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朱子語類卷第一百八 朱子五

[ 朱熹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論治道

治道別無說,若使人主恭儉好善,「有言逆於心,必求諸道;有言孫於志,必求諸非道」;這如何會 不治!這別無說,從 古來 都有見成樣 子,真是如此。賀孫。

天下事有大根本,有小根本。正君心是大本。其餘萬事各有一根本,如理財以養民為 本,治兵以擇 將 為本 。

天下事自有箇大根本處,每事又各自有箇緊要處。端蒙。

天下事當從 本理會 ,不可從 事上理會 。方。

論世事,曰:「須是心度大,方包裹得過,運動得 行。」振。

為 學,是自博而反諸約;為 治,是自約而致其博。自修。

因論世俗不冠帶 ,云:「今為 天下,有一日不可緩者,有漸正之者。一日不可緩者,興起之事也;漸正之者,維持之事也。」方。

古者修身與取才,卹民與養兵,皆是一事,今遂分為 四。升卿。

自古有「道術為 天下裂」之說,今親見其弊矣。自修。

天下事,須是人主曉 得通透了,自要去做,方得。如一事八分是人主要做,只有一二分是為 宰相了做,亦做不得。廣。

問:「或言今日之告君者,皆能言『修德』二字。不知教人君從 何處修起?必有其要。」曰:「安得如此說!只看合下心不是私,即轉為 天下之大公。將 一切私底意盡屏去,所用之人非賢,即別搜求正人用之。」問:「以一人耳目,安能盡知天下之賢?」曰:「只消用一箇好人作相,自然推排出來 。有一好臺諫,知他不好人,自然住不得。」德明。

「井田之法要行,須是封建,令逐國 各自去理會。 如王畿之內 ,亦各有都鄙、家鄙。漢人嘗言,郡邑在諸國 之外,而遠役於中都,非便。」問:「漢以王國 雜見於郡縣間,如何?」曰:「漢本無法度。」德明。

封建實是不可行。若論三代之世,則封建好處,便是君民之情相親,可以久安而無患;不似後世郡縣,一二年輒易,雖有賢者,善政亦做不成。淳。

因言:「封建只是歷代循襲,勢 不容已,柳子厚亦說得是。賈生謂『樹 國 必相疑之勢 』,甚然。封建後來 自然有尾大不掉之勢 。成周盛時,能得幾 時!到春秋列國 強盛,周之勢 亦浸微矣。後來 到戰 國 ,東西周分治,赧王但寄於西周公耳。雖是聖人法,豈有無弊者!」大率先生之意,以為 封建井田皆易得致弊。廣。

問:「後世封建郡縣,何者為 得?」曰:「論治亂畢竟不在此。以道理觀之,封建之意,是聖人不以天下為 己私,分與親賢共理,但其制則不過大,此所以為得 。賈誼於漢言『眾建諸侯而少其力』。其後主父偃竊其說,用之於武帝。」端蒙。

諸生論郡縣封建之弊。曰:「大抵立法必有弊,未有無弊之法,其要只在得人。若是箇人,則法雖不善,亦占分數 多了;若非其人,則有善法,亦何益於事!且如說郡縣不如封建,若封建非其人,且是世世相繼,不能得他去;如郡縣非其人,卻只三兩 年任滿便去,忽然換得好底來 ,亦無定。范太史唐鑑議論大率皆歸於得人。某初嫌他恁地說,後來 思之,只得如此說。」又云:「革弊須從 原頭理會 。」燾。

「柳子厚封建論則全以封建為 非;胡明仲輩破其說,則專 以封建為 是。要之,天下制度,無全利而無害底道理,但看利害分數 如何。封建則根本較固,國 家可恃;郡縣則截然易制,然來 來 去去,無長久之意,不可恃以為 固也。如役法亦然。荊公只見差役之害,而免役之利。」先生云:「差役時皆土著家戶 人,州縣亦較可靠;免役則皆浮浪之人。靖康間州縣亦有守令要守,而吏民皆散去,無復 可恃。然其弊亦不勝 其多。」揚。

先生言論間猶有不滿於五峰論封建井田數 事。嘗疏其說以質疑。先生云:「封建井田,乃聖王之制,公天下之法,豈敢以為 不然!但在今日恐難下手。設使強做得成,亦恐意外別生弊病,反不如前,則難收拾耳。此等事,未須深論。他日讀書 多,歷事久,當自見之也。」枅。

