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朱子語類卷第九十六 程子之書 二

[ 朱熹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遺書 云,不信其師,乃知當時有不信者。方。第三卷。

「學原於思。」思所以起發其聰明。端蒙。

「六經浩渺,乍難盡曉 。且見得路逕後,各自立得一箇門庭。」問:「如何是門庭?」曰:「是讀書 之法。如讀此一書 ,須知此書 當如何讀。伊川教人看易,以王輔嗣胡翼之王介甫三人易解看,此便是讀書 之門庭。緣當時諸經都未有成說,學者乍難捉摸,故教人如此。」或問:「如詩是吟詠性情,讀詩者便當以此求之否?」曰:「然。」僩。

「學者全體此心。學雖未盡,若事物之來 ,不可不應 。」此亦只是言其大概,且存得此心在這裏。「若事物之來 ,不可不應 ,且隨自家力量應 之,雖不中不遠矣。」更須下工夫,方到得細密的當,至於至善處,此亦且是為 初學言。如龜山卻是恁地,初間只管道是且隨力量恁地,更不理會 細密處,下梢都衰塌了。賀孫。

「學者全體此心」,只是全得此心,不為 私欲汩沒,非是更有一心能體此心也。此等當以意會 。端蒙。

「只是心生」,言只是敬心不熟也。「恭者私為之 恭」,言恭只是人為 ;「禮者非體之禮」,言只是禮,無可捉摸。故人為 之恭,必循自然底道理,則自在也。端蒙。

明道曰:「雖則心『操之則存,舍之則亡』,然而持之太甚,便是必有事焉而正之也。亦須且恁去。」其說蓋曰,雖是「必有事焉而勿正」,亦須且恁地把捉操持,不可便放下了。「敬而勿失」,即所以中也。「敬而無失」,本不是中,只是「敬而無失」,便見得中底氣 象。此如公不是仁,然公而無私則仁。又曰:「中是本來 底,須是做工夫,此理方著。司馬子微坐亡論,是所謂坐馳也。」他只是要得恁地虛靜,都無事。但只管要得忘,便不忘,是馳也。明道說:「張天祺不思量事後,須強把他這心來 制縛,亦須寄寓在一箇形象,皆非自然。君實又只管念箇『中』字,此又為 『中』所制縛。且『中』字亦何形象?」他是不思量事,又思量箇不思量底,寄寓一箇形象在這裏。如釋氏教人,便有些是這箇道理。如曰「如何是佛」云云,胡亂掉一語,教人只管去思量。又不是道理,又別無可思量,心只管在這上行思坐想,久後忽然有悟。「中」字亦有何形象?又去那處討得箇「中」?心本來 是錯亂了,又添這一箇物事在裏面,這頭討「中」又不得,那頭又討不得,如何會 討得?天祺雖是硬捉,又且把定得一箇物事在這裏。溫 公只管念箇「中」字,又更生出頭緒多,他所以說終夜睡不得。又曰:「天祺是硬截,溫 公是死守,旋旋去尋 討箇『中』。伊川即曰『持其志』,所以教人且就裏面理會 。譬如人有箇家,不自作主,卻倩別人來 作主!」賀孫。

伯豐說:「『敬而無失』,則不偏不倚,斯能中矣。」曰:「說得慢了。只『敬而無失』,便不偏不倚,只此便是中。」。

「敬而無失。」問:「莫是心純於敬,在思慮則無一毫之不敬,在事為 則無一事之不敬?」曰:「只是常敬。敬即所以中。」端蒙。

問:「『聖人不記事,所以常記得;今人忘事,以其記事』,何也?」曰:「聖人之心虛明,便能如此。常人記事忘事,只是著意之故。」淳。

李德之問:「明道因修橋 尋 長梁,後每見林木之佳者,必起計度之心,因語學者:『心不可有一事。』某竊謂,凡事須思而後通,安可謂『心不可有一事』?」曰:「事如何不思?但事過則不留於心可也。明道肚裏有一條梁,不知今人有幾 條梁柱在肚裏。佛家有『流注想』。水本流將 去,有些滲漏處便留滯 。」蓋卿。

「心要在腔殼 子裏。」心要有主宰。繼自今,便截胸中膠擾,敬以窮理。德明。

問:「『心要在腔子裏。』若慮事應 物時,心當如何?」曰:「思慮應 接,亦不可廢。但身在此,則心合在此。」曰:「然則方其應 接時,則心在事上;事去,則此心亦不管著。」曰:「固是要如此。」德明。

或問「心要在腔子裏」。曰:「人一箇心,終日放在那裏去,得幾 時在這裏?孟子所以只管教人『求放心』。今人終日放去,一箇身恰似箇無梢工底船,流東流西,船上人皆不知。某嘗謂,人未讀書 ,且先收斂 得身心在這裏,然後可以讀書 求得義理。而今硬捉在這裏讀書 ,心飛揚那裏去,如何得會 長進!」賀孫。

或問:「『心要在腔子裏』,如何得在腔子裏?」曰:「敬,便在腔子裏。」又問:「如何得會 敬?」曰:「只管恁地滾做甚麼?才說到敬,便是更無可說。」賀孫。

問:「『人心要活,則周流無窮而不滯 於一隅。』如何是活?」曰:「心無私,便可推行。活者,不死之謂。」可學。

李丈問:「『「天地設位,而易行乎其中」,只是敬』,如何?」曰:「易是自然造化。聖人本意只說自然造化流行,程子是將 來 就人身上說。敬則這道理流行,錄云:「敬便易行也。」不敬便間斷 了。前輩引經文,多是借來 說己意。如『必有事焉,而勿正,必勿忘,勿助長』,孟子意是說做工夫處,程子卻引來 『鳶飛魚躍』處,說自然道理。若知得『鳶飛魚躍』,便了此一語。又如『必有事焉』,程子謂有事於敬,此處那有敬意?亦是借來 做自己說。孟子所謂有事,只是集義;勿正,是勿望氣 之生。義集,則氣 自然生。我只集義,不要等待氣 之生。若等待,便辛苦,便去助氣 使他長了。氣 不至於浩然,便作起令張旺,謂己剛毅,無所屈撓 ,便要發揮去做事,便是助長。」淳。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