞顺皇后制

存有懿范,没有宠章,岂独被於朝班,故乃亚於施政。可以垂裕,斯为通典。故惠妃武氏,少而婉顺,长而贤明,行合礼经,言应图史。承戚里之华胄,後庭之峻秩,贵而不恃,谦而益光。以道饬躬,以和逮下。四德粲其兼备,六宫咨而是则。法度在已,靡资珩,躬俭化人,率先。夙有奇表,将国正位,前後固让,辞而不受,奄至沦殁,载深感悼。遂使玉衣之庆,不及於生前;象服之荣,徒增於身後,可赠贞顺皇后。宜令所司,择日册命。

◇ 封临晋公主制

汤沐建封,古今通典,岂独贵於宠数,亦兼崇於美名。第二女性与柔和,生知法度。率以师氏之训,成其天然之质。有行之礼,将及於笄年;备物之恩,俾开於井赋。可封临晋公主,食实封一千户。

◇ 赠同安郡王太子少保制

犹子之恩,特深於情礼,睦亲之义,必备於哀荣。同安郡王,禀气淳和,执心忠顺。邦国垣翰,宗枝羽仪,磐石疏封,将期永固。逝川不舍,俄叹促龄,悼往之怀,因心所切。宜增宠命,用饰幽泉。可赠太子少保,葬事官给,陪葬桥陵。

◇ 春郊礼成推恩制

皇王之化,载籍所陈,将奉天而育物,必顺时而行政。虽《礼》文则著,而亲祠盖阙。朕自膺宝历,且逾二纪。承宗社之降祉,赖公卿之叶心,万物阜成,庶务简易。思以黎献,臻夫仁寿,是用敦本复古,将必稽於月令,谋始作则,先有事於春郊。宜因展礼之辰,式布惟新之泽。其天下见禁囚,应犯死罪者,特宜免死,配流岭南。已下罪并放免。朕每念黎,弊於征戍,亲戚多别离之怨,关山有往复之勤,何尝不恻隐於怀,寤寐增叹。所以别遣召募,以实边军,锡其厚赏,便令常住。今诸军所召,人数向足,在於中夏,自可罢兵。既无金革之事,足保农桑之业。自今已後,诸军兵健,并宜停遣。其见镇兵,并一切放还。京畿之内,杂役殷繁,言念劬劳,岂忘优恤。顷以栎阳等县,地多咸卤,人力不及,便至荒废。近者开决,皆生稻苗,亦既成功,岂专其利。京兆府界内,应杂开稻田,并宜散给贫丁,及逃还百姓,以为永业。

《书》不云乎:「不作无益害有益。」《语》不云乎:「奢则不逊俭则固。」缅怀前古,尝折在心,将斫雕以为朴,期上行而下效。自今已後,王公不得以珍物进献,所司应缘,宫室修造,务从节俭,但蔽风雨,勿为华饰。至於金玉器物,诸色雕镂,朕缘蕃客所要,将充宴赏。今流俗之间,递相仿效,既损财於无用,仍作巧以相矜,败俗伤农,莫斯为甚,并一切禁断,以绝浮华。

古者乡有序,党有塾,将以宏长儒教,诱进学徒,化人成俗,率繇於是。斯道久废,朕用悯焉。宜令天下州县,每一乡之内,别各置学,仍择师资,令其教授。其诸州乡贡明经进士,每年引见讫,并令就国子监谒见先师。所司设食,学官等为之开讲,质问疑义。且公侯之裔,皆禀义方,学《礼》闻《诗》,不应失坠。容其侥幸,是渎化源。其於贵胄子孙,如闻近来宏文馆学士,多有不专经业,便与及第,深谓不然。自今已後,宜一依令式考试。朕之爵位,惟待贤能。虽选士命官,则有常调,而安卑遁迹,尚虑遗才。其内外八品以下官,及草泽间有学业精博,蔚为儒首,文词雅丽,通於政术,为众所推者,各委本州本司长官,精加搜择,具以闻荐。

发生之月,实在於行仁,利物之心,莫先於作善。先断捕猎,令式有文,所繇州县,宜严加禁止。其每年千秋节日,仍不得辄有屠宰。道释二门,皆为圣教,义归宠济,理在尊崇。其天下观寺,有绝无道士女冠僧尼者,宜量观寺大小,度六七人,简择灼然有经业戒行,为乡闾所推,仍先取年高者。凡百卿士,朕之同德,宜勉所职,以合时令。

礼有时施惠,义兼行赏,实为其时,固不可缺。亚献忠王宜赐物一千匹,终献颍王敫赐物五百匹,王守礼、宁王宪各五百匹,庆王琮已下及长公主郡县主二王後京文武官赐帛各有差。天下诸州侍老,宜令所繇长官量赐酒肉,务在优养。今朝廷无事,天下和平,美景良辰,百官等任追胜为乐。宜即布告中外,咸使闻知。

◇ 封蒙归义云南王制

古之封建,誓以山河,义在畴庸,故无虚授。西南蛮都大酋帅特进越国公赐紫袍金钿带七事归义,挺秀西南,是称酋杰。仁而有勇,孝乃兼忠。怀驭众之长材,秉事君之劲节。瞻言诸部,或有奸人,潜通犬戎。敢肆蜂虿。遂能躬擐甲胄,总率骁雄,深入长驱,左萦右拂,凡厥鬼类,应时诛翦。戎功若此,朝宠宜加。俾膺胙土之荣,以励捍城之士,复遣中使李思敬斋册书往册焉。

◇ 贬萧嵩青州刺史制

王者立法,所贵无私,有过必惩,古之令典。太子太师萧蒿,累践清资,尝居重任,身宠茅土,家荣姻戚,人臣之贵莫二,止足之分当知。曾不是思,乃行非道。城南别业,地即膏腴,亩直千金,盖谓於此。遂将数顷,辄遣仙童。名位若斯,恩遇亦甚。昵於庸竖,更欲何求?静言其情,深所未谕。但久经任使,措在朝廷,自不饰观。良用惊听,岂可辅导太子,颉颃正人,宜从贬出,以肃纪纲。可青州刺史。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