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朱子語類卷第一百二十三

[ 朱熹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陳君舉陳同父葉正則附。

先生問德粹:「去年何處作考官?」對 以永嘉。問:「曾見君舉否?」曰:「見之。」曰:「說甚話?」曰:「說洪範及左傳 。」曰:「洪範如何說?」曰:「君舉以為 讀洪範,方知孟子之『道性善』。如前言五行、五事,則各言其德性,而未言其失。及過於皇極,則方辨其失。」曰:「不然。且各還他題目:一則五行,二則五事,三則八政,四則五紀,五則皇極;至其後庶徵、五福、六極,乃權 衡聖道而著其驗耳。」又問:「春秋如何說?」滕云:「君舉云:『世人疑左丘明好惡不 與聖人同,謂其所載事多與經異,此則有說。且如晉先蔑奔,人但謂先蔑奔秦耳。此乃先蔑立嗣不定,故書「 奔」以示貶。』」曰:「是何言語!先蔑實是奔秦,如何不書 『奔』?且書 『奔秦』,謂之『示貶』;不書奔 ,則此事自不見,何以為 褒?昨說與吾友,所謂專 於博上求之,不反於約,乃謂此耳。是乃於穿鑿上益加穿鑿,疑誤後學。」可學因問:「左氏識見如何?」曰:「左氏乃一箇趨利避害之人,要置身於穩地,而不識道理,於大倫處皆錯。觀其議論,往往皆如此。且大學論所止,便只說君臣父子五件,左氏豈知此?如云『周鄭交質』,而曰『信不由中,質無益也』。正如田客論主,而責其不請喫 茶!使孔子論此,肯如此否?尚可謂其好惡 同聖人哉!又如論宋宣公事,曰:『宋宣公可謂知人矣。立穆公,其子饗之,命以義夫!』是何等言談!」可學曰:「此一事,公羊議論卻好。」曰:「公羊乃儒者之言。」可學又問:「林黃中亦主張左氏,如何?」曰:「林黃中卻會 占便宜。左氏疏脫多在『君子曰』,渠卻把此殃苦劉 歆。昔呂 伯恭亦多勸 學者讀左傳 ,嘗語之云:『論孟聖賢之言不使學者讀,反使讀左傳 !』伯恭曰:『讀論孟,使學者易向外走。』因語之云:『論孟卻向外走,左氏卻不向外走!讀論孟,且先正人之見識,以參 他書 ,無所不可。此書 自傳 惠公元妃孟子起,便沒理會 。』大抵春秋自是難看。今人說春秋,有九分九釐不是,何以知聖人之意是如此?平日學者問春秋,且以胡文定傳 語之。」可學。

陳君舉得書 云:「更望以雅頌之音消鑠群慝,章句訓詁付之諸生。」問他如何是雅頌之音?今只有雅頌之辭在,更沒理會 ,又去那裏討雅頌之音?便都只是瞞人!又謂某前番不合與林黃中陸子靜諸人辨,以為 「相與詰難,竟無深益。蓋刻畫太精,頗傷 易簡;矜持己甚,反涉吝驕」。不知更何如方是深益?若孟子之闢楊 墨,也只得恁地闢。他說「刻畫太精」,便只是某不合說得太分曉 ,不似他只恁地含糊。他是理會 不得,被眾人擁 從 ,又不肯道我不識,又不得不說,說又不識,所以不肯索性開口道這箇是甚物事,又只恁鶻突了。子靜雖占姦 不說,然他見得成箇物事,說話間便自然有箇痕跡可見。只是人理會 他底不得,故見不得,然亦易見。子靜只是人未從 ,他便不說;及鉤致得來 ,便直是說,方始與你理會 。至如君舉胸中有一部周禮,都撐 腸拄肚,頓著不得。如遊古山詩又何消說著他?只是他稍理會 得,便自要說,又說得不著。如東坡子由見得箇道理,更不成道理,又卻便開心見膽,說教人理會 得。又曰:「他那得似子靜!子靜卻是見得箇道理,卻成一部禪,他和禪識不得。」賀孫。

金溪之學雖偏,然其初猶是自說其私路上事,不曾侵過官路來 。後來 於不知底亦要彊說,便說出無限亂道。前輩如歐公諸人為 文,皆善用其所長;凡所短處,更不拈出來 說,所以不見疏脫。今永嘉又自說一種學問,更沒頭沒尾,又不及金溪。大抵只說一截話,終不說破是箇甚麼;然皆以道義先覺自處,以此傳 授。君舉到湘中一收,收盡南軒門人,胡季隨亦從 之問學。某向見季隨,固知其不能自立,其胸中自空空無主人,所以纔聞他人之說,便動 。季隨在湖南頗自尊大,諸人亦多宗之。凡有議論,季隨便為 之判斷 孰是孰非。此正猶張天師,不問長少賢否,只是世襲做大。正淳曰:「湖南之從 南軒者甚眾且久,何故都無一箇得其學?」曰:「欽夫言自有弊。諸公只去學他說話,凡說道理,先大拍下。然欽夫後面卻自有說,諸公卻只學得那大拍頭。」必大。

因說鄉里諸賢文字,以為 「皆不免有藏頭亢腦底意思。有學者來 問,便當直說與之,在我不可不說。若其人半間不界,與其人本無求益之意,故意來 磨難,則不宜說。外此,說儘無害。我畢竟說從 古聖賢已行底道理,不是為 姦 為 盜,怕說與人。不知我說出便有甚罪過?諸賢所見皆如此。祇緣怕人譏笑,遂以此為 戒,便藏頭不說。某與林黃中爭辨一事,至今亦只是說,不以為悔 。『夫道若大路然』,何掩蔽之有」?打空說及某人,鄉里皆推其有所見。其與朋友書 ,言學不至於「不識不知,順帝之則」處,則學為 無用。先生曰:「近來 人自要向高說一等話。要知初學及此,是為 躐等。詩人這句自是形容文王聖德不可及處。聖人教人,何嘗不由識入來 !」宇。

或曰:「永嘉諸公多喜文中子。」曰:「然,只是小。它自知定學做孔子不得了,才見箇小家活子,便悅而趨之。譬如泰山之高,它不敢登;見箇小土堆子,便上去,只是小。」僩。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