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朱子語類卷第八十四 禮一

[ 朱熹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論考禮綱領

禮樂 廢壞 二千餘年,若以大數 觀之,亦未為 遠,然已都無稽考處。後來 須有一箇大大底人出來 ,盡數 拆洗一番,但未知遠近在幾 時。今世變日下,恐必有箇「碩果不食」之理。必大。

禮學多不可考,蓋其為 書 不全,考來 考去,考得更沒下梢,故學禮者多迂闊。一緣讀書 不廣,兼亦無書可 讀。如周禮「仲春教振旅,如戰 之陳」,只此一句,其間有多少事。其陳是如何安排,皆無處可考究。其他禮制皆然。大抵存於今者,只是箇題目在爾。必大。

古禮繁縟,後人於禮日益疏略。然居今而欲行古禮,亦恐情文不相稱,不若只就今人所行禮中刪修,令有節文、制數 、等威足矣。古樂 亦難遽復 ,且於今樂 中去其?殺 促數 之音,并考其律呂 ,令得其正;更令掌詞命之官製撰樂 章,其間略述教化訓戒及賓主相與之情,及如人主待臣下恩意之類,令人歌之,亦足以養人心之和平。周禮歲時屬 民讀法,其當時所讀者,不知云何。今若將 孝弟忠信等事撰一文字,或半歲,或三月一次,或於城市,或於鄉村聚民而讀之,就為 解說,令其通曉, 及所在立粉壁書 寫,亦須有益。必大。

古禮於今實難行。嘗謂後世有大聖人者作,與他整理一番,令人甦醒,必不一一盡如古人之繁,但放古之大意。義剛。

古禮難行。後世苟有作者,必須酌古今之宜。若是古人如此繁縟,如何教今人要行得!古人上下習熟,不待家至戶 曉 ,皆如飢食而渴飲,略不見其為 難。本朝陸農師之徒,大抵說禮都要先求其義。豈知古人所以講明其義者,蓋緣其儀皆在,其具並存,耳聞目見,無非是禮,所謂「三千三百」者,較然可知,故於此論說其義,皆有據 依。若是如今古禮散失,百無一二存者,如何懸 空於上面說義!是說得甚麼義?須是且將 散失諸禮錯綜參 考,令節文度數 一一著實,方可推明其義。若錯綜得實,其義亦不待說而自明矣。賀孫。

胡兄問禮。曰:「『禮,時為 大。』有聖人者作,必將 因今之禮而裁酌其中,取其簡易易曉 而可行,必不至復 取古人繁縟之禮而施之於今也。古禮如此零碎繁冗,今豈可行!亦且得隨時裁損爾。孔子從 先進,恐已有此意。」或曰:「禮之所以亡,正以其太繁而難行耳。」曰:「然。蘇子由古史說『忠、質、文』處,亦有此意,只是發揮不出,首尾不相照應 ,不知文字何故如此。其說云『自夏商周以來 ,人情日趨於文』;其終卻云『今須復 行夏商之質,乃可』。夫人情日趨於文矣,安能復 行夏商之質乎!其意本欲如『先進』之說,但辭不足以達之耳。」僩。

凶服古而吉服今,不相抵接。釋奠惟三獻法服,其餘皆今服。至錄云:「文、質之變相生。」百世以下有聖賢出,必不踏舊本子,必須斬新 別做。如周禮如此繁密,必不可行。且以明堂位觀之,周人每事皆添四重虞黻,不過是一水擔 相似。夏火,殷藻,周龍章,皆重添去。若聖賢有作,必須簡易疏通,使見之而易知,推之而易行。蓋文、質相生,秦漢初已自趣於質了。太史公董仲舒每欲改用夏之忠,不知其初蓋已是質也。國 朝文德殿正衙常朝,升朝官已上皆排班,宰相押班,再拜而出。時歸班官甚苦之,其後遂廢,致王樂 道以此攻魏公,蓋以人情趨於簡便故也。方子。

