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山 權 數 第 七 十 五

[ 管仲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桓公問管子曰:「請問權數?」管子對曰:「天以時為權,地以財為權,人以力為權,君以令為權;失天之權,則人地之權亡。」桓公曰:「何為失天之權則人地之權亡?」管子對曰:「湯七年旱,禹五年水,民之無●賣子者,湯以莊山之金鑄幣,而贖民之無●賣子者;禹以歷山之金鑄幣,而贖民之無●賣子者,故天權失,人地之權皆失也;故王者歲守十分之參三年與少半,成歲三十一年而藏十一年與少半,藏參之一,不足以傷民,而農夫敬事力作,故天毀●,凶旱水泆,民無入於溝壑乞請者也,此守時以待天權之道也。」桓公曰:「善,吾欲行三權之數。為之奈何?」管子對曰:「梁山之陽,綪●夜石之幣,天下無有。」管子曰:「以守國穀歲守一分,以行五年,國穀之重,什倍異日。」管子曰:「請立幣,國銅以二年之粟顧之,立黔落,力重與天下調。彼重則見射,輕則見泄,故與天下調。泄者失權也,見射者失筴也。不備天權,下相求備,准下陰相隸。此刑罰之所起,而亂之本也。故平則不平,民富則不如貧,委積則虛矣,此三權之失也已。」桓公曰:「守三權之數奈何?」管子對曰:「大豐則藏分,阨亦藏分。」桓公曰:「阨者所以益也,何以藏分?」管子對曰:「隘則易益也,一可以為十,十可以為百,以阨守豐,阨之准數一上十,豐之筴數十去九,則吾九為餘於數,筴豐則三權皆在君,此之謂國權。」

桓公問於管子曰:「請問國制?」管子對曰:「國無制,地有量。」桓公曰:「何謂國無制地有量?」管子對曰:「高田十石,閒田五石,庸田三石,其餘皆屬諸荒田。地量百畝,一夫之力也,粟賈一,粟賈十,粟賈三十,粟賈百,其在流筴者,百畝從中千畝之筴也,然則百乘從千乘也,千乘從萬乘也,故地有量,國無筴。」桓公曰:

「善。今欲為大國,大國欲為天下,不通權筴,其無能者矣。」

桓公曰:「今行權數奈何?」管子對曰:「君通於廣狹之數,不以狹畏廣。通於輕重之數,不以少畏多,此國筴之大者也。」桓公曰:「善,蓋天下,視海內,長譽而無止,為之有道乎?」管子對曰:

「有,軌守其數,准平其流,動於未形,而守事已成,物一也,而十是九為用。徐疾之數,輕重之筴也,一可以為十,十可以為百。引十之半而藏四。以五操事,在君之決塞。」桓公曰:「何謂決塞?」管子曰:「君不高仁,則國不相被,君不高慈孝,則民簡其親而輕過,此亂之至也。則君請以國筴十分之一者,樹表置高,鄉之孝子聘之幣,孝子兄弟眾寡,不與師旅之事。樹表置高,而高仁慈孝,財散而輕,乘輕而守之以筴,則十之五有在上,鉉五如行事,如日月之終復,此長有天下之道,謂之准道。」

桓公問於管子曰:「請問教數?」管子對曰:「民之能明於農事者,置之黃金一斤,直食八石。民之能蕃育六畜者,置之黃金一斤,直食八石,民之能樹蓺者,置之黃金一斤,直食八石。民之能樹瓜瓠葷菜百果使蕃袬者,置之黃金一斤,直食八石。民之能已民疾病者,置之黃金一斤,直食八石,民之知時,曰歲且阨,曰某穀不登,曰某穀豐者,置之黃金一斤,直食八石。民之通於蠶桑,使蠶不疾病者,皆置之黃金一斤,直食八石。謹聽其言而藏之官,使師旅之事無所與,此國筴之者也。國用相靡而足,相困揲而●。然後置四限高下,令之徐疾敺屏,萬物守之以筴,有五官技。」桓公曰:「何謂五官技?

」管子曰:「詩者所以記物也,時者所以記歲也,春秋者所以記成敗也。行者道民之利害也,易者所以守凶吉成敗也,卜者卜凶吉利害也,民之能此者,皆一馬之田,一金之衣,此使君不迷妄之數也,六家者既見其時,使豫先蚤閑之日受之,故君無失時,無失筴,萬物興豐,無失利,遠占得失,以為末教,詩記人無失辭,行殫道無失義,易守禍福凶吉不相亂,此謂君柄。」

桓公問於管子曰:「權柄之數,吾已得聞之矣,守國之固奈何?

」曰:「能皆已官,時皆已官,得失之數,萬物之終始,君皆已官之矣,其餘皆以數行。」桓公曰:「何謂以數行?」管子對曰:「穀者民之司命也,智者民之輔也,民智而君愚,下富而君貧,下貧而君富,此之謂事名二,國機,徐疾而已矣。君道,度法而已矣。人心,禁繆而已矣。」桓公曰:「何謂度法?何謂禁繆?」管子對曰:「度法者,量人力而舉功。禁繆者,非往而戒來,故禍不萌通,而民無患咎。」

桓公曰:「請問心禁?」管子對曰:「晉有臣不忠於其君,慮殺其主,謂之公過,諸公過之家,毋使得事君,此晉之過失也。齊之公過,坐立長差,惡惡乎來刑,善善乎來榮,戒也,此之謂國戒。」

桓公問管子曰:「輕重准施之矣,筴盡於此乎?」管子曰:「未也,將御神用寶。」桓公曰:「何謂御神用寶?」管子對曰:「北郭有掘闕而得龜者,此檢數百里之地也。」桓公曰:「何謂得龜百里之地?」管子對曰:「北郭之得龜者,令過之平盤之中。」君請起十乘之使,百金之提,命北郭得龜之家曰:「賜若服中大夫,東海之子類於龜,託舍於若,賜若大夫之服,以終而身。勞若以百金」。之龜為無貲,而藏諸泰臺。一日而釁之以四牛,立寶日無貲。還四年,伐孤竹。刃氏之家粟。可食三軍之師。行五月,召刃氏而命之曰:「吾有無貲之寶於此,吾今將有大事,請以寶為質於子,以假子之邑粟。」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