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朱子語類卷第一百一十四 朱子十一

[ 朱熹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訓門人二

先生問:「看甚文字?」曰:「看論語。」「看得論語如何?」曰:「自看論語後,覺得做工夫緊,不似每常悠悠。」曰:「做甚工夫?」曰:「只是存養。」曰:「自見住不得時,便是。某怕人說『我要做這箇事』。見飯便喫 ,見路便行,只管說『我要做這箇事』,何益!」文蔚又言:「近來 覺有一進處:畏不義,見不義事不敢做。」曰:「甚好。但亦要識得義與不義。若不曾睹當得是,顛前錯後,依舊是胡做。」又曰:「須看大學。聖賢所言,皆是自家元有此理,但人不肯著意看。若稍自著意,便自見得,卻不是自家無此理,他鑿空撰來 。」以下訓文蔚。

問:「私意竊發,隨即鉏治;雖去枝葉,本根仍在,感物又發,如何?」曰:「只得如此,所以曾子『戰 戰 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

一日侍食,先生曰:「只易中『節飲食』三字,人不曾行得。」

「子融才卿是許多文字看過。今更巡一遍,所謂『溫 故』;再巡一遍,又須較見得分曉 。如人有多田地,須自照管,曾耕得不曾耕得;若有荒廢處,須用耕墾。 」子融曰:「每自思之:今亦不可謂不知,但知之未至;不可謂不誠,但其誠未至;不可謂不行,但行之未至。若得這三者皆至,便是了得此事。」曰:「須有一箇至底道理。」

因說僧家有規矩嚴 整,士人卻不循禮,曰:「他卻是心有用處。今士人雖有好底,不肯為 非,亦是他資質偶然如此。要之,其心實無所用,每日閑慢時多。如欲理會 道理,理會 不得,便掉過三五日、半月日不當事,鑽不透便休了。既是來 這一門,鑽不透,又須別尋 一門。不從 大處入,須從 小處入;不從 東邊入,便從 西邊入;及其入得,卻只是一般。今頭頭處處鑽不透,便休了。如此,則無說矣。有理會 不得處,須是皇皇汲汲然,無有理會 不得者。譬如人有大寶珠,失了,不著緊尋, 如何會 得!」

謂文蔚曰:「公卻是見得一箇物事,只是不光彩。」一日,呈所送崇甫序。觀畢,曰:「前日說公不光彩,且如這般文字,亦不光彩。」

問:「『色容莊』最難。」曰:「心肅則容莊,非是外面做那莊出來 。」陳才卿亦說「九容」。次早,才卿以右手拽敘 衫,左袖口偏於一邊。先生曰:「公昨夜說『手容恭』,今卻如此!」才卿赧然,急叉手鞠躬,曰:「忘了。」先生曰:「為 己之學有忘耶?向徐節孝見胡安定,退,頭容少偏,安定忽厲聲云:『頭容直!』節孝自思:『不獨頭容要直,心亦要直。』自此便無邪心。學者須是如此始得。」友仁。

次日相見,先生偶腳氣 發。因蘇宜久欲歸,先生蹙然曰:「觀某之疾如此,非久於世間者,只是一兩 年間人。亦欲接引後輩一兩 人,傳 續此道;荷公們遠來 ,亦欲有所相補助。只是覺得如此苦口,都無一分相啟 發處。不知如何,橫說豎說,都說不入。如昨夜才卿問程先生如此謹嚴 ,何故諸門人皆不謹嚴 ?因隔夜說程門諸弟子及後來 失節者。某答云:『是程先生自謹嚴 ,諸門人自不謹嚴 ,干程先生何事?』某所以發此者,正欲才卿深思而得,反之於身,如針之劄身,皇恐發憤,無地自存!思其所以然之故,卻再問某。李先生資質如何,全不相干涉。非惟不知針之劄身,便是刀鋸在身,也不知痛了!每日讀書 ,心全不在上,只是要自說一段文義便了。如做一篇文義相似,心中全無所作為 。恰似一箇無圖之人,飽食終日,無所用心。若是心在上面底人,說得話來 自別,自相湊合。敢說公們無一日心在上面。莫說一日,便十日心也不在!莫說十日,便是數 月心也不在!莫說數 月,便是整年心也不在!每日讀書 ,只是讀過了,便不知將 此心去體會 ,所以說得來 如此疏。」先生意甚不樂 。僩。

陳才卿說詩。先生曰:「謂公不曉 文義,則不得,只是不見那好處。正如公適間說窮理,也知事事物物皆具此理,隨事精察,便是窮理,只是不見所謂好處。所謂『民生日用而不知』,所謂『小曉 得而大不曉 得』,這箇便是大病!此句厲聲說。某也只說得到此,要公自去會 得。」久之,又曰:「大凡事物須要說得有滋味,方見有功。而今隨文解義,誰人不解?須要見古人好處。如昔人賦梅云:『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 月黃昏。』這十四箇字,誰人不曉 得?然而前輩直恁地稱歎,說他形容得好,是如何?這箇便是難說,須要自得言外之意始得。須是看得那物事有精神,方好。若看得有精神,自是活動 有意思,跳躑叫喚, 自然不知手之舞,足之蹈。這箇有兩 重:曉 得文義是一重,識得意思好處是一重。若只是曉 得外面一重,不識得他好底意思,此是一件大病。如公看文字,都是如此。且如公看詩,自宣王中興諸詩至此。至節南山。公於其他詩都說來 ,中間有一詩最好,如白駒是也,公卻不曾說。這箇便見公不曾看得那物事出,謂之無眼目。若是具眼底人,此等詩如何肯放過!只是看得無意思,不見他好處,所以如此。」又曰:「須是踏翻了船,通身都在那水中,方看得出!」僩。建別錄。文蔚錄云:「文蔚一日說太極、通書 ,不說格物、致知工夫,先生甚訝之。後數 日,文蔚拈起中間三語。先生曰:『趯翻卻船,通身下水裏去!』文蔚始有所悟。」今池錄卻將 文蔚別話頭合作一段,記者誤矣。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