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小 問 第 五 十 一

[ 管仲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桓公問管子曰:「治而不亂,明而不蔽,若何?」管子對曰:「明分任職,則治而不亂,明而不蔽矣。」公曰:「請問富國奈何?」

管子對曰:「力地而動於時,則國必富矣。」公又問曰:「吾欲行廣仁大義,以利天下,奚為而可?」管子對曰:「誅暴禁非,存亡繼絕,而赦無罪,則仁廣而義大矣。」公曰:「吾聞之也,夫誅暴禁非而赦無罪者,必有戰勝之器,攻取之數,而後能誅暴禁非而赦無罪。」

公曰:「請問戰勝之器?」管子對曰:「選天下之豪傑,致天下之精材,來天下之良工,則有戰勝之器矣。」公曰:「攻取之數何如?」

管子對曰:「毀其備,散其積,奪之食,則無固城矣。」公曰:「然則取之若何?」管子對曰:「假而禮之,厚而勿欺,則天下之士至矣。」公曰:「致天下之精材若何?」管子對曰:「五而六之,九而十之,不可為數。」公曰:「來工若何?」管子對曰:「三倍,不遠千里。」桓公曰:「吾已知戰勝之器,攻取之數矣,請問行軍襲邑,舉錯而知先後,不失地利,若何?」管子對曰:「用貨察圖」。公曰:

「野戰必勝若何?」管子對曰:「以奇」。公曰:「吾欲●知天下若何?」管子對曰:「小以吾不識,則天下不足識也。」公曰:「守戰遠見有患」,夫民不必死,則不可與出乎守戰之難,不必信,則不可恃而外知。夫恃不死之民,而求以守戰;恃不信之人,而求以外知,此兵之三闇也。「使民必死必信若何?」管子對曰:「明三本」。公曰:「何謂三本?」管子對曰:「三本者:一曰固。二曰尊。三曰質。」公曰:「何謂也?」管子對曰:「故國父母墳墓之所在,固也。田宅爵祿,尊也。妻子,質也。三者備,然後大其威,厲其意,則民必死而不我欺也。」桓公問治民於管子,管子對曰:「凡牧民者,必知其疾,而憂之以德,勿懼以罪,勿止以力,慎此四者,足以治民也。」桓公曰:「寡人睹其善也,何為其寡也?」管仲對曰:「夫寡非有國者之患也。昔者天子中立,地方千里,四言者該焉,何為其寡也?夫牧民不知其疾,則民疾,不憂以德,則民多怨。懼之以罪,則民多軸。止之以力,則往者不反,來者鷙距。故聖王之牧民也,不在其多也。」桓公曰:「善!勿已,如是又何以行之。」管仲對曰:「質信極忠,嚴以有禮,慎此四者,所以行之也。」桓公曰:「請聞其說。」管子對曰:「信也者,民信之。忠也者,民懷之。嚴也者,民畏之。禮也者,民美之。語曰:「澤命不渝」,信也。非其所欲,勿施於人,仁也。堅中正外,嚴也。質信以讓,禮也。」桓公曰:「善哉!牧民何先?」管子對曰:「有時先事,有時先政,有時先德,有時先恕。飄風暴雨,不為人害,涸旱不為民患。百川道,年穀熟,糶貸賤,禽獸與人聚,食民食,民不疾疫。當此時也,民富且驕,牧民者厚收善歲,以充倉廩。禁藪澤,此謂先之以事。隨之以刑,敬之以禮樂,以振其淫,此謂先之以政。飄風暴雨為民害,涸旱為民患,年穀不熟,歲饑,糶貸貴,民疾疫。當此時也,民貧且罷,牧民者發倉廩山林藪澤以共其財,後之以事,先之以恕,以振其罷,此謂先之以德。其收之也,不奪民財。其施之也,不失有德。富上而足下,此聖王之至事也。」桓公曰:「善」。

桓公問管仲曰:「寡人欲霸,以二三子之功,既得霸矣,今吾有欲王,其可乎?」管仲對曰:「公當召叔牙而問焉。」鮑叔至,公又問焉,鮑叔對曰:「公當召賓胥無而問焉。」賓胥無趨而進,公又問焉,賓胥無對曰:「古之王者,其君豐,其臣教;今君之臣豐。」公遵遁繆然遠,二三子遂徐行而進。公曰:「昔者太王賢,王季賢,文王賢,武王賢,武王伐殷克之,七年而崩。周公旦輔成王而治天下,僅能制於四海之內矣,今寡人之子不若寡人,寡人不若二三子,以此觀之,則吾不王必矣。」

桓公曰:「我欲勝民,為之奈何?」管仲對曰:「此非人君之言也,勝民為易,夫勝民之為道,非天下之大道也,君欲勝民,則使有司疏獄,而謁有罪者償。數省而嚴誅,若此則勝民矣。雖然,勝民之為道,非天下之大道也,使民畏公,而不見親,禍前及於身。雖能不久,則人持莫之,弒也,危哉!君之國岌乎!」

桓公觀於廄,問廄吏曰:「廄何事最難?」廄吏未對。管仲對曰:「夷吾嘗為圉人矣。傅馬棧最難,先傅曲木,曲木又求曲木,曲木已傅,直木無所施矣。先傅直木,直木又求直木,直木已傅,曲木亦無所施矣。」

桓公謂管仲曰:「吾欲伐大國之不服者,奈何?」管仲對曰:「先愛四封之內,然後可以惡竟外之不善者,先定卿大夫之家,然後可以危鄰之敵國,是故先王必有置也,然後有廢也。必有利也,然後有害也。」

桓公踐位。令釁社塞禱,祝鳧已疪獻胙,祝曰:「除君苛疾與若之多虛而少實」,桓公不說,瞑目而視祝鳧已疪。祝鳧已疪授酒而祭之曰:「又與君之若賢」。桓公怒,將誅之而未也。以復管仲,管仲於是知桓公之可以霸也。

桓公乘馬,虎望見之而伏,桓公問管仲曰:「今者寡人乘馬,虎望見寡人而不敢行,其故何也?」管仲對曰:「意者,君乘駁馬而盤桓,迎日而馳乎?」公曰:「然」。管仲對曰:「此駁象也,駮食虎豹,故虎疑焉。」楚伐莒,莒君使人求救於齊,桓公將救之,管仲曰:「君勿救也。」公曰:「其故何也?」管仲對曰:「臣與其使者言,三辱其君,顏色不變;臣使官無滿其禮,三強其使者,爭之以死,莒君小人也。君勿救。」桓公果不救而莒亡。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