「聖人有作,古禮未必盡用。須別有箇措置,視許多瑣細制度,皆若具文,且是要理會 大本大原。曾子臨死丁寧說:『君子所貴乎道者三:動 容貌,斯遠暴慢矣;正顏色,斯近信矣;出辭氣 ,斯遠鄙倍矣。籩豆之事,則有司存。』上許多正是大本大原。如今所理會 許多,正是籩豆之事。曾子臨死,教人不要去理會 這箇。『夫子焉不學,而亦何常師之有?』非是孔子,如何盡做這事?到孟子已是不說到細碎上,只說『諸侯之禮,吾未之學也。吾嘗聞之矣,三年之喪 ,齊疏之服,饘粥之食,自天子達於庶人』。這三項便是大原大本。又如說井田,也不曾見周禮,只據 詩裏說『雨我公田,遂及我私』;『由此觀之,雖周亦助也』。只用詩意帶 將 去。後面卻說『鄉田同井,出入相友,守望相助,疾病相扶持』;『八家皆私百畝,同養公田』。只說這幾 句,是多少好!這也是大原大本處。看孟子不去理會 許多細碎,只理會 許多大原大本。」又曰:「理會 周禮,非位至宰相,不能行其事。自一介論之,更自遠在,且要就切實理會 受用處。若做到宰相,亦須上遇文武之君,始可得行其志。」又曰:「且如孫吳 專 說用兵,如他說也有箇本原。如說『一曰道:道者,與上同意,可與之死,可與之生。有道之主,將 用其民,先和而後造大事』。若使不合於道理,不和於人神,雖有必勝 之法,無所用之。」問器遠:「昨日又得書 ,說得大綱也是如此。只是某看仙鄉為 學,一言以蔽之,只是說得都似。須是理會 到十分是,始得。如人射一般,須是要中紅心。如今直要中的,少間猶且不會 中的;若只要中帖,只會 中垛,少間都是胡亂發,枉了氣 力。三百步外,若不曾中的,只是枉矢。知今且要分別是非,是底直是是,非底直是非,少間做出便會 是。若依稀底也喚 作是便了,下梢只是非。須是要做第一等人。若決是要做第一等人,若才力不逮,也只做得第四五等人。今合下便要做第四五等人,說道就他才地如此,下梢成甚麼物事?」又曰:「須是先理會 本領端正,其餘事物漸漸理會 到上面。若不理會 本領了,假饒你百靈百會 ,若有些子私意,便粉碎了。只是這私意如何卒急除得!如顏子天資如此,孔子也只教他『克己復 禮』。其餘弟子,告之雖不同,莫不以此意望之。公書 所說冉求仲由,當初他是只要做到如此。聖人教由求之徒,莫不以曾顏望之,無柰何他才質只做到這裏。如『可使治其賦』,『可使為 之宰』,他當初也不止是要恁地。」又曰:「胡氏開治道齋,亦非獨只理會 這些。如所謂『頭容直,足容重,手容恭』,許多說話都是本原。」又曰:「君舉所說,某非謂其理會 不是,只不是次序。如莊子云『語道非其序,則非道也』,自說得好。如今人須是理會 身心。如一片地相似,須是用力仔細開墾 。未能如此,只管說種東種西,其實種得甚麼物事!」又曰:「某嘗說佛老也自有快活得人處,是那裏?只緣他打併 得心下淨潔。所以本朝如李文靖王文正楊 文公劉 元城呂 申公都是恁麼地人,也都去學他。」又曰:「論來 那樣 事不著理會 ?若本領是了,少間如兩 漢之所以盛是如何,所以衰是如何,三國分 併 是如何,唐初間如何興起,後來 如何衰,以至於本朝大綱,自可理會 。若有工夫,更就裏面看。若更有工夫,就裏面討些光采,更好。某之諸生,度得他腳手,也未可與拈盡許多,只是且教他就切身處理會 。如讀虞夏商周之書 ,許多聖人亦有說賞罰,亦有說兵刑,只是這箇不是本領。」問:「封建,周禮說公五百里,孟子說百里,如何不同?」曰:「看漢儒注書 ,於不通處,即說道這是夏商之制,大抵且要賴將 去。若將 這說來 看二項,卻怕孟子說是。夏商之制,孟子不詳考,亦只說『嘗聞其略也』。若夏商時諸處廣闊,人各自聚為 一國, 其大者止百里,故禹合諸侯,執 玉帛者萬國 。