因論封建,曰:「此亦難行。使膏粱之子弟不學而居士民上,其為 害豈有涯哉!且以漢諸王觀之,其荒縱淫虐如此,豈可以治民!故主父偃勸 武帝分王子弟,而使吏治其國 ,故禍不及民。所以後來 諸王也都善弱,蓋漸染使然。積而至於魏之諸王,遂使人監守,雖飲食亦皆禁制,更存活不得。及至晉懲 其弊,諸王各使之典大藩,摠 強兵,相屠相戮,馴致大亂。」僩云:「監防太密,則有魏之傷 恩;若寬去繩勒,又有晉之禍亂。恐皆是無古人教養之法,故爾。」曰:「那箇雖教,無人柰得他何。」或言:「今之守令亦善。」卓錄起此,作郭兄問。曰:「卻無前代尾大不掉之患。只是州縣之權 太輕,卓錄作「無權 」。卒有變故,更支撐 不住。」僩因舉祖宗官制沿革中,說祖宗時州郡禁兵之額極多,又有諸般名色錢可以贍養。及王介甫作相,凡州郡兵財,皆括歸朝廷,而州縣益虛。所以後來 之變,天下瓦解,由州郡無兵無財故也。曰:「只祖宗時,州郡已自輕了。如仁宗朝京西群盜橫行,破州屠縣,無如之何。淮南盜王倫破高郵,郡守晁仲約以郡無兵財,遂開門犒之卓錄作:「斂 金帛賂之。」使去。富鄭公聞之大怒,欲誅守臣,曰:『豈有任千里之寄,不能拒賊,而反賂之!』范文正公爭之曰:『州郡無兵無財,俾之將 何捍拒?今守臣能權 宜應 變,以全一城之生靈,亦可矣;豈可反以為 罪耶?』然則彼時州郡已如此虛弱了,如何盡責得介甫!」僩。卓錄今附于下:「介甫只是刮刷太甚,凡州郡禁兵闕額,盡令勿補填。且如一州有千人禁軍額,闕五百人,則本郡不得招填,每歲樁 留五百名之衣糧,并二季衣賜之物,令轉運使掌之,而盡歸於朝廷,如此煞得錢不可勝 計。」陳丈云:「記得先生說,教提刑掌之,歸朝廷,名曰『封樁 闕額禁軍錢』。」又云:「也怪不得州郡,欲添兵,誠無糧食給之,其勢 多招不得。某守南康,舊有千人禁軍額,某到時纔有二百人而已,然歲已自闕供給。本軍每年有租米四萬六千石,以三萬九千來 上供,所餘者止七千石,僅能贍得三月之糧。三月之外,便用別擘畫措置,如斛面、加糧之屬。 又盡,則預於民間借支。方借之時,早穀方熟,不得已出榜,令民先將 早米來 納,亦謂之租米。俟冬,則折除其租米,亦當大米之數 ,如此猶贍不給。壽 皇數 數 有指揮下來 ,必欲招滿千人之額。某申去云:『不難於招,只是無討糧食處。』又行下云:『便不及千人,亦須招填五百人。』雖聖旨如此,然終無得錢糧處,只得如此挨過日子而已!想得自初千人之額,自來 不曾及數 。蓋州郡只有許多米,他無來 處,何以贍給之?然上供外所餘七千石,州郡亦不得用。轉運使每歲行文字下來 約束,只教樁 留在本州,不得侵支顆粒。那裏有?年年侵使了,每監司使公吏下來 檢視,州郡又厚賂遺之,使去。全無顆粒,怪不得。若更不得支此米,何從 得贍軍?然亦只贍得兩 三月,何況都無!非天雨鬼輸,何從 得來 !某在彼時,顏魯子王齊賢屢 行文字下來 ,令不得動 。某報 去云:『累政即無顆粒見在。雖上司約束分明,柰歲用支使何?今求上司,不若為 之豁除其數 。若守此虛名而無實,徒為 胥吏輩賂賄之地。又況州郡每歲靠此米支遣,決不能如約束,何似罷之?』更不聽,督責愈急。顏魯子又推王齊賢,王齊賢又推顏魯子。及王齊賢去,顏依舊行下約束,卻被某不能管得,只認支使了。若以為 罪,則前後之為 守者皆一樣 ,又何從 根究?其勢 不柰何,只得如此處。」卓。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