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01部 卷六

[ 董诰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 太宗(三)

◇ 颁示礼乐诏

先王之辨方正位,体国经野,象天地以制法,通神明以施化,乐由内作,礼自外成,可以安上治民,可以移风易俗,揖让而天下治者,其惟礼乐乎!固以同节同和,无声无体,非饰玉帛之容,岂崇钟鼓之奏。日往月来,朴散淳离,淫慝以兴,流湎忘本。鲁昭所习,惟在折旋;魏文所重,止於郑卫,秦氏纵暴,载籍咸亡,汉朝循缉,典章不备。时更战国,多所未遑,雅道沦丧,历兹永久。

朕恭承明命,嗣膺宝历,惧深驭朽,情切纳隍。凭宗庙之灵,资股肱之力,上下交泰,遐迩安。率土阽危,既拯之於涂炭;群生遂性,思纳之於轨物。兴言正本,夕惕在怀。盖知礼乐之情者能作,识礼乐之文者能述,作者之谓圣,述者之谓明。朕虽德谢前王,而情深好古。伤大道之既隐,惧斯文之将坠,故广命贤才,旁求遗逸,探六经之奥旨,采三代之英华。古典之废於今者,咸择善而修复;新声之乱於雅者,并随违而矫正。莫不本之人心,稽乎物理,正情性而节事宜,穷高深而归简易。用之邦国,彝伦以之攸叙;施之律度,金石於是克谐。今修撰既毕,可颁天下,俾富教之方,有符先圣;人伦之化,贻厥後昆。

◇ 令河北淮南诸州举人诏

朕以寡薄,嗣守鸿基,实资多士,共康庶政,虚己侧席,为日已久,投竿舍筑,罕值其人。自亲巡东夏,观省风俗,兴言至治,夕惕兢怀。然则齐、赵、魏、鲁,礼义自出;江、淮、吴、会,英髦斯在。山川所感,古今宁殊,载伫风猷,实劳梦想。宜令河北淮南诸州长官,於所部之内,精加访采。其孝悌淳笃,兼闲时务,儒术该通,可为师范;文词秀美,才堪著述;明识治体,可委字民;并志行修立,为乡里所推者:举送雒阳宫。各给传乘,优礼发遣,当随其器能,擢以不次。若有老病不堪入朝者,具以名闻,庶岩穴靡遗,俊可致,务尽搜扬之道,称朕意焉。

◇ 功臣世袭刺史诏

周武定业,胙茅土於子弟;汉高受命,誓带砺於功臣。岂止重亲贤之地,崇其礼秩;抑亦固磐石之基,寄以藩翰。魏晋已降,事不师古,建侯之制,有乖名实,非所谓作屏王室,永固无穷者也。隋氏之季,四海沸腾,朕运属殷忧,戡翦多难。上凭明灵之,下赖英贤之辅,廓清县,嗣膺宝历,岂予一人,独能致此。时既共资其力,世安而专享其利,乃眷于斯。甚所不取。但今之刺史,即古之诸候,虽立名不同,而监统一也。故申命有司,斟酌前代,宣条委共理之寄,象贤存世及之典。司空齐国公无忌等,或材称人杰,望表国章,论道庙堂,寄深舟楫,用资文武,诚著艰难,折冲阃外,隐如敌国;或志力忠烈,实为心膂;或气干强果。是曰爪牙。策名运始,功参缔构,义贯休戚,效彰夷险。嘉庸懿绩,简於朕心,宜委以藩镇,改锡土宇。无忌可赵州刺史,改封赵国公;尚书左仆射魏国公元龄可宋州刺史,改封梁国公;故司空蔡国公杜如晦可赠密州刺史,改封莱国公;特进代国公靖可濮州刺史,改封魏国公;特进吏部尚书许国公士廉,可申州刺史,改封申国公;兵部尚书潞国公侯君集可陈州刺史,改封陈国公;刑部尚书任城郡王道宗可鄂州刺史,改封江夏郡王;晋州刺史赵郡王孝恭,可观州刺史,改封河间郡王;同州刺史吴国公尉迟敬德,可宣州刺史,改封鄂国公;并州都督府长史曹国公李可蕲州刺史,改封英国公;左骁卫大将军楚国公段志元可金州刺史,改封国公;左领军大将军宿国公程知节可普州刺史,改封卢国公;太仆卿任国公刘宏基可朗州刺史,改封夔国公;相州都督府长史禹阝国公张亮可沣州刺史。改封郧国公。馀官食邑并如故,即令子孙奕叶承袭。

◇ 答魏徵手诏

省频抗表,诚极忠款,言穷切至,披览忘倦,每达宵分。非公体国情深,匪躬义重,岂能示以良图,救其不及,朕在衡门,尚惟童幼,未渐师保之训,罕闻先达之言。值隋祚分离,万邦涂炭,忄々黔黎,庇身无所。朕自二九之年,有怀拯溺,发愤投袂,便提干戈。蒙犯霜露,东西征伐,日不暇给,居无宁岁。降苍昊之灵,禀庙堂之略,义旗所指,触向平夷。弱水流沙,并通轩之使;被左衽,化为冠盖之域。正朔所颁,无远弗届。及恭承宝历,寅奉帝国,垂拱无为。氛埃静息,於兹十有一载矣。盖股肱罄帷幄之谋,爪牙竭熊罴之力,协德同心。以致於此。自惟寡薄,厚享斯休,每以大宝神器,忧深责重,尝惧万几多旷,四聪不达,何尝不战战兢兢,坐以待旦。询於公卿,以至隶皂,推以赤心,庶几刑措。但顷年以来,祸衅既极,又缺嘉偶,荼毒未几,悲伤继及。凡在生灵,孰胜哀痛,岁序屡迁,触目摧感。自尔以来,心虑恍惚,当食忘味,中宵废寝。是以三思万虑,或失毫厘,刑赏之乖,实繇於此。昔者徇齐知,资风牧以致隆平;翼善钦明,赖稷契以康至道。然後文德武功,载勒於钟石。淳风至德,永传於竹素。克播鸿名,永为称首,朕以虚薄,多惭往代。若不任舟楫,岂能济彼巨川;非藉盐梅,安得调夫鼎味。

朕闻晋武帝自平吴以後,务在骄奢,不复留心治政。何曾退朝,谓其子劭曰:「吾每见主上,不论经国远图,但说平生常语,此非贻厥子孙者也。尔身犹可以免。」指诸孙曰:「此等必遇乱。」及孙绥,果为淫刑所戮。前史美之,以为明於先见。朕意不然,谓曾之不忠,其罪大矣。夫为人臣,当进思竭诚,退思补过,将顺其美,规救其恶,所以为治也。曾位极台司,名器隆重。当直词正谏,论道佐时,今乃退有後言,进无廷谏,以为明智,不亦谬乎?颠而不扶,安用彼相?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