到周時,漸漸吞并,地里只管添,國 數 只管少。到周時只千八百國 ,較之萬國 ,五分已滅 了四分已上,此時諸國 已自大了。到得封諸公,非五百里不得。如周公封魯七百里,蓋欲優於其他諸公。如左氏說云,大國 多兼數 圻,也是如此。後來 只管併 來 併 去,到周衰,便制他不得,也是尾大了。到孟子時,只有七國 ,這是事勢 必到這裏,雖有大聖大智,亦不能遏其衝。今人只說漢封諸侯王土地太過,看來 不如此不得。初間高祖定天下,不能得韓彭英盧許多人來 使,所得地又未定是我底。當時要殺 項羽,若有人說道:『中分天下與我,我便與你殺 項羽。』也沒柰何與他。到少間封自子弟,也自要狹小不得,須是教當得許多異姓過。」又曰:「公今且收拾這心下,勿為 事物所勝 。且如一日全不得去講明道理,不得讀書 ,只去應 事,也須使這心常常在這裏。若不先去理會得 這本領,只要去就事上理會 ,雖是理會 得許多骨董,只是添得許多雜亂,只是添得許多驕吝。某這說的,定是恁地,雖孔子復 生,不能易其說,這道理只一而已。」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到孟子已是不說到細碎上,只說『諸侯之禮,吾未之學也。吾嘗聞之矣,三年之喪 ,齊疏之服,饘粥之食,自天子達於庶人』。這三項便是大原大本。
孟子不去理會許多細碎,只理會許多大原大本,于即时不易,当可谓先明,当可谓大义。与其许多只流于表体者,不知胜过千倍。即使如此,举三年之丧者,劳民伤财,耗时耗力,又有何益?岂不知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而亲不在,生时不尽孝道,死后三年之丧,不过徒自欺耳。倘孝存于心,孝践与行,无悔也。应当提倡厚养薄葬。此国计民生之甲胄。然礼之于时,因时而异,因势而迁,于当时亦是进步,是谓纲常礼数,于今日只在一“孝”字。我辈须深知义在践行。
古禮於今實難行。嘗謂後世有大聖人者作,與他整理一番,令人甦醒,必不一一盡如古人之繁,但放古之大意。義剛。
嘗謂後世有大聖人者作,與他整理一番,令人甦醒,当此朱熹一人而已。
禮學多不可考,蓋其為 書 不全,考來 考去,考得更沒下梢,故學禮者多迂闊。一緣讀書 不廣,兼亦無書可 讀。如周禮「仲春教振旅,如戰 之陳」,
封建礼制的发展渐渐不能适应社会的发展的人民的生产生活,而且统治阶级也在不断的规避一些不必要的繁琐的“礼”。
今若將 孝弟忠信等事撰一文字,或半歲,或三月一次,或於城市,或於鄉村聚民而讀之,就為 解說,令其通曉, 及所在立粉壁書 寫,亦須有益。必大。
粉壁,是指经过粉刷、可供书写的墙壁。粉壁古已有之,它被官府用来发布政令、传递信息,在汉代就已经出现。汉代诏令即曾录写于乡亭墙壁(也即粉壁),或录写于木板再悬挂其上。汉简中有将官府教令“扁书乡亭市里显见处令民知之”或“各明白大扁书市里官所寺舍门亭燧堠中,令吏卒民尽讼知之”的记载,据考证“扁书”义同“板书”、“版书”,就是题署文书于木板之上。[1]乡亭市里以至官所寺舍等人群集中之处作为公布诏令的场所,往往立有粉壁,或供悬挂,或直接录写。[2]
唐代官司经常要将各个部门的格式条令书于厅事之壁。《唐会要》卷三九载文明元年(684)四月十四日敕云:“律令格式,为政之本。内外官人退食之暇,各宜寻览。仍以当司格令书于厅事之壁,俯仰观瞻,使免遗忘。”[3]这种厅事之壁也是粉壁之一种,起到了传布朝廷律令的作用。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