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朱子語類卷第六十六 易二

[ 朱熹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綱領上之下

卜筮

易本為 卜筮而作。古人淳質,初無文義,故畫卦爻以「開物成務 」。故曰:「夫易,何為 而作也?夫易,開物成務 ,冒天下之道如斯而已。」此易之大意如此。謨。

古人淳質,遇事無許多商量,既欲如此,又欲如彼,無所適從 。故作易示人以卜筮之事,故能通志、定業、斷 疑,所謂「開物成務 」者也。人傑 。

上古民淳,未有如今士人識理義嶢崎;蠢然而已,事事都曉 不得。聖人因做易,教他占,吉則為 ,凶則否,所謂「通天下之志,定天下之業,斷 天下之疑」者,即此也。及後來 理義明,有事則便斷 以理義。如舜傳禹 曰:「朕志先定,鬼神其必依,龜筮必協從 。」已自吉了,更不用重去卜吉也。周公營都,意主在洛矣,所卜「澗 水東,瀍水西」,只是對 洛而言。其他事惟盡人謀,未可曉 處,方卜。故遷國 、立君,大事則卜。洪範「謀及乃心,謀及卿士」,盡人謀,然後卜筮以審之。淳。

且如易之作,本只是為 卜筮。如「極數 知來 之謂占」,「莫大乎蓍龜」,「是興神物,以前民用」,「動 則觀其變而玩其占」等語,皆見得是占筮之意。蓋古人淳質,不似後世人心機巧,事事理會 得。古人遇一事理會 不下,便須去占。占得乾時,「元亨」便是大亨,「利貞」便是利在於正。古人便守此占。知其大亨,卻守其正以俟之,只此便是「開物成務 」。若不如此,何緣見得「開物成務 」底道理?即此是易之用。人人皆決於此,便是聖人家至戶 到以教之也。若似後人事事理會得 ,亦不待占。蓋「元亨」是示其所以為 卦之意,「利貞」便因以為 戒耳。又曰:「聖人恐人一向只把做占筮看,便以義理說出來 。『元亨利貞』,在文王之辭,只作二事,止是大亨以正,至孔子方分作四件。然若是『坤,元亨,利牝馬之貞』,不成把『利』字絕句!後云『主利』,卻當如此絕句。至於他卦,卻只作『大亨以正』。後人須要把乾坤說大於他卦。畢竟在占法,卻只是『大亨以正』而已。」。

問:「易以卜筮設教。卜筮非日用,如何設教?」曰:「古人未知此理時,事事皆卜筮,故可以設教。後來 知此者眾,必大事方卜。」可學。

魏丙材仲問「元亨利貞」。曰:「『夫易,開物成務 ,冒天下之道。』蓋上古之時,民淳俗樸 ,風氣 未開,於天下事全未知識。故聖人立龜以與之卜,作易以與之筮,使之趨利避害,以成天下之事,故曰『開物成務 』。然伏羲之卦,又也難理會 ,故文王從 而為 之辭於其間,無非教人之意。如曰『元亨利貞』,則雖大亨,然亦利於正。如不貞,雖有大亨之卦,亦不可用。如曰『潛龍勿用』,則陽氣 在下,故教人以勿用。『童蒙』則又教人以須是如童蒙而求資益於人,方吉。凡言吉,則不如是,便有箇凶在那裏。凡言不好。則莫如是,然後有箇好在那裏,他只是不曾說出耳。物只是人物,務只 是事務 ,冒只是罩得天下許多道理在裏。自今觀之,也是如何出得他箇。」道夫。

易本卜筮之書 ,後人以為 止於卜筮。至王弼用老莊解,後人便只以為 理,而不以為 卜筮,亦非。想當初伏羲畫卦之時,只是陽為 吉,陰為 凶,無文字。某不敢說,竊意如此。後文王見其不可曉 ,故為 之作彖辭;或占得爻處不可曉 ,故周公為 之作爻辭;又不可曉 ,故孔子為 之作十翼,皆解當初之意。今人不看卦爻,而看繫辭,是猶不看刑統,而看刑統之序例也,安能曉 !今人須以卜筮之書 看之,方得;不然,不可看易。嘗見艾軒與南軒爭,而南軒不然其說。南軒亦不曉 。節。

八卦之畫,本為 占筮。方伏羲畫卦時,止有奇偶之畫,何嘗有許多說話!文王重卦作繇辭,周公作爻辭,亦只是為 占筮設。到孔子,方始說從 義理去。如「乾,元亨利貞;坤,元亨,利牝馬之貞」,與後面「元亨利貞」只一般。元亨,謂大亨也;利貞,謂利於正也。占得此卦者,則大亨而利於正耳。至孔子乃將 乾坤分作四德說,此亦自是孔子意思。伊川云:「元亨利貞,在乾坤為 四德,在他卦只作兩 事。」不知別有何證據 。故學易者須將 易各自看,伏羲易,自作伏羲易看,是時未有一辭也;文王易,自作文王易;周公易,自作周公易;孔子易,自作孔子易看。必欲牽 合作一意看,不得。今學者諱言易本為 占筮作,須要說做為 義理作。若果為義理作時,何不直述一件文字,如中庸大學之書 ,言義理以曉 人?須得畫八卦則甚?周官唯太卜掌三易之法,而司徒、司樂 、師氏、保氏諸子之教國 子、庶民,只是教以詩書 ,教以禮樂 ,未嘗以易為 教也。廣。

或問:「易解,伊川之外誰說可取?」曰:「如易,某便說道聖人只是為 卜筮而作,不解有許多說話。但是此說難向人道,人不肯信。向來 諸公力來 與某辨,某煞費氣 力與他分析。而今思之,只好不說。只做放那裏,信也得,不信也得,無許多氣 力分疏。且聖人要說理,何不就理上直剖判說?何故恁地回互假托,教人不可曉 ?又何不別作一書 ?何故要假卜筮來 說?又何故說許多『吉凶悔吝』?此只是理會 卜筮後,因其中有些子理,故從 而推明之。所以大象中只是一句兩 句子解了。但有文言與繫辭中數 段說得較詳,然也只是取可解底來解 ,如不可曉 底也不曾說。而今人只是眼孔小,見他說得恁地,便道有那至理,只管要去推求。且孔子當時教人,只說『詩、書 、執 禮』,只說『學詩乎』,與『興於詩,立於禮,成於樂 』,只說『人而不為 周南召南』,『詩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無邪。」』元不曾教人去讀易。但有一處說:『假我數 年,五十以學易,可以無大過矣。』這也只是孔子自恁地說,不會 將 這箇去教人。如周公做一部周禮,可謂纖悉畢備 ,而周易卻只掌於太卜之官,卻不似大司樂 教成均之屬 樣 恁地重。緣這箇只是理會 卜筮,大概只是說箇陰陽,因陰陽之消長,卻有些子理在其中。伏羲當時偶然見得一便是陽,二便是陰,從 而畫放那裏。當時人一也不識,二也不識,陰也不識,陽也不識。伏羲便與他剔開這一機,然才有箇一二,後來 便生出許多象數 來 。恁地時節,他也自遏他不住。然當初也只是理會 罔罟等事,也不曾有許多嶢崎,如後世經世書 之類,而今人便要說伏羲如神明樣 ,無所不曉 。伏羲也自純樸 ,也不曾去理會 許多事來 。自他當時剔開這一箇機,後世間生得許多事來 ,他也自不奈何,他也自不要得恁地。但而今所以難理會 時,蓋緣亡了那卜筮之法。如周禮太卜『掌三易之法』,連山歸藏周易,便是別有理會 周易之法。而今卻只有上下經兩篇 ,皆不見許多法了,所以難理會 。今人卻道聖人言理,而其中因有卜筮之說。他說理後,說從 那卜筮上來 做什麼?若有人來 與某辨,某只是不答。」次日,義剛問:「先生昨言易只是為 卜筮而作,其說已自甚明白。然先生於先天後天、無極太極之說,卻留意甚切,不知如何。」曰:「卜筮之書 ,如火珠林之類,淳錄云:「公謂卜筮之書 ,便如今火珠林樣 。」許多道理,依舊在其間。但是因他作這卜筮後,卻去推出許多道理來 。他當初做時,卻只是為 卜筮畫在那裏,不是曉 盡許多道理後方始畫。這箇道理難說。向來 張安國 兒子 來 問,某與說云:『要曉 時,便只似靈棋課模樣 。』有一朋友言:『恐只是以其人未能曉 ,而告之以此說。』某云:『是誠實恁地說。』」良久,曰:「通其變,遂成天下之文;極其數 ,遂定天下之象。」安卿問:「先天圖有自然之象數 ,伏羲當初亦知其然否?」曰:「也不見得如何。但圓圖是有些子造作模樣 ,如方圖只是據 見在底畫。淳錄云:「較自然。」圓圖便是就這中間拗做兩 截,淳錄云:「圓圖作兩 段來 拗曲。」恁地轉來 底是奇,恁地轉去底是耦,便有些不甚依他當初畫底。然伏羲當初,也只見太極下面有陰陽,便知是一生二,二又生四,四又生八,恁地推將 去,做成這物事。淳錄云:「不覺成來 卻如此齊整。」想見伏羲做得這箇成時,也大故地喜歡。目前不曾見箇物事恁地齊整。」因言:「夜來 有一說,說不曾盡。通書 言:『聖人之精,畫卦以示;聖人之蘊,因卦以發。』精是聖人本意,蘊是偏旁帶 來 道理。如春秋,聖人本意只是載那事,要見世變,『禮樂 征伐,自諸侯出』,『臣弒其君,子弒其父』,如此而已。就那事上見得是非美惡 曲折,便是因以發底。如『易有太極,是生兩 儀,兩 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這四象生八卦以上,便是聖人本意底。如彖辭文言繫辭,皆是因而發底,不可一例看。今人只把做占去看,便活。若是的定把卦爻來 作理看,恐死了。國 初講筵講『飛龍在天,利見大人』,太祖遽云:『此書 豈可令凡民見之!』某便道是解易者錯了。這『大人』便是『飛龍』。言人若占得此爻,便利於見那大人。謂如人臣占得此爻,則利於見君而為 吉也。如那『見龍在田,利見大人』,有德者亦謂之大人。言人若尋 師,若要見好人時,淳錄作「求師親賢」。占得此爻則吉。然而此兩 箇『利見大人』,皆言『君德』也者,亦是說有君德而居下者。今卻說九二居下位而無應 ,又如何這箇無頭無面?又如何見得應 與不應 ?如何恁地硬說得?若是把做占看時,士農工商,事事人用得。這般人占得,便把做這般用;那般人占得,便把做那般用。若似而今說時,便只是秀才用得,別人都用不得了。而今人便說道解明理,事來 便看道理如何後作區處。古時人蠢蠢然,事事都不曉 ,做得是也不知,做得不是也不知。聖人便作易,教人去占,占得恁地便吉,恁地便凶。所謂『通天下之志,定天下之業,斷 天下之疑』者,即此是也。而今若把作占說時,吉凶悔吝便在我,看我把作甚麼用,皆用得。今若把作文字解,便是硬裝了。」安卿問:「如何恁地?」曰:「而今把作理說時,吉凶悔吝皆斷 定在九二、六四等身上矣。淳錄云:「彼九二、六四,無頭無面,何以見得如此?亦只是在人用得也。」如此則吉凶悔吝是硬裝了,便只作得一般用了。」林擇 之云:「伊川易,說得理也太多。」曰:「伊川求之太深,嘗說:『三百八十四爻,不可只作三百八十四爻解。』其說也好。而今似他解時,依舊只作得三百八十四般用。」安卿問:「彖象莫也是因爻而推其理否?」曰:「彖象文言繫辭,皆是因而推明其理。」叔器問:「吉凶是取定於揲蓍否?」曰:「是。」「然則洪範『龜從 ,筮從 』,又要卿士、庶民從 ,如何?」曰:「決大事也不敢不恁地競謹。如遷國、 立君之類,不可不恁地。若是其他小事,則亦取必於卜筮而已。然而聖人見得那道理定後,常不要卜。且如舜所謂『胼志先定,詢謀僉同,鬼神其依,龜筮協從 』。若恁地,便是自家所見已決,而卜亦不過如此,故曰:『卜不習吉。』且如周公卜宅云:『我卜河朔黎水,我乃卜澗 水東,瀍水西,惟洛食。我又卜瀍水東,亦惟洛食。』瀍澗 只在洛之旁,這便見得是周公先自要都洛,後但夾將 瀍澗 來 卜,所以每與洛對 說。而兩 卜所以皆言『惟洛食』,以此見得也是人謀先定後,方以卜來 決之。」擇 之言:「『筮短龜長,不如從 長』,看來 龜又較靈。」曰:「揲蓍用手,又不似鑽龜較自然。只是將火 一鑽,便自成文,卻就這上面推測。」叔器問:「龜卜之法如何?」曰:「今無所傳 ,看來 只似而今五兆卦。此間人有五兆卦,將 五莖茅自竹筒中寫出來 ,直向上底為 木,橫底為 土,向下底為 水,斜向外者為 火,斜向內 者為 金。便如文帝兆得大橫,橫,土也。所以道『予為 天王,夏啟 以光』,蓋是得土之象。」義剛。淳錄